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 > 古典文学 > 我心乱什么啊……怎么会乱呢……其实,发现身

原标题:我心乱什么啊……怎么会乱呢……其实,发现身

浏览次数:136 时间:2019-10-19

≮2005年10月,初秋≯今天的阳光真好,不强烈,也不虚弱,让人感觉到那样强烈的生命的气息。小然独自走在上学的路上,这是她搬家后转入的新学校。离开了以前的朋友们,小然的心里蛮难过的,可是一想到自己又能认识一群新的朋友,小然又露出了她的招牌表情:纯净的微笑。“不知道新的同学会不会很难相处呢?”小然走在路上,自言自语。小然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看起来水汪汪的,仿佛要滴出泪来,白皙细嫩的皮肤,像白雪般美丽,两片薄薄的嘴唇,笑时唇边会漾起快乐与甜蜜;头上是长长的及腰的微鬈黑发,刘海儿整齐的侧向左边。小然更是一个靠内在气质而漂亮的女孩子,那气质纯净得,像是一汪清泉。十分钟后……小然走到一幢崭新的大楼前,那大楼周围绿树成荫,草坪环绕,透出一股自然之美,小然对着它爽朗地笑笑:“以后,我就是你的学子了!”“这个女孩子是谁啊?”“是啊,她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怎么穿着自己的衣服啊?”“今天有开学典礼啊!”“不会是……”“不过,长得好漂亮啊!”一群学生从小然面前走过,面对他们或好或坏的议论,小然仍仅是淡淡地微笑。“你,是这个学校的吗?”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小然的身后响起。“嗯?”小然一脸迷惑地回过头,“什么?”“……”男孩子的脸上也闪过惊讶,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出现的,是这样的一张脸……是这样纯净美丽的笑容……第一眼看见她,尘封在心底的那份感情似乎又有了生命……我感到,它在复活……可是……怎么会?我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感觉?我以为,我已经没有能力去爱了……——韩煦阳小然的脸上也露出惊异的表情,但这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小然眼前的,是一张多么标志的脸:深黑色的大眼睛,微长略卷的褐色头发,薄薄的唇片,挺直的鼻子,一身仿佛是量身定做的精美制服衬出他完美高挑的身材,那微微向上昂着的头,那随意飘动着的头发,那不可一世的表情,简直就是现代版的小王子嘛!小然惊呆了,那帅帅的,冷冷的家伙居然躲开了小然的目光,呵呵~不会是在害羞吧?“喂!煦阳哥问你话呢!”他身后的一个男生说道。“哦,哦,我……是……啊……”小然回过神来,语无伦次地回答到。“你不会讲话吗?”他又冷冷地问道,口气中透出一丝不耐烦,眼睛却又回到了小然的身上。“我会的,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小然清楚地重复了一遍。“那你怎么不穿校服?”“我……我是新来的学生,还没有校服。”“是吗?”他帅气的脸上露出怀疑的神色,“说实话,你真的是这个学校的学生?”“那当然!”小然回答得理直气壮。“你不知道吗?我们学校所有的新生,都在前一天领好校服了,你没有发现,只有你那么‘与众不同’吗?”他帅帅地笑着,指指身边走过的人群——有不少女孩子在向他们这边看呢。“是吗?那么……”小然发现,其实正如他所说,这么大的学校,该不会只有她一个新生吧?可她仍然骄傲地昂着头,脸上是那永远纯净的微笑,“就算是又怎样呢?你是老师吗?”“你……”他看着她的笑脸,竟然说不出话来,这家伙,傻笑什么?笑得我心都乱了……该死,我心乱什么啊……怎么会乱呢……其实,他早就清楚,这个女孩儿走错了学校,因为另一条街的[琳风中学]和[榆树中学]在建筑和装潢上是很相像的,他原本只是想看看笑话,没想到,却跟这个陌生的女孩子讲了这么久。“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真的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小然再次清楚地重复,接着冲还在发愣的他微微一笑,转身走入了教学楼。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他居然在发呆。“老大好像从来没有跟女孩子讲这么久话啊……”“是啊……”“喂,你想死是不是?”他又恢复了自己的霸气。可是,自己究竟为什么会跟她说这么久呢?她远没有自己身边的女孩子们漂亮啊……他迈着随意的步子走进校门,这个女孩子走错学校了啊……怎么办呢?他心想着。[办公区-校长室]“同学,你是……?”校长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这个面带微笑的女孩子,她没有穿学校的制服,昨天,他已经吩咐教导处主任把所有新生的制服都发下去了,没有听说少了啊,那么说,又是一个走错学校的……冒失鬼?可是,这个女孩子的表情是那么自然,那么从容,反而让校长怀疑是不是自己记错了。“我是艾阳然,校长伯伯。”小然开口说到,“是妈妈叫我来跟您问好的,我妈妈是您的学生。”“可是,艾阳然同学,我从来没当过老师啊!”校长被小然说得莫名其妙了。“嗯?不会吧?您不是杨校长吗?”小然也变得莫名其妙起来。“同学,看来是你搞错了,”校长听了这句话,才确信她真的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我不姓杨,我姓李。”“什么?”小然慌了起来,“那……我是……走错学校了?”小然的反映很快。“看样子是的。”校长和蔼地笑着,虽然他一向对走错学校的冒失鬼们没有什么耐心,可是这个女孩子纯净的笑容却让他的心情好了起来。“那么……对不起了,校长先生,我要走了,真的不好意思,打扰您了!”小然害羞得微红了脸,低着头向校长鞠了一个躬,准备轻轻地退出校长室。“你要到哪里去啊?”一个熟悉的语调,一个熟悉的声音。“是煦阳来了啊!”校长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我……我要回学校啊!”小然没想到还会再次遇见这个男孩子,她有些怯怯地抬起头,看着眼前帅帅的身影。“你们认识吗?”校长走过来,问那个叫煦阳的男孩子,“嗯?”“嗯……”煦阳敷衍地应了一声,眼睛仍然看着不知所措愣在那里的小然。“你说你要回学校?”煦阳逼问着,“这里不是你的学校吗?“不是……我走错了……”小然小声解释,心想:今天真是好惨,在这里出了这样大的一个糗,在真正的学校一定会迟到的。想到这里,小然又懊恼地皱了皱眉。可是……事情似乎……有转机……煦阳看了看一脸沮丧和懊悔的小然,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微笑……“校长老伯,你听着,马上叫教导处以最快的速度帮这个女孩子注册,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了!”煦阳对校长说,不过听起来更像是命令。“好好,既然煦阳这么说了,那么,艾阳然同学,你以后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了,我把你编到哪个班呢?”校长意味深长地笑着,看看表情惊讶的小然,又看看望着小然轻轻微笑着的煦阳,顿了一下,“我把你编到六班吧,那是最好的一个班。”煦阳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继续看着因为惊讶所以脸红得好可爱好可爱的小然。“可是……”小然终于停止了惊讶,开口问到,“可是……”“可是什么?”她还没有问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难道说,你不愿意呆在这里吗?”这个霸气十足的声音的主人——韩煦阳,威胁地低下头,看着小然。“不不,当然愿意,我只是想说,以前的学校,妈妈的老师……”小然吓得后退一步,求助似的望着校长。“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校长和蔼地笑着,“没什么事儿的话,你们就先回班吧!快要上课了呢~”“是……”小然礼貌地应到。“我走了……”煦阳则随意地挥了挥手。[办公区-走廊]煦阳和小然走出校长办公室。因为这里是老师的办公区,所以,没有几个学生走这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突然变得好安静。两个人走在干净整洁的长廊上,一个是长相帅到极点,表情却“冷”到极点的男孩儿;另一个则是长相纯美到极点,表情却紧张到极点的女孩儿。煦阳一直沉默,并没有发现小然依旧有些紧张的古怪神情,小然有些尴尬地转头,却在无意中看见了外面的阳光,刚才紧张的心情霎时间变得轻松起来。“今天的阳光真好啊!”她停下前行的脚步,转身走向窗边,望着窗外的阳光和被阳光笼罩的树林,开心地笑了起来。“是吗?”煦阳随着小然的声音也走到了窗边,他从来不关心什么阳光之类的东西,不过这个女孩子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好喜悦的感情,他竟然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是啊,你看,多美啊……”小然闭上眼睛,微笑着享受阳光。煦阳也学着她的样子,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一份柔和的温暖。“哦,对了,我还没有做自我介绍。”小然突然睁开眼睛,抱歉地笑着,“你好,我叫艾阳然,阳光的阳,自然的然,大家都叫我小然。”望着她纯净的笑脸,煦阳也轻松起来,学着她的样子介绍说:“你好,我叫韩煦阳,和煦的煦,和你同一个阳,如果你不介意…嗯…叫我什么都可以。”本来,煦阳是想说,“如果你不介意,叫我煦阳好了。”可是,他转念一想,自己和这个“小然”又不熟,为什么要让她叫自己煦阳呢?“呵呵~你的名字很好听啊,韩煦阳,和煦,阳光,很美啊,和煦的阳光!”小然笑着用食指点着自己的鼻尖,一副认真思索的模样,她极富想象力地分析着煦阳的名字。煦阳愣了一下,其实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名字会有什么寓意,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跟“和煦的阳光”沾不上一点儿边的人,阳光?用在韩煦阳身上?天……可是,这女孩子幸福的表情,却让他喜欢起这个温暖的名字来。两人默契地对视而笑。“不好,我们要迟到了!”小然忽然想起了什么,惊慌地叫起来,“可我还不知道六班在哪里啊!”“没关系,我带你去。”煦阳轻轻地说,“跟我来!”煦阳一把抓过小然的手,小然甚至来不及惊讶,就已经被他拉走了。我真的变成了这个学校的学生吗?这一切真的好像一场梦啊!小然心想。望望前面高大帅气的男生韩煦阳,这个男孩儿,到底为什么要把我留在这里呢?真奇怪……小然又笑了,说不定,我误打误撞进的这所学校,和我缘分不浅呢~煦阳拉着小然一路狂奔,事实上,煦阳就算是迟到了也不会被老师责怪,可他又想到,那么乖巧的小然一定不喜欢新同学看轻了第一天就迟到的她。所以,他第一次为了上课不迟到而在教学楼里快速地奔跑,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就是,他也是第一次主动去拉一个女孩子的手。[三年六班-门口]煦阳突然停了下来,害得小然一下子撞到了他的后背上。“哎哟!”小然轻叫一声,揉揉撞疼的鼻子。“到了,这就是三年六班。”煦阳看看动作好可爱的小然,轻声说。“哦?到了?”小然睁开眼睛——因为刚才煦阳跑得太快了,所以她害怕得一直闭着眼睛,不过现在,她又恢复了平静纯净的笑容,“那你快回班去吧!你也要迟到了!”“我回哪儿去啊?”煦阳听了小然相当认真的话,居然不自觉地笑出声来,“我就是这个班的~”“哦?那我们以后就是clamate了,请多多关照!”小然开心地笑起来,毕竟有个认识的人照顾一下也好啊,那么,你这个有点奇怪的帅小子就是我在新班级里的第一个朋友啦!“看!看!韩煦阳笑了!”一个头发烫得很过分,眼影涂得很重的女生兴奋地叫起来,那是一个打扮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妖媚的装束,浓浓的妆,但她那招摇的样子实在让人感觉很反胃。“是啊,好帅啊!”另一个也长得同样漂亮,却也同样招摇过市的女孩子陶醉地笑着。小然仔细看看,居然发现,教室的窗边、门边都堆满了一大群满脸期待与陶醉的“漂亮”女孩子。“可是……煦阳身边怎么会有个女孩儿啊?”终于有一个女生发现了小然的存在。接着,所有女生的目光都转向了小然,那目光由陶醉转为了愤怒,转换的速度快得惊人。“你们好……”小然笑着向她们招手打招呼。“不要理她们。”煦阳连看也不看那些美女,拉着小然的手仍然没有松开。“韩煦阳……”小然挣不掉他的手,只有轻唤他的名字,可是煦阳根本不理她,抓主她的手似乎更紧了。煦阳拉着小然走到了班里,看了看空空的讲台……颜老师还没有来啊,一定是被校长老伯叫走了……煦阳有些好笑地想……又要对颜老师说什么……这个老伯……[三年六班-教室]“安静。”煦阳用很正常的音调说,班里的所有同学却都很快的安静了下来,“你们听好了,这是新来的同学,名叫艾阳然,你们都要尊重她,不许欺负她,要是让我知道谁欺负她,那么……后果自负……嗯……你们知道的。”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后果自负”被煦阳简简单单地说出来,却让很多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你们好,我叫艾阳然,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小然微笑着对同学们说,同时也很不自在地挣了挣依旧被煦阳紧紧抓住的手。“小然你已经来啦!”班主任走进班里,看见了校长口中的可爱女孩儿艾阳然以及紧紧抓住小然手的煦阳,看来校长说的真是没错啊……煦阳满意地看了看颜老师,冲她露出了一个不易觉察的微笑,便松开了小然的手,走回了自己的坐位,小然在煦阳转身后偷偷地松了一口气,颜老师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心里却越发喜欢纯真自然的小然了。“你以后叫我颜老师就行了!”“是,我知道了!”“那你自己挑一个位置坐下吧!”颜老师笑着。“是!”小然乖乖地回答。这个女孩子的笑容还真是可爱啊~颜老师心想,会让心情变得很好呢~小然正在寻找哪里有合适的空位,突然看见一个好漂亮的女生脸色很难看地站起来,被几个男生赶到了后面,当然,这是韩煦阳的“手下”们干的好事。“艾阳然,你愣在那里干吗,坐过来啊!”小然刚刚没有注意到的是,那个女生本来坐在煦阳的旁边,煦阳用手指指自己身边的空位子,示意小然坐下,小然看了那个女生一眼,眼神里充满同情。可是,这个叫韩煦阳的男孩子连校长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一个小女生呢?“嗯,好。”小然收回自己的目光,老老实实地坐在了煦阳的身边。小然把东西摆好,淡淡地微笑着坐好,专注地看着讲台上的颜老师。煦阳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身边这个女孩儿,他时而皱皱眉头,时而露出一个令人难以觉察的微笑,小然在认真听课,却没有发现他看了自己整整一节课。四十五分钟后……“叮铃铃!”下课铃声响了。“好,今天就到这里吧,下课。”颜老师笑着宣布下课。颜老师刚刚走出了教室,教室里便立刻炸了锅。“煦阳!跟我合影好不好?”“煦阳,我好喜欢你!”“煦阳,我们今天一起吃饭吧!”一群本班的女生和一群其他班的女生迅速围在了小然和煦阳的座位旁边,她们蜂拥而至的目的显然都是——接近韩煦阳。“走开!”煦阳发出一声低吼,声音虽不大,但是力量却很大,让所有吵闹的人都闭了嘴,小然惊异地看着煦阳——都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火。……有些尴尬的气氛……“哎呀,煦阳,你怎么又在发脾气啊,上次不是叫你不要总是发脾气吗?”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埋怨似的说到,大家回头寻着声音看去……哇,好漂亮的女孩子!中分披肩的浅棕色长发,同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很淡很淡的妆,小巧的鼻子和嘴唇,唇边还挂着好漂亮的笑,女孩儿周身散发出一股美丽逼人的气息。小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还从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孩子啊!几个女孩子不满地看向别处——怎么又是她啊……烦都烦死了……“煦阳,今天和我一起吃饭吧!”那女孩子走到煦阳面前,甜甜地笑着对他说。看来,这是煦阳的女朋友啊,她的语气显得与煦阳很熟啊!小然看看女孩儿脸上自信满满的笑容,心想。可是,韩煦阳那个帅小子酷酷地抬了抬头,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相当嘲讽地冷笑一声——小然更吃惊了——美女当前,这家伙居然还是不为所动……这韩煦阳真是好奇怪啊~“很久以前,我就讲过,你们离我远一点。我对你们没有兴趣,”煦阳的语气里带着不耐烦和一点点愤怒,他又看了还在自信满满地笑着的美女一眼,“包括你。”“什么??”美女果然很吃惊,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可是,煦阳,你没有女朋友,我又那么喜欢……”“够了,你想死是不是?”煦阳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美貌。“可是,这是事实啊!”她仍然“执著”地说着,“你的确没有女朋友,如果你有女朋友,我就死心。”美女摆出一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表情。哎呀~美女真的不怕死啊~小然在心里有些敬佩地想。毕竟敢这样与韩煦阳说话的人是很少的。“好,你们想知道我的女朋友是谁吧?”煦阳的嘴角微微上扬,显然已经有了摆脱她们的主意,“喂,艾阳然,把手给我。”煦阳伸出一只手,放在了小然的面前。“我?”小然不敢相信地指了指自己,“你是在叫我吗?”“当然是你,难道这里还有第二个艾阳然吗?”煦阳挑挑修长的眉毛,看着小然。“哦……哦……”小然糊里糊涂地伸出自己的手,轻轻地放到了煦阳的手上,没有想到的是,煦阳居然一把抓住了小然的手,许多人都惊讶得倒抽一口气——韩煦阳从来没有主动去牵女孩子的手啊,事实上,主动去牵小然的手,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煦阳紧紧握住小然的手,两人并肩站在了众女生面前,整个教室中的空气都凝固住了,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你们看到了吗?”煦阳对众女生说,“艾阳然,她就是我的女朋友,我们正在交往,你们不要再纠缠我了,可以吗?”“什么?”所有人惊呼,包括最漂亮的美女,也包括小然。“是啊……就是这样。”煦阳脸上认真的表情很有说服力。“可是……”小然惊讶地望着煦阳,想说点什么,却被那个美女打断了。“你一定是骗人的吧?”美女很快恢复了自信的语气,“我薛灵珊可不是那么好骗的!”原来美女叫薛灵珊啊,连名字都这么好听,不愧是美女啊~还真是好好听的~小然心想,又露出了微笑。“喂,你怎么总是在笑啊?”煦阳低头,把脸停在小然的面前,轻声地问,脸上是所有人都不曾见过的帅帅的微笑。所有人怔住……“信不信随便你。”煦阳淡淡地说,没有看薛灵珊,却仍然紧紧地握着小然的手。“那么,我就来问问你的这位可爱的‘女朋友’好了。”薛灵珊笑起来,但笑容却明显的没有底气,她转向小然,脸上挂着尽量骄傲的微笑。“请问,你们在交往吗?”一时间没有人开口说话,连煦阳都没有开口打破沉寂,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小然一个人身上。“这……”小然没有办法把自己的手从煦阳手里抽出来,她为难地看看煦阳。可是……煦阳充满威胁意味的目光分明在说,“如果你敢说不,要你好看!”“怎么样?”薛灵珊再次轻蔑地笑了,笑得有了一些信心“说不出来了吧?我就知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子,”小然的脸上露出和薛灵珊完全不同的笑容,那是纯净得像水一样的笑容,“我想说,是的,我们在交往。”“什么?”这下换众美女疑惑了。煦阳的脸上却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还真是像个小孩子一样,那么容易满足啊……小然抬头看了看正孩子气地笑着的煦阳,在心里开心地想。小然冲煦阳微微一笑。煦阳的心微微动了一下。所有在场的美女们——包括薛灵珊——脸上都充满了惊讶与不解,很显然,刚刚煦阳完全是为了自己脱身才让这个叫艾阳然的女孩儿充当自己女朋友的,可是,如果是她那种什么也不了解的单纯女孩儿,又怎么会这么轻易而且自然地说出,自己真的是在和韩煦阳交往呢?除了刚开始的一点点迟疑,她没有任何异常。难道说……他们真的在交往?还是……艾阳然,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而这时候的煦阳心里却充满了满足:呵呵~没想到她这么轻易就“承认”了,可是,我为什么会这么开心呢?明知道那不是真的……不过……那倒也未必……想我韩煦阳魅力那么大,迷倒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女孩儿无数,何况一个小小的艾阳然呢?可是……她为什么没有什么欣喜、惊讶的举动呢?就连她说话的语气,也想平常那样平静,脸上的微笑,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自然。就好像……好像……好像是我们两个注定在一起一样,好像我们两个在一起好久好久一样。真是奇怪的女孩子。人群渐渐散去……又上课了。煦阳仍然盯着小然看了好几节课,小然面带微笑,认真地听老师讲课,读课文时,她清脆好听的声音让煦阳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上外语时,她笨拙的发音常常让煦阳忍不住发笑。[语音教室-自由朗读课程]“lik……ab……ility……”小然抱着外语书,像是一个小学生一样认真地读着单词。“哈……”煦阳忍不住笑出了声。“你笑什么啊?”小然不知道煦阳笑的正是她,反而一脸迷惑地问道。“笨蛋,不是lik……ab……ility……,是likability,likability!明白吗?”煦阳的英语发音真是标准。“哇!你说得好好噢!”小然一脸佩服。“你啊,真是傻得太likability了……”煦阳轻声对小然说。“我可以当这句话是一种赞美吗?”小然却开心地笑了。一上午过去,小然觉得自己过得很充实,她望着外面晴朗的天空,会心一笑。煦阳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不放过任何一个小小的细节。这个傻瓜,又在笑了……煦阳轻轻笑着想。“哎呀,该去吃午饭了~”小然拿出钱包,准备离开教室,去吃午饭。“喂,艾阳然,你要去干什么?”煦阳叫住小然。“吃午饭啊~”“白痴,你没有饭卡怎么吃啊?”“什么?吃饭还要饭卡?你们学校好奇怪哦~”小然的脸上露出惊异与迷惑。“你说什么?”煦阳站起来,高过小然一头,威胁似的低声问道。“不……不,是我们学校……”小然调皮地吐吐舌头,抱歉地笑笑。“走吧。”煦阳心中刚刚燃气的怒火被这一笑消灭得干干净净。“去哪里啊?”小然问。“笨,当然是去吃午饭,你想饿肚子啊?”“那……饭卡……?”“当然是用我的了。”煦阳一脸看白痴的表情。“哦,哦,谢谢你!”小然开心地笑着说。“你还真是容易满足啊!”“你还不是一样~”小然在心里偷笑着说。“你可不要误会啊,我这是为了感谢你帮我脱身。”煦阳看看自己身边一脸快乐的小然,脸红着说。“我没有误会啊,呵呵~我本来就很开心嘛!”“哦……”煦阳反而表现出一点失落,可是他自己却完全没有发觉。“你怎么啦?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小然担心地问煦阳,脸上尽是关切之色。“没有。”煦阳淡淡地说,恢复了冷冷的表情,脸上温和的气息一扫而空。[餐厅]www.3885.com,从领饭到吃饭再到吃完饭,煦阳一直都默不作声,也没有正眼看小然,小然心里有点儿害怕,没想到沉默的煦阳也这样恐怖,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冷漠气质几乎让人窒息。他们走出餐厅,小然连大气也不敢出,只得紧紧地跟在煦阳后面——尽管一路上有很多女生射过来杀人般的目光,让小然心里怕怕的——但这学校实在太大了,她可不想走丢。可是……煦阳好像没有往班里走啊……“韩煦阳……你好像……走错了……吧?”小样试探地问道。煦阳仍然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不理会小然的提问。[紫藤苑]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好像是学校花园的地方——这里好美,长长的长廊,藤架上满是正开的茂盛的紫藤萝。煦阳停住了脚步,却仍然一句话也不说,甚至连头也不回,只是,他还是紧紧地抓着小然的手。“如果你不回去的话,我自己回去了。”小然似不满地撇撇嘴,转身要走,手却被煦阳紧紧地抓住。“不要走,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煦阳终于说话了,声音虽冷,但语气中透出的却是真诚的挽留。“好啊,你问吧!”小然恢复脸上的微笑,一副认真的表情看着煦阳。“……”“你快问啊!”小然催促着。“今天上午,那些女生,说的话,你不会介意吗……”“什么话啊?是说你和我在交往的话吗?”小然疑惑地问,“可这是你和我说的,她们只是很惊讶而已啊,何况,我们又不是真的交往~”小然可爱地笑起来,抬头看煦阳。是啊,我又不喜欢你……可是……我心里总有这个问题。煦阳想。“嗯……我是想问你,如果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会怎样想呢?”“什么?”小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解地反问一句。“该死……你听不懂中国话吗?”煦阳的脾气真的好坏,说起话来总凶巴巴的。可是小然还是一脸的惊讶和不解。“我是说,如果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会怎么想呢?”煦阳又耐心地又说了一遍。该死,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有耐心……煦阳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你,真的喜欢我?”小然说。“我是说如果。”“呵呵~到底什么意思,你还是直说吧!”小然似乎不相信煦阳会单纯地问自己这个问题,反问道。她果然像我想象中的那样聪明啊……煦阳看了看小然正在微笑的脸,心想。“哼,你果然很聪明……”煦阳收起刚才认真的表情,露出随意的微笑,重新说,“我知道,你上午那么说是为了帮我脱身,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你一开始脸上那惊讶的表情为什么那么快就变成了镇定并且很冷静的微笑呢?”“呵呵~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小然又轻松地笑了。煦阳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他的意思还没有完全表达清楚。“好啦~你不用想更好的表达方式了,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小然笑了笑,又说,“你是不是想问我,像我这样天真稚气的单纯女孩儿,为什么会在没有和你串通好的情况下那么自然地说出正在和你交往的话来?”煦阳点了点头,惊异与小然的表达能力。“哎呀,我是有成人之美啊~可是~”小然笑着停顿了一下,继续看煦阳迷惑的帅脸,“我更不喜欢看着别人被不喜欢的人缠着,好痛苦的!”“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煦阳不自然地笑笑,故意忽视了心底的那一丝失落。“以为我是演员?还是以为……”小然又调皮地笑了,微微把脸靠近了煦阳,“还是以为我也为你这位大帅哥所折腰了?”煦阳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同时也松开了小然的手。“怎么了?害羞啊~”小然继续把脸探过去,想看看煦阳脸红的样子。“该死,你说什么呢!”煦阳又凶巴巴地说。“好啦~不要生气嘛~我们回去吧!”小然自然地拉过煦阳的手,“这次换我拉你的手了,算我们扯平好了~”小然又冲着煦阳可爱地笑了。可是煦阳却反拉住小然的手,对小然露出帅帅的微笑:“不?可?以。这种事情,还是男生主动比较好一点。”“呵呵~这么大男子啊~”煦阳拉着小然的手,她的手柔柔软软的,是像洋娃娃一样的感觉。“喂,艾阳然。”煦阳叫着小然的名字。“嗯?”回答他的,依然是那张可爱、纯净的笑脸。“你干吗那么可爱啊……”煦阳皱了皱眉头,连忙把微红的脸转了过去。“韩煦阳啊~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可爱啊~”“我可爱?”“是啊,哪有男孩子动不动就脸红的?”“谁说我脸红了?”“哎呀,韩煦阳啊~明明就有啦~还不承认?”“喂。”煦阳停住脚步,同时也停止了与小然的争论。“怎么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叫我韩煦阳啊?”煦阳看着小然,微微皱眉。“为什么啊?”“不为什么,就是听着别扭……”煦阳皱眉,“我不喜欢。”“呵呵~那叫什么呢?”小然用手指戳戳鼻尖,假装陷入了认真的思考,“叫……小阳阳?煦煦?还是可爱的小阳~亲亲小煦煦~??”小然笑着睁大明亮的眼睛,抬起头,坦白地看着煦阳。煦阳却是一脸的无奈。“你干吗那么可爱啊!”煦阳埋怨似的甩下一句话,转身走掉了。“呵呵~又害羞了~”小然小声嘀咕。“你要去哪里啊?煦煦?”小然冲着那个帅气的背影大声喊道。“去宿舍休息一会儿。”“那,我到底叫你什么啊?”“唉……你还是叫我韩煦阳吧。”有些无奈地摇头。“呵呵~好好休息,煦阳!”小然笑着转身,走向了和煦阳相反的方向。煦阳终于还是听到了这个自己最满意的称呼,他再次微笑了。小然回过头,微笑着看了看他渐渐远去的背影,煦阳举起手臂,冲小然挥了挥。“奇怪,他怎么知道,我会回头看他呢?”小然奇怪地自言自语,“和第一次见面的人都这么有默契吗?”“你干吗那么可爱啊?”那句充满孩子气的话总是在小然的耳边回响。这是我要问你的话才对吧?总是害羞,还总是不承认的煦阳?小然笑着想。

[三楼-走廊]午休……小然一个人走在午后的走廊上,走廊上洒满灿烂的阳光。小然感觉,和韩煦阳这个男孩子接触了不到一天时间,发现他居然是一个那么孩子气而又那么可爱的人。小然露出了纯净的微笑,走到走廊的窗边,轻轻地仰起头,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份上天赋予的温暖。中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因为小然的家近,所以学校没有安排她的宿舍,而煦阳有一间单人宿舍,可是他又好像不住在学校里。小然抱着两本从图书室借来的书,走进了教室,发现身边的座位上已经有人了。煦阳很早就来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想回教室,可是当他进教室时,看见自己身边的座位是空的时,心底荡起的那份感情,却又是那样的失望。[三年六班-教室]“煦阳,你已经来了。”小然冲煦阳友好地笑了笑,把书放在了自己的桌子上。“嗯……”煦阳紧紧地盯着小然,可说话的语气却是那样心不在焉。“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小然闪动着大眼睛,关切地看着煦阳。“没有。”“那,发生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了?”“没有。”女孩儿在担心地询问,男孩儿却冷漠地回答。“那,你是在生气?”小然试探地看着煦阳的脸。“……”“不说话就代表是了?”小然歪着脑袋,再次露出笑容。她轻轻地问煦阳:“你在生什么气啊?”“……”“那,你在生谁的气呢?”“……”煦阳还是用那冷冷的表情,毫无保留地看着小然。“你倒是说话啊!”小然有些着急地叫着,“不要叫别人干着急好不好?”“艾阳然……”煦阳终于开了口。“嗯?”“跟我出来。”“……可是……马上就要上课了啊……”小然为难地看了看手表,还有十分钟就到上课时间了。可是,当她抬起头,看见的,是煦阳那足以杀死人的目光。“好……吧……”小然小声答应。煦阳起身走出教室,不顾身后的小然,两只手随意地插在长裤的口袋里,那冷冷、拽拽的表情,透出一股好吸引人的帅气。而紧紧尾随他身后的小然,却是一脸的害怕、小心翼翼,像是在淌过一条浅浅的小河,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染湿了裤脚。这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在此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三年六班-门前走廊]煦阳突然停住脚步,站在了走廊的正中间,他转过身,微斜着头,看着面前一脸紧张的小然:“艾阳然,你是不是在好奇,我在生什么气?”小然轻轻点了点头。“那我告诉你,我是在生你的气。”“我?”小然不解地瞪大双眼,指着自己。“对。”煦阳肯定地点着头,“就是你。”“为什么啊?”小然更不解了,“我做错什么了吗?”“不,”煦阳的脸上露出无奈,“你什么都没做错,是我错了。”“嗯?什么?”“我不该的……”煦阳脸上的无奈转为痛苦。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你揭开我心底尘封已久的那份感情?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见你第一面就久久不能忘怀你的脸?怎么可以,怎么可以……那样简单,那样毫无理由地……爱上你?!——韩煦阳“你到底在说什么啊?煦阳?”小然又笑了,看了看那个很莫名其妙的煦阳。“不,这都是你的错!”煦阳又突然很孩子气地开口,脸上很深刻的痛苦也变成了孩子气地不满,“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小然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这个韩煦阳,到底想说什么,中午分手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嘛!怎么像小孩子似的,这么善变啊?“煦阳啊,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小然用看病人的“关切”目光看着煦阳。“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很清楚自己的行为。”煦阳很平静地开口,语气变得认真起来,“艾阳然,你知道吗?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可以像你这样。”“怎样?”“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子可以在我的脑海中停留超过三分钟,可是,整整一个中午,我的脑子里,全部都是你,艾阳然!”“什么?”小然这次可是真的慌了手脚,而煦阳则是在一旁气鼓鼓地看着小然,“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煦阳问。小然没有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他。“唉,没想到你的理解能力这么差啊,”煦阳无奈地叹口气,再次认真地看着小然,认真地说到,“整整一个中午,我的脑子里全都是你的影子,你的脸,你的笑,我想的全都是你,我不知道为什么,看不见你,会心慌,你总是不出现,会担心,甚至生气,我想,我可能是……”“你不要再说了!”小然突然打断了煦阳的话。“为什么?”煦阳有些生气地问。眼前,看着他帅帅的脸庞;耳边,听着他好听的声音;心里,却怎么都不肯承认他真实的感情。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接受你?纵使我的心动过,纵使我会很喜欢很喜欢你,但……有那样的过去,我又怎能接受你?千万不要……重演过去,好不好?——艾阳然“不为什么。”小然淡淡地说。她的心里突然出现了那种莫名的恐惧,她小心维护多年的感情似乎又要背叛她了,她转身了,因为她不想再看那一双眼睛,尽管,那眼睛是那样的真诚。“喂!艾阳然!你怎么可以这样!”煦阳生气地一把拉住小然,“你是在逃避吗?”小然居然轻轻地点了点头。“不可以!我不许你逃避我的感情。”煦阳用不可质疑的语气否定了小然。煦阳紧紧地握着小然的手,小然转过头,好似无奈地看着他倔强的脸。经过走廊的所有人都被他们惊人的举动吸引住了,煦阳和小然已经被人群团团围住。“韩煦阳,你这是想干什么?”小然有点生气地看着煦阳,眼神中却蔓延着凌乱地惊慌。“你生气了?”煦阳有点儿担心地看了看小然。“……”小然收回目光,不去看煦阳。“喂!艾阳然,我不许你生气!不要生气了!”小然不可置信地看了看煦阳,那个冷冷帅帅的家伙却霸道地笑了。煦阳手臂突然用力,轻巧地把瘦小的小然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煦阳,你要干什么?!”小然的脸上露出了惊慌,因为她现在和煦阳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只要她稍一抬头,就可以碰到煦阳的下巴了。突然,煦阳放开了自己紧握着地小然的手,而是伸出手臂,紧紧地把她揽在怀里,煦阳对着所有在场的人说了一句让小然差点儿晕过去的话:“你们听好了,从现在开始,看见艾阳然就相当于看见我,你们不许碰她,要服从,懂吗?”但是,让小然更吃惊的是,所有人居然都恭恭敬敬地回答到:“是。”“韩煦阳!”小然惊叫。“不许叫,从现在开始,我要追你,直到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为止。”煦阳冷静而且自信地说,“还有,在这期间,你不许和别的男孩子在一起,即使是和他们约会了我也会把你抢回来的,而且你要时时刻刻让我知道你在哪里,最好让我看见你,这样我不会担心……”小然突然“扑哧”一声笑了,这哪里是在追女孩子,简直就是在宣布,这女孩子已经归我所属了……“你笑什么?”煦阳莫名其妙地说。“你还真是可爱啊,煦阳~”小然的脸上再也找不到一丝一毫的不满、怒气、惊慌,而是布满了可爱、纯净的笑容。“还有最后一点,以后不许你说我可爱!”煦阳假装生气地说。“为什么不说啊,你就是很可爱啊~”小然顽固地看着煦阳,又说了一遍。“什么?”煦阳威胁地看着矮自己接近二十公分的小然。小然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的逃避和犹豫,甚至忘记了自己还被煦阳搂在怀里呢!可是,她刚才为什么会那么害怕呢?煦阳在心里疑惑地想,我绝对不可以让她受到伤害,一点也不行。其实,煦阳也说不上来,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初次见面的爱笑的小傻瓜,可是,看不见她的笑脸,心里真的会很不安啊。而小然,好像是完完全全忘记了自己刚才的逃避与惊慌,她现在笑得真的好可爱,脸上的笑容,仍旧是那可以抚慰人心的纯净微笑。我倒是要看看,他要怎么追到我,这个孩子气的煦阳~我就是要追到你,我要天天看着你为我绽开的笑!可能,你就是上天派来的天使吧……希望,是真的。——艾阳然/韩煦阳小然和煦阳在走廊上的举动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不出十分钟,大家就已经把这件事传得人尽皆知,所有美女的脸上都先露出“世界末日要来了”的失望表情,又露出“那个女孩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的妒忌表情。所以呢,这些无聊的美女们在下课以后不约而同地站在了小然和煦阳的教室门口,想看看被那个冷酷得几乎“不近人情”的“冰山王子”韩煦阳喜欢上的女孩子到底长什么样子。所以呢,三年六班的门口水泄不通。[三年六班-门口]“喂!你们这些花痴干什么呢?又看韩煦阳那个白痴?”一个女孩子甜美明亮的声音响起,语气中有惊讶,还有些不耐烦。小然本来害羞地低着头,煦阳本来无所谓地看着漫画,美女花痴们本来乱乱地议论着小然和煦阳。可是,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们都略带几分惊讶地转过头或抬起头,寻找着声音的主人——除了煦阳。门口的女生们看清了女孩儿的脸,她们不再喧闹,而是主动让出一条路来。那个女孩子走了进来。[三年六班-教室]哇……在小然眼前出现的,是一个好可爱好漂亮的女孩子啊……一头乌黑垂肩的头发,白白嫩嫩的皮肤,精致的脸蛋儿,大大亮亮的眼睛,好像是漂亮的洋娃娃一样!但她此时似乎在生气,还有……这个女孩子居然叫煦阳“白痴”?而韩煦阳却理所当然地看了看走到他眼前的女孩子,表情一点也不惊讶,甚至不生气。“喂!韩煦阳!你又惹什么祸了?”女孩儿单手放在腰上,身上的制服漂亮合身,一副好干练的样子。“我能惹什么祸?”煦阳收回自己的目光,重新看向漫画,但是他对女孩儿说话的语气却很平和,让小然感到煦阳很尊重她,对她,完全不像是对那些花痴们。“是吗?听说你又害好多女孩子为你痴情得茶饭不思,更不用说学习了!”女孩儿咄咄逼人地看着煦阳,“我们女生的总分一落再落!你要负点儿责任吧?”“那能怨我吗?谁让我长得这么帅呢?”煦阳假装无奈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女孩儿。“哼,你去死吧,自恋狂!我劝你啊,还是趁早找一个女朋友比较好,让那些可怜的女生们死了心,如果再有为你自杀的,可就太可怕了。”女孩儿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哎呀,向部长啊,难道你还不知道啊?”煦阳的表情突然惊讶得很夸张。“什么?”被煦阳称为“向部长”的女孩子皱了皱眉。“我在追一个女孩子啊!”煦阳笑了,“你这么孤陋寡闻,还部长呢~”“是吗,那太恭喜你了,我还怕你嫁不出去呢!”女孩儿显然不相信。“这次是真的!你看,她就在这里!”煦阳突然抓住小然的手,把她拉了起来。两个女孩子默契地对视。哇~好纯净的女孩子啊,她的笑容好美,好可爱~欣惠心想。哇~好能干的女孩子啊,她的样子好威风,而且还很漂亮呢~小然心想。“来,艾阳然,这是我们二年级的级部长,向欣惠;向部长,这就是我要追的女孩子,艾阳然。”煦阳分别为两个女孩儿做了介绍。“你好,我叫向欣惠,请多多关照,我是隔壁五班的,本来我也是六班的,后来校长为了让我帮新来的班主任,才调去了五班。你叫我欣惠好了。”欣惠友好地笑着说,伸出了一只手。“你好,我叫艾阳然,你叫我小然吧,我是新来的学生,还请你多多关照~”小然握了握欣惠伸出的手,也友好地笑着说。“喂,喂,你们两个干吗那么亲热啊?”煦阳在一旁不满地说,看着欣惠和小然紧握的手。“怎么,男朋友不让我交,连女朋友也不可以吗?”小然笑着问煦阳,“你总不能连女朋友都不让我交吧?嗯?”“是啊,韩煦阳,你要是敢欺负小然,我可决不饶你!”欣惠也笑着对煦阳说,“因为……现在,我已经把艾阳然当成好朋友了!”两个女孩相视一笑,不去理会那个孩子气的韩煦阳。小然很开心,因为她交到了一个好朋友,特别是因为她是那种感觉起来很棒的好朋友。小然一整天都很开心很开心,她的脸上总是挂着不变的纯净笑容,好美。煦阳看着小然幸福的表情,心想,一定要让她永远都这样快乐,这样幸福。“呼~终于放学啦~”小然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被人盯着看的滋味真不好受啊~更何况是被一群花痴看了整整一下午。“喂,艾阳然,我送你回家吧。”煦阳已经收拾好东西,随意地把背包往肩上一扬,站在小然面前。“嗯?好啊。”“你家远吗?”“不,不远。”煦阳和小然静静地走在学校的长廊上,小然低着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事情,煦阳则是随意地看着别处。“老大!”几个很高大帅气的男生从对面跑过来,兴奋不已地冲煦阳挥着手。“哦,你们来了。”煦阳也冲他们挥了一下手。小然好奇地抬起头,看着这群高一的学弟们,唉~虽说是学弟,可是他们个个都比小然高出10cm以上。“想必这就是我们可爱的大嫂啦~”学弟们笑着看向小然,开口对小然说。“你们几个不许淘气。”煦阳站出来为脸红红的小然说话。“呵呵,老大,你运气真好!我们几个怎么就那么背呢?”“这小子……”煦阳宽容地笑笑。“煦阳!”他们身后又响起了男生的声音,大家回头一看,哇~又是四个相当帅气的男孩子。“哦,你们也来了。”“是啊~”戴眼镜的男孩子和蔼地笑着。“老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一个长得很可爱的男孩子有些赖赖地说。“恶心……”煦阳假装讨厌地皱皱眉。这些男孩子,就是韩煦阳的朋友们。“煦阳,传言是不是真的???”那个长得很可爱地男孩儿脸上露出着急的神色,“我妹妹回来就哭,哭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她说你不要她了,还说你有了女朋友……”“对,我本来就不喜欢她,你告诉她,让她尽快死心吧。”煦阳冷冷地说,“还有就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就是她。”煦阳又指了指身边的小然。“哇,好可爱哦”男生们惊叫。“喂,煦阳,你就是为了这个女孩儿,才甩我妹妹啊?”那个男孩儿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着急,却露出了微笑。煦阳点了点头,仍然看着小然。“我只有一句话:甩的好!为了这样难得的女孩子,值!”那男孩儿的脸上露出大义灭亲神色,让小然忍不住笑了。“艾阳然,这些都是我的朋友,他们是学弟们,这些,”煦阳指了指学弟们,“他们是和我们一样的高二生,”煦阳又指了指后来的男生们,“他叫薛平杉,是薛灵珊的哥哥,放心,他是我们这一边的。”煦阳指指那个表情丰富十分可爱的男孩儿,“这是霍霖翼,就是那个老是看书的,学习超好的,对了,他好像谈恋爱了啊,女朋友呢?怎么没带来?”煦阳指着一个带着眼镜,笑得很温柔的男孩儿。看样子,这两个男生都是煦阳很好的朋友啊。小然心想,并笑着向他们打了招呼。“你们先走吧,我今天要送这个爱笑的小傻瓜回家。”煦阳指着小然对朋友们说。“哦,那我们先走了!”“老大再见!大嫂再见!”“你们这些家伙!”煦阳的朋友们都离开了,刚才喧闹的长廊再次安静了下来。“我们走吧。”煦阳向前走去。“嗯。”小然也迈开了脚步。两个人都一言不发,似乎都在等着对方说点什么。“我……”“我……”两个人同时开口,看着对方。“你……”“你……”两个人再次同时开口,都停住了脚步。“你先说。”煦阳说。“嗯……我是想说,其实……我可以……自己回家的。”“是吗。”煦阳的表情马上冷了下来,语气也变得没有了温度。“煦阳,你……”“既然你自己可以,那就不需要我了,我走了。”“煦阳!”小然着急地叫着煦阳,可是煦阳还有没有回头地走了。“煦阳!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可是……煦阳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小然的视线中。我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不让我把话说完。小然脸上充满了无奈。孩子气的煦阳,见鬼去吧!!小然有些气愤地想。煦阳气呼呼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这个小然真是让人生气,怎么总是无视他对她的关心呢?他明明是那么喜欢她的啊!想到小然,煦阳的眼前又浮现出那张可爱纯真的笑脸。“该死的,我怎么会喜欢上那个爱笑的傻瓜?”煦阳埋怨似的自语到。可是小然呢?还是自己悠哉悠哉地回家了,她可不会傻到为那个孩子气的煦阳生气伤心的地步。[艾家-客厅]“爸爸~妈妈~我回来了~”小然走进家门,向里屋喊到。“新学校还好吗?小然?”爸爸开口问道,“听说是所很好的学校啊~”“这……”小然不知道爸爸口中的是哪一所学校。“哎呀,小然,你不用吞吞吐吐的,我们都知道了,你也是迫不得已嘛~”妈妈善解人意地说,小然意外地看着爸妈的笑脸——虽然知道爸爸妈妈是不会怪她的,但这么蹊跷的事清,总该问问清楚吧?“嗯,我……其实……”小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说学校的事情。“不用说咯,我们都知道了,老公,快去把饭桌摆好吧~开饭啦~”“知道了~”对了,顺便说一句,小然的爸爸妈妈的感情很好。[韩府-客厅]“少爷,你回来了!”“嗯。”“要现在吃饭吗?”“不用。”“是,少爷。”煦阳回到自己的房间,一甩书包,连外套也不脱就仰面躺在了床上,这一天,他好累。是的,他遇到了寻找多年的女孩子,他遇到了似乎是自己注定等待很久很久的笑容。他很想珍惜她,可是,或许是因为很久都没有珍惜过什么了,他已经淡忘了应该怎样去做。我到底应该怎样做呢?煦阳心想,我真的很想珍惜她,可是,和我在一起,她真的会幸福吗?我要怎么做,她才会幸福呢?小然此时也在家里同样疑惑着想着,煦阳,韩煦阳,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孩子?你是真的喜欢我吗?我究竟要不要接受你呢?小然眼前又浮现出煦阳那张倔强、帅气的脸,呵呵~不过看样子,我想不接受都不行了~两个人同时带着不同的困惑,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榆树-校园]“小然早上好!”“小然你好!”“Goodmorning!Angel~”有些同学微笑着向小然友好地打招呼,可能是因为小然天生有着一股亲和力,也可能是煦阳那杀气腾腾的警告太吓人——大家对小然都很好。“你们好!”小然微笑着,一一回应他们。“喂,艾阳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进入小然的耳朵,小然微笑着回过头去,想看看他会有什么样子的表情。“喂,你昨天晚上真的自己回的家吗?”他的语气中,假装出来的漠不关心正在努力地掩饰着担心与自责。“是啊。”小然努力地克制着,好让自己不笑出来。“那……”煦阳面对微笑着的小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放心,我没有去别的地方,没有和别的男孩子出去玩,也没有遇见坏人,我非常安全地抵达了家。”小然用很平静的语气说。“我又没问你这些。”煦阳心里舒了一口气,但表面上还是死不承认的倔强。“呵呵~是吗?那就算我自作多情好了。”小然看出煦阳表情微妙的变化,在心里偷偷地笑了。“喂,艾阳然,我在追你哎,你可不可以稍微感动一点,或者是浪漫一点,你总是表现得那么可爱,那么平静,那么镇定,让我很不爽哎~”煦阳看着小然脸上平静的笑容,越发地不满了。“可是,你做了什么让我感动的事情了吗?”煦阳没有说话,因为那是事实。“好了,知道了啦!”煦阳赌气似的对小然说,两个人嘻嘻闹闹着走进了教室。[三年六班-国文课]“所以,作者在这里不仅是抒发了感情,更是发表了自己的感想,让读者感到……”“咚咚咚!”国文老师正在分析课文,门外响起的敲门声却打断了他,“请进!”“哇!”门刚一开,教室里立刻爆发出一阵惊叫声。门外,好像只有一大束白色的玫瑰花,玫瑰下面有……两条腿?!“请问哪位是艾阳然小姐?”一个快递员几乎被埋在美丽的玫瑰花下,他走进教室,问到。大家的目光全都投向了小然,除了低头看书的煦阳。“我是。”小然站起身来。“哦,这是您的花,总共是999朵白玫瑰,请您签收。”“好的,谢谢你。”小然在收货单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花给您。再见!”快递员把一大捧玫瑰花递给了小然,又向她微微鞠了一躬,便径直地走出教室。小然淹没在玫瑰里……整个教室静止三秒钟。“艾阳然!”美女花痴们齐呼小然的名字。“好了!同学们安静,我们继续上课。”老师的表情平静得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老师!你不管她吗?”一个因喜欢煦阳而讨厌小然的女生不满地抗议到。“是我在当老师,不用你来教!”老师看了小然一眼,小然发现老师的嘴边竟露出了一个令人不易察觉的微笑。小然把这一大束白玫瑰小心地放在身边的地板上。小然放好玫瑰,又转过头,认真地听课。十分钟后……“铃铃铃!”下课了,一群女生像恶狼一样扑过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你们都走开!我和艾阳然有话要说!”煦阳一句低吼,让所有人闭了嘴。大家识趣地离开了教室,只剩下了小然、煦阳两个人。煦阳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手中的漫画。而小然,却意味深长地看着煦阳,用极为认真的语气对煦阳说:“你家是开花店的吗?”煦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喂!艾阳然,999朵白玫瑰啊,这你还不感动?”煦阳笑着看向小然。“我真的很感动哦~不过煦阳,我也真的很好奇,你家到底是不是开花店的?”“傻瓜,如果我家想开花店的话,一定会开一个比整个学校还要大的!”煦阳夸张地说。说完便低下头,停在了离小然很近的距离,轻声问,“想让我为你开一个吗?”“你乱讲啊!”小然满足地笑了,她微微低头,闻了闻香气四溢的玫瑰,低声说,“玫瑰太华丽,相比而言,我更喜欢纯净的百合……”“哦?是吗?”煦阳听见了小然的低语,“那叫他们再送些百合来好了!”“哎呀,煦阳,你买白色的玫瑰我已经很开心了!”小然轻轻拉住煦阳那只要去拿手机的手,“我很喜欢!谢谢你!”真诚的道谢,凡而让煦阳有些不知所措。看着小然的笑脸被白玫瑰映得更加楚楚动人,煦阳的脸上又多了一丝笑容。“傻瓜,不要失望,下次,会送你百合的!”煦阳伏身对小然耳语。“呵呵~那可不可以不要让他上课的时候来送啊~被大家看见好难为情的~”小然笑嘻嘻地对煦阳说。“什么?”煦阳故作惊讶,“被我韩煦阳追求的女生,你还是第一个呢!你应该开Party庆祝了!”“呵呵~谢谢你,煦阳!”小然再次微笑着道谢。“知道就好~”煦阳也满足地笑了。放学后……[三年六班-教室]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两个人已经引起了全校学生的关注,不管是花痴的人、美女、八卦小组还是正常的同学,似乎都很关心煦阳和小然之间的发展趋势。这样多的人让煦阳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校长老伯把学生会的人都调来当密探了。现在走廊上正排着长长的队,在场的各类同学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在专心学习的小然和在看漫画的煦阳。“喂,艾阳然,我们两个,是不是应该走了?”煦阳有点儿尴尬地问了小然一句。“嗯?好啊,走吧。”小然却没有注意到煦阳的不自然。“行了,看了多久了啊?你们还是快走吧,要是煦阳出来了,你们可就没有走的机会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在门外,是平杉和霖翼。众人识趣地离开了六班教室的门口,傍晚的走廊恢复了原有的安静。“老大!我想死你了!”平杉像女孩子一样赖到了煦阳身边,小然看到他那可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哦~大嫂也在这里,你好~”平杉笑嘻嘻地向小然打招呼。“你不要叫我大嫂,叫我小然就可以了。”小然微笑着提醒平杉。“小然,会不会觉得学习很吃力啊?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尽管来问我,或者问小惠也可以,对了,小惠一会儿就来了,你等她一下,我敢说,你们绝对会成为好朋友的!”霖翼温柔地笑着说。“嗯,好的,谢谢你!”小然也笑着答应。“霖翼,你真的有女朋友了?想不到你小子也懂得谈恋爱!”煦阳露出轻轻的微笑,那是只为朋友绽开的微笑。“你还不是一样,跟你做朋友做了这么多年,你一次恋爱也没有谈过,喜欢你的女孩子数都数不过来,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都有,当初真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怎么想……”霖翼也笑着看煦阳。“是啊……”煦阳仍然笑着。小然疑惑地看着煦阳,似乎在等待他的解释。“霖翼!我来了~有等很久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一个熟悉的身影来到他们眼前。煦阳惊讶得瞪大双眼,小然则高兴得张开了嘴。“欣惠!”“小然!”两个人似乎都很惊讶,也很惊喜。“那么说……霖翼你要介绍给我的朋友就是……”欣惠把视线从霖翼身上转移开。“没错,就是我。”煦阳淡淡地笑着说。[榆树-校园]“唉~”欣惠拉着小然的手,抢走了煦阳的位子,还唉声叹气地说到,“真没想到那么温和、宽容、可爱的霖翼会和喜欢打架、冷酷、又那么拽的韩煦阳是朋友!”“唉~”煦阳学着欣惠的口气,“真没想到能力超强,又认真又负责的向部长会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跟我们霍大帅哥谈起恋爱来~”“你……”欣惠生气地停住脚步,回过头仰视煦阳。“我怎么了?”煦阳不服气似的看着欣惠。“煦阳!”小然冲到煦阳身边。“小惠!”代替小然去拉欣惠的手的当然是正处于追求中的霖翼。“你不要欺负欣惠啊,她可是我的好朋友!”小然轻轻对煦阳耳语。煦阳看看小然满是拜托的脸,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小然对他露出满意的笑容。另一方面……“欣惠,煦阳是我的朋友,你就不要再取笑他了。”霖翼笑着要求。“谁让他以前给我们部添了那么多麻烦呢!”欣惠不满地转过头去。“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谅他吧!”霖翼握紧欣惠的手。“好吧,既然你都替他求情了,那就先放他一马!”欣惠终于露出了笑容。十分钟后……[榆树-校门外]“小然再见了,我们走这一边。”欣惠和霖翼在指指左边,向正站在右边的小然和煦阳道别。“嗯,再见!”小然笑着挥手。“我也走了,小然煦阳,我要给我妈妈去拿样品罐头,她刚才发来了短信。”平杉向小然挥舞着手机。“好!再见。”小然也冲平杉挥着手。大家都各自走向回家的路,几个人的身影渐渐远去。“你,还不需要我送你回家吗?”煦阳低下头来,看着身边的小然。“嗯?”小然疑惑地抬头看着煦阳。“昨天,为什么不让我送你回家呢?”“昨天,昨天是因为……因为……”“因为什么?”“因为怕妈妈知道我没有进她安排的学校而骂我,要是你和我一起回家,妈妈会在门口看见,那你就要和我一起挨骂了……”小然把自己昨天的顾虑说出来,脸红得好可爱好可爱,像刚刚开始熟的苹果似的。煦阳没有说话,只是用柔柔的目光看着小然。“你,这是在担心我吗?”“嗯……”小然轻声应着。煦阳轻轻把小然拦入怀里。“傻瓜,如果是因为你,不用说是挨骂了,就算是挨打,我也不会抱怨一句话。”“是吗?”小然笑了。小然轻轻把脸埋在煦阳温暖的怀抱里,脸上,绽开了最甜蜜的微笑。

第二天……[艾家-小然的房间]美好的清晨。小然从睡梦中醒来,她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唇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他回来了!他回来了!他没有离开我!他仍然喜欢我!小然一下子坐起来,穿好衣服,叠好床铺,她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吃饭……[艾家-客厅]“爸爸妈妈,我上学去了!”“嗯!路上小心!”小然关上门,冲爸爸妈妈调皮地招手。小然的爸爸妈妈看着小然快乐离去的背影,不约而同地露出笑容。“女儿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啊……”“是啊,看来那个男孩子还蛮厉害的啊。”“看着他们,我竟想起……”“我们的当年。”“呵呵……”小然一脸幸福地奔出家门,因为她知道,一个叫韩煦阳的帅小子早已等在了门外。[艾家-大门前]“煦阳!等很久了吗?”小然笑着把手放在煦阳伸出的手上,双手紧紧相握。“没有,比起你等我的时间,这几分钟算得了什么?”煦阳看着小然,露出一个帅帅的微笑。“呵呵~你知道就好~”小然冲煦阳顽皮地眨眨眼。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走在路上,丝毫没有因为一个月的未见而表现出一点儿生疏与不自在,而是依然的默契,依然的喜欢。[蓝街]一个黑色的影子从他们面前闪过。这场景已经很熟悉了,煦阳和小然停止了谈话,也停住了脚步。“伊天耀,你到底想怎样?”煦阳皱起眉头,很不爽地问了一句。“我没想怎样,你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我很火大而已。”天耀停在了他们的面前,阴着脸说道。“你说什么……?”煦阳愤怒地向前迈了一步,“想打架吗?”“煦阳……”小然轻轻拉住煦阳的手,“不要。”煦阳回过头看着小然,小然严肃地摇摇头。而天耀,看着小然和煦阳的一举一动,心,无比的痛。天耀依旧和煦阳对峙着……“天耀!”一个女孩子惊慌地喊声,“你在干什么?”小然和煦阳闻声望去,小然惊讶地叫出一个名字:“徐希茜!”“艾阳然?”希茜同样惊愕地看着小然和煦阳,“难道说……”“天耀,你喜欢上的那个女孩儿,是不是她,艾阳然?”希茜问天耀。“没错。”天耀异常坦白。听了天耀的回答,希茜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可她很快恢复了常态。似乎在笑,那样轻微的笑:“艾阳然……”“你可以叫我小然。”“好,小然,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考虑什么?”“考虑和天耀在一起。”“你说什么?”大喊出声地不是小然,而是煦阳,“你究竟在说什么?”“我是说认真的,小然。”希茜不去理会煦阳,而是认真地看着小然,“你跟他在一起一段时间就会发现,他其实很好,很善良,很可爱,真的……你考虑一下吧。”说着说着希茜低下了头,似乎不想让别人看到她脸上流露出的真情。“希茜……”小然看着希茜漂亮的脸蛋儿,现在却写满了忧伤。“徐希茜!谁要你来多管闲事?”天耀冲希茜狠狠地喊,“喂!你走开!”“你……”希茜的眼里溢满了泪水,她用手捂住脸,转身跑掉了。“希茜!”小然喊着希茜的名字,“伊天耀!你这个白痴!”小然转身追向希茜。两个女孩儿留下一脸迷惑的天耀,他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看着两人的背影。我错了吗?还是……我从来就没有对过?煦阳看着天耀愣愣的表情,不由得心软起来,耀,如果你肯回来,我第一个原谅你……战争,该结束了吧……“希茜!”小然在希茜身后喊着她的名字,“你不要跑了!”“小然,你回去吧,不要让他们担心。”希茜停下脚步,却依然背对着小然,她讲话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是啊,怎么会不颤抖呢。“可是,我很担心你啊!你不要这样子嘛!”“我没关系的,你快走吧……”“我不走!我要跟你说清楚!”小然坚定地说,接着走到希茜的身边,“你回过身来,认真听我讲!”小然扳过希茜的身子,擦擦她脸上的泪水,眼神中充满真诚。“嗯……”希茜顺从地答应。有些孩子气地解释,带着淡淡的安慰,却让希茜感到安心:“我不喜欢天耀,就算是没有煦阳我也不会喜欢天耀,真的,他喜欢我只是他自己的想法,你不要再对我讲那样的话,我不喜欢听!”“嗯……对不起……”希茜小声道着歉。“不过……”小然突然笑了起来,“你还真是很可爱啊!”“嗯?”希茜抬起头,惊讶地看着小然笑嘻嘻的脸。“呵呵~凭我这个超敏感神经的信号,你还想瞒我啊?”小然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什么意思?”希茜莫名其妙地问道。“你是不是,喜欢天耀啊?”小然趴在希茜耳边轻轻地说。“你在说什么啊!”希茜明明底气很不足,“哪里有。”“你敢说没有?”小然盯着希茜躲避的目光,“只有恋爱中的女孩子才会流露出那么伤心的感情!”小然回想起自己几天前的样子,似乎要比希茜严重得多~可是……“……”希茜沉默了,她的眼神再次暗淡了下来。“你怎么了?希茜?是不是天耀总是欺负你?”小然担心地看着希茜。“不是,天耀他人很好的,只不过……”希茜重新对小然微笑,“有你这么好的女孩子,我感到自己简直相形见绌……”“怎么会呢?你长得好漂亮好漂亮的!人又那么可爱善良!天耀一定会喜欢你的!”小然焦急地安慰希茜。“小然,你真好,你真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希茜对小然友好地微笑,“不过,你不用再安慰我了,如果天耀要喜欢我的话,早在五年前,他就喜欢我了……”小然看着希茜脸上凄凉的表情,突然觉得她好可怜!她和天耀的距离好近好近,却无法相爱,就仿佛水和天,永远无法交融,只能遥遥相望……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无法理解我爱你……战争,似乎刚刚开始……不管和天耀有没有关,小然还是微笑着拉起希茜的手——这样女孩子,起码需要一个朋友吧——希茜转过头看着小然善良纯净的笑脸,突然发现,这真的是一个犹如天使般美好的女孩子啊!“希茜,你不要伤心了,放心放心,我对那个伊天耀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小然笑着对希茜说。希茜一脸欣慰与感激。“你别这样看我啦!”小然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因为我心里只有煦阳嘛!再也容不下别人了……呵呵~你不会笑我吧?”“小然……”希茜轻轻叫着小然,手却紧紧地牵着小然。友谊在两人心中已经萌芽,小然的善良、直率,希茜的温柔、宽容已经深深感染了彼此,小然深信,希茜一定会得到属于她的那一份幸福与快乐……“希茜,我们快回去吧,上学会迟到的!”小然担心地看了看表,好在她们没有走太远,而且走得早,还有半小时的时间。“好,走吧。”此时的煦阳正担心地望着小然离开的方向,而天耀则一脸奇怪与沮丧,他奇怪地是为什么小然要骂他是白痴,沮丧的是……韩煦阳,你这个家伙怎么又回来了?天耀其实心里很明白,在煦阳不在的日子里,小然是多么伤心,多么心不在焉,多么魂不守舍,仿佛煦阳的离去,也带走了她的欢笑与快乐,而自己呢?可以帮到她什么呢?他只能远远地望着她,望着她伤心的脸,望着她为煦阳而流的泪水,可是,依旧无能为力,甚至都不能帮她擦干泪水。韩煦阳,我是多么恨你,你让她伤心,你让她哭泣,你不能好好地守护她,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比你做得好!可是……我毕竟不是你啊!天耀曾几度望着小然寂寞的背影这样想,可是,他真的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他已经不得不承认,能让小然真心笑的人,只有韩煦阳一个。但是……我不会放弃的……不会……绝对不会……“煦阳!煦阳!”小然一只手拉着希茜,另一只手正冲着煦阳拼命地挥着。煦阳冲远处的小然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没想到,传闻中冷酷、永远没有笑容的‘冰山王子’韩煦阳,还会为了喜欢的女孩儿这样笑啊!”希茜半是惊讶半是羡慕地笑着说。“你不要笑我啦,真是的……”小然不好意思地放下挥着的手,不再看煦阳,而是把眼神转向了一边的天耀,天耀正愣愣地看着小然和希茜,似乎在怀疑,又似乎在惊讶。“希茜,我们两个跑过去吧!”“好啊!”两个女孩儿手拉着手,奔跑在清晨的街道,街道两旁的树上飘落下几片叶子,轻轻的,被风吹散……“煦阳,天耀,我们应该去上学了。”小然拉一拉煦阳的胳膊,又看了看恍恍惚惚的天耀,笑着提醒到。“好。”煦阳往前走去。“嗯。”天耀也跟在了他们的后面。小然依旧和希茜在说说笑笑,不时转过头,向煦阳投去一个可爱的笑容,旁边的天耀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疼疼的,可是没有办法。艾阳然,给我一个理由放弃你吧,我真的想得到一个理由,可以放弃你……[三楼-中厅]四个人到达学校,煦阳、小然和希茜一同走进教室,而天耀则去了隔壁的四班——似乎是校长无论如何也不同意把天耀分进小然的班级——他们的学校还真奇怪,奇数班在中厅的左边,而偶数班在中厅的右边。“小然!”一个女同学走过来,“刚才你的好朋友向欣惠来找过你,要你来时去找一下她!”“好的,谢谢你!”小然微笑着对那个女同学说。其实这个班还有一些“正常”的女孩子的,比方说刚才那个。可是……“煦阳哥!”一个长的极其漂亮的女孩子走了过来,“你怎么才来啊?”“煦阳哥!你这些日子去哪里了?你不知道人家很担心你?”另一个同样漂亮也同样妖媚的女孩子也走了过来。煦阳皱皱眉头。“该死,不是说过有女朋友了就不缠我了吗?”煦阳低低地问了一句,好像在故意不让小然听见,可小然已经向他们投去了好奇的目光。“那是薛灵珊说的,又不是我说的!”美女强词夺理。“就是就是!”另一个美女也嚷道。“那你们要怎么样才肯不来纠缠我?”煦阳低吼道。“放弃吗?我不准备放弃……”“我也是~”“喂!你们想死吗?”煦阳终于忍不住大喊出口。预想中的事情发生了,整个教室安静了下来,全体同学惊愕地注视着煦阳,当然,包括小然。要知道,自从煦阳跟小然在一起之后,就很少很少几乎没有再这样大喊大叫了。“希茜,陪我去找一下欣惠好吗?我要把你正式介绍给她!她超可爱呢!”三秒钟后,小然若无其事地打破了沉默的气氛。“好的。”希茜答应。“喂!”煦阳冲小然喊,“你不管我吗?”“嗯?你不能处理吗?”小然反问煦阳,冲他微微一笑,转身走出教室。“不会吧?喂!艾阳然!你给我回来!”煦阳的声音渐渐消失,小然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三楼-走廊]“哈哈哈哈……!”“你笑什么啊?小然?”希茜奇怪地看着小然。“煦阳……煦阳……那个表情……”小然笑得语无伦次。“小然你真的是好奇怪啊!如果是别的女孩子,看见自己的男朋友被别的女生这样纠缠,一定很生气、很吃醋、很火大、很……”希茜还没说完,就被小然轻轻打断。“是啊,我知道,你奇怪的是,我为什么不会那样?是吧?”小然笑着问希茜。“嗯。”希茜一脸迷惑。“我告诉你吧,希茜,其实理由很简单,因为我相信煦阳啊!”小然脸上顽皮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她特有的那种淡定纯净的微笑,“煦阳曾问我愿不愿意相信他,我愿意,愿意相信他,不论我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我都会相信他。永远。”希茜出神地望着小然,出神地听着这番动人的解释,出神地想象着,这两人的感情,这两人的未来……小然和希茜走到了欣惠班的门口。[三年五班-门口]“小然!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啊!”欣惠一脸的着急,“我等你好久!”“对不起嘛~今天早上发现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帮助她寻找爱情来着~呵呵”小然抱歉地拉起欣惠的手。“嗯?是她吗?可爱的女孩子?”欣惠向希茜望去,“咦?这不是徐希茜吗?”“你怎么认识?”小然惊异地看这欣惠。“小然你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就是她嘛!刚转来的时候问我们认不认识天耀!”“对噢!”小然再次抱歉地笑着。“希茜你好~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叫我欣惠吧,向欣惠。”欣惠向希茜友好地打招呼。“你好欣惠!我叫……呵呵~我叫什么你都知道了~你叫我希茜好了~”希茜温柔地笑着。“嗯!”欣惠一点儿都没有因为希茜抢走了小然的友谊而不开心,反而很开心地和希茜交上了朋友。“对了,欣惠,你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我说吗?”小然忽然想起来的目的,笑着问到。“对对对!怎么把正事儿给忘了?”欣惠笑笑,转身走进教室,随即拿出一份学生档案。“小然希茜,你们来看看这个!”榆树中学教导处校长小评:此学生为新加坡特别生,非因成绩留级,学习成绩优秀,家境、教育均良好。个人资料:性别:女年龄:18岁身高:168cm体重:56kg转出学校:云穗高中高三三班转入学校:榆树中学高三六班表格上的信息只有这些。“小然,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欣惠郑重严肃地看着小然。“什么?”小然抬起头。“你们班,即将转入一个比你们都大一岁的留级生,而且……”“而且什么?”“她是从新加坡来的,很漂亮的女孩子。”欣惠拿出另一张表,表上贴了一个女孩子的照片,显然是刚才那张表的前一张,可上面只有三个字:圜琳溪。照片上,是个很,很漂亮的女孩子,不止漂亮,而且还很有气质,那是一种美丽且高贵的气质,显然,那是普通人不容易形成的气质,那时,像公主般遥远的气质,那是一种给人以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的气质。女孩子的打扮很简单,紫色毛衣,银色丝巾,头发是散开的,不知道为什么,小然竟觉得,她的头发也是紫色的。女孩子的眼睛很漂亮,闪烁着紫色的淡淡的光芒,却显得很美,很华丽;薄而且红润的嘴唇,白皙透红的皮肤,一脸与世无争的笑容……她就那样微笑着,那微笑没有小然那样纯净美好,没有欣惠那样活泼可爱,也没有希茜那样柔和温顺。而是一种犹如公主般的微笑,那么高雅,却也那么高傲。“欣惠,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小然抬起头,看着欣惠说。“单纯的小然啊!你忘记煦阳这一个月在哪里了?”“新加坡的父母哪里啊!”小然冲口而出。欣惠和希茜都看向小然。“也就是说……也就是说……”小然变得语无伦次。欣惠和希茜都向她投去担心的目光。“不速之客出现了,是吗?”小然平静地微笑了,吐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欣惠和希茜惊讶地看着小然脸上平静的笑容,似乎不敢相信她现在居然还可以笑得出来。“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对吗?”小然奇怪地看着欣惠和希茜,问到。“小然,你都不担心吗?”“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个女孩子是会杀了我呢,还是会绑架我,把我卖到新加坡?呵呵~”小然开心地开着玩笑。“可是,她会抢走煦阳啊!”欣惠小声提醒小然。“我并不认为,她有这个能力,让煦阳跟她离开我。难道煦阳是那么好抢的吗?”小然收回脸上顽皮的笑容,露出那种淡然的微笑,“这,不是很有趣吗?”无法理解,小然脸上的笑容,究竟说明了什么……小然淡淡地笑着,仿佛好戏才刚刚开始……“我们回去了,欣惠,要上课了呢!”小然拉起希茜,离开了欣惠教室的门前。“嗯!那中午再见吧!”一路上,小然依旧微笑着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而希茜,却怎么也移不走注视着小然的目光:她在思考,努力地思考着,小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有时好可爱好可爱,有时好坚强好坚强,有时好脆弱好脆弱,有时好深奥好深奥……还有她偶尔露出的淡定微笑,那么深不可测,让人捉摸不透。可是……小然不会是坏人吧?应该……不会吧?希茜出神地看着小然,小然依旧冲她开心地笑。[三年六班-教室]“喂!艾阳然!你想死吗?”一个熟悉的声音,语气中多了一些埋怨和怒气。“嗯?我吗?还不想啊。”小然看着那张生气的脸,平静地说。“你……”煦阳语塞,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你刚刚去哪里了?”煦阳败下阵来,因为在小然的面前,他实在无法隐藏自己的感情:担心、焦虑、难过……也实在无法板起脸来,冲小然大发脾气——像对其他讨厌的女生那样——他的脸上流露出担心的神色,显然,他很关心小然刚才的去处。“我?我去……”小然似乎在故意地让煦阳担心,她微微笑着,观察着煦阳表情微妙的变化。“小然啊,你不要卖关子了,告诉煦阳我们去见……”希茜好心地提醒小然,可是还没等她说完,就被小然捂住了嘴巴。“不要说!”小然冲口而出。“为什么不要说?艾阳然,你到底去见了谁?不要在折磨我了好吗?”煦阳无奈地央求着小然,微微地皱起眉头。“没有啦,你听错啦。”小然笨拙地掩饰着。“什么?艾阳然,一句你听错了就想骗过我?”煦阳已经快要控制不住,“我是那么好骗的吗?”“煦阳……”小然惊讶地看着煦阳,“你干吗啊?”“我干吗?”煦阳完全失控,“你还问我我干吗?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嗯?”“煦阳,你不要生气啦,对不起嘛!我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干吗那么生气?又冲我大喊大叫的!”小然拉拉煦阳的胳膊,小声地承认错误,“其实……我和希茜是去见欣惠了……”小然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煦阳刚刚燃气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煦阳……对不起……我还想告诉你……你在我心里算……算是最重要最重要的人!”小然有点儿害羞的小声开口。煦阳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地抱住了眼前低着头的小然,小然的身体是那么小,那么瘦弱,煦阳轻轻地抱住她,用好温柔好温柔的声音说:“傻瓜,我也是担心你才发火的,你干吗要一再的挑战我的自制力呢?你知道你不见了我会很着急的!”“嗯。”小然轻轻应到。“以后,不许动不动就消失,要让我随时都看得到你,知道了吗?”“嗯。”小然乖乖地回答,抬头看着煦阳,帅气的微笑中带着一丝霸气,呵呵~还真是好可爱哦~“煦阳,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上课了?”小然突然回过神来,才发现两个人一番小小的争执已经引起了全部同学的注意,教室门口再次出现煦阳“命令”小然和他在一起时的情景——人山人海的看热闹。“嗯,走吧。”煦阳连看都没看那些人,而是拉着小然走进了教室。他们身边的希茜,却感动得不知怎么办才好,因为煦阳对小然的爱,是那么真挚,那么令人羡慕,可以想象,对他们最羡慕的人,就要属希茜了吧……小然和煦阳走进教室以后,人群也散去了,不管他们想看到什么结果,他们希望小然和煦阳在一起,还是分开,这时的他们,都确定了一件事:小然和煦阳的感情,已经很深刻,很牢固了。希茜几乎是踏着铃声走进教室的,她失神地回到座位上,因为她感动了,更震撼了,对于她来说,小然拥有的东西,正是她做梦也想得到的。

本文由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心乱什么啊……怎么会乱呢……其实,发现身

关键词:

上一篇:贺兰看秦太太那脸上,秦兆煜将贺兰搀扶起来

下一篇:金雨哲冷冷地说着,金雨哲的话却是向韩允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