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 > 文学资讯 > 其一女子,杨冰随着路上的人群漫步而行

原标题:其一女子,杨冰随着路上的人群漫步而行

浏览次数:133 时间:2020-01-25


  柳如意和雷霆帮的决斗让万花岛火凤凰搅乱,约在下个月。百剑门门主带着属下离开了十里墩。柳如意为杨冰的事闷闷不乐。这天宿在一个小店里,正闭目沉思。忽然,跑进来一个手下,报告:“外面来了一个蒙面人求见!”
  柳如意忽地张开眼,快步向外走去。
  门外立着一个穿着一身红衣的女子,脸上也蒙着一条红色的面巾,身后背着一把宝剑。这个女子,正是救了杨冰的那个人。
  柳如意忽然变得神色凄然,颤声说:“如玉,我的好妹子,三年了,你终于回来了!”抢步上前,一把抱住了她,放声大哭。
  红衣女子也紧紧抱住柳如意,泣不成声。
  柳如意和女子回到屋里,红衣女子取下了面巾,露出一张绝色的脸来,只是这张脸看起来,少了一些生气,而多了一种风尘之色。这个女子正是柳如意的亲妹子柳如玉。
  柳如意和柳如玉自小父母双亡,是师父神龙剑客收养了他们,并且教给他们一身武功。可惜的是,神龙剑客在三年前受了雷霆帮的暗算,回来不久就死了。但神龙剑客告诉柳如意和柳如玉一个天大的秘密,让柳如意柳如玉必须完成他的遗志。之后柳如玉便消失了,直到今天才回来。
  柳如意:“我听人家说你加入了万花岛,到底是不是?”
  柳如玉:“师父临死时说的话你都忘了吗?他老人家要我们必须完成他的遗志,你是个男的,我别无选择!”
  柳如意一想到那传言中的万花岛,是个女子的地狱魔窟,柳如玉一个妙龄少女,身处其间三年,其遭遇的种种非人待遇,想起来令人不寒而栗。柳如意说:“本无大师和定逸师太所说,果然没错。你受苦了!”
  柳如玉道:“我虽然受了很大罪,但师父遗命难违。我们自小父母双亡,要不是师父神龙剑客收养,我们早已不在人世了。总算不辱师命,我潜入万花岛,探知了她们的秘密!”
  柳如意急道:“如玉,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如玉道:“师父当年告诉我,万花岛因他而起,他不害天下人,而天下人因他受害,必须剿灭万花岛。可是万花岛究竟在什么地方,谁也找不到。只有设计接近万花岛的人,然后再找机会潜入,寻找破岛之法。于是我便化名为玉菩提,在这方面下工夫,果然有了收获。”
  柳如意说:“定逸师太的徒弟萧玲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柳如玉道:“不错,萧玲的父亲死在万花岛天山妖尼的剑下,她一直想报仇,她是我最好的同盟。我们找到万花岛的人,想法接近,然后一起加入万花岛,终于找到了她们的巢穴。萧玲留在岛上做我们剿灭万花岛的内应,而我则逃出来报信。多年来,能逃出来的人,也只有玉菩提一人。现在,万花岛的人到处在寻找叛徒玉菩提,要杀一儆百!”
  柳如意道:“万花岛究竟在哪里?”
  柳如玉说:“当年,花满天远赴海外,在东海找到了一个小岛,定居下来,这就是现在的万花岛。岛上机关重重,外人休想踏进一步。四年前,老岛主花满天去世,传位给现在的岛主火凤凰。火凤凰是个变态狂,最喜欢结交同性,网罗了一大批武林女性,把她们训练成为红粉杀手,四处作案,杀害武林英雄,企图称霸武林。”
  柳如意惊道:“江湖上传说的果然是真的?”
  柳如玉道:“不错!火凤凰的计划进展很顺利,而在这些阴谋中,另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我幸好已探知!”
  柳如意道:“什么秘密?”
  柳如玉道:“花满天临死时告诉火凤凰,有一个女子叫杨冰,是她母亲清明之夜误入灵界结阵受孕所生,只要在十月初一她二十岁生日那天午夜,将一道灵符焚烧化水,给杨冰喝下,不仅可以完全控制住她,而且可以激发她身上的灵性,使其武功大增,无敌于天下,成为自己称霸武林的杀人工具。火凤凰为此已多次出岛寻找,最近终于探知这女子就是威远镖局的大小姐,她便设下计谋绑架了杨冰,要把她变为自己的杀人工具。”
  柳如意惊道:“杨冰?我见过她,不知现在她在何方?”
  柳如玉叹了口气,道:“我两次把她救出,两次还是落入火凤凰之手。现在离十月初一杨冰的生日已只剩下半个月,我们必须在火凤凰之前,救出杨冰,否则后患无穷!”
  柳如意道:“不错!我马上传令百剑门的兄弟们,四面寻找杨冰,已有消息立刻禀报!同时,飞鸽传书定逸师太和本无大师,叫他们也下山寻找杨冰!”
  柳如玉点点头,道:“这件事关系天下武林的安危,至关重要,理应如此!有萧玲在万花岛作内应,只要我们阻止住杨冰受火凤凰控制,剿灭万花岛,实现师父的遗愿,就完全能办到。”
  柳如意伤心而钦佩地说:“真是难为你和萧玲了。万花岛是个魔窟,你们受苦了!”
  柳如玉的身子一颤,眼里露出无限的哀伤。
  
  八
  火凤凰带着杨冰买了匹马,策动马鞭向南奔驰。出了福州城外,便更加拼命痛击座骑。那匹马受了皮肉之苦,发足狂驰,倾刻间已奔驰十余里了。杨冰陡遇变故,没能好好睡上一觉,吃饱一餐,早已身心俱疲,脑袋瓜子一片空白。也不知地走了多久,眼前不远处挑出了一家酒招子,又累又饿的杨冰,闻到了阵阵食物的芳香,哪里按捺得住?而火凤凰似乎也饿了,带着杨冰走进了酒招子里。
  这野店虽然兀立于荒郊之中,却是往福州府的必经之地,是以生意不算冷清,前后一数也有十几个人在店内歇脚打尖。众人见到门口走进了一名潇洒青年带着一名绝色美女,竟都眼睛一亮,目不转睛地盯著她瞧,热闹的场面霎时阒静无声。
  店小二忙清出两个空位,笑吟吟地招呼著火凤凰和杨冰。
  另一个桌上坐着三名汉子,其中一个年轻汉子起身上前,拉住杨冰的手腕,走到自己坐的桌子道:“咱们请你!”又转头向店小二道:“再给我上几道菜来!”杨冰红著脸,挣扎不脱。只见同桌三人都是身穿蓝衣,腰间挂著兵刃。
  这三名汉子垂涎杨冰的美色,争先恐后地对她大献殷勤。火凤凰不动神色,冷眼旁观。起初这三人对她有说有笑,还算客气,不多时便开始藉酒装疯,言谈之间尽是风花雪月。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公然地大肆轻薄,杨冰哪里还能忍受?呼地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起身要走。那年轻汉子伸手紧握著她的手腕,怒道:“你这臭婊子!白吃我的东西又动手打人,你当我兄弟三人好打发吗?”一巴掌也回敬在杨冰的粉颊上。
  正在此时,门里进来四名大汉,其中一名虬髯客施展“小擒拿手”,一拨一隔,将杨冰被制的手腕挣了开来,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对著那三名蓝衣汉子怒叱道:“你们这群无赖!当众调戏良家妇女,净把雷霆帮的脸给丢光了!”
  那三名蓝衣汉子各个亮出兵刃,脸色铁青,年轻汉子冷然道:“我雷霆帮的人怎么做,你管得著吗?别以为你们是百剑门的人就拿翘,这里可不是莆田啊!轮不到你们嚣张!”这四人正是柳如意派出打探杨冰下落的手下。
  杨冰听说他们是百剑门的人,不禁大叫:“各位英雄救我,我是你们门主的朋友杨冰!”
  百剑门这四名大汉倏地抢过来,把杨冰保护起来。虬髯客客喜道:“我们正是奉门主之命找姑娘的!没想在这里碰见了,真是天大的喜事啊!”纷纷抽出了手中的佩剑,与雷霆帮的人互不相让,一时剑拔弩张,气氛凝重。
  这时,火凤凰磁性的嗓音响起:“小冰,看见了吧?男人都是这么低俗粗鲁,你还要和他们搅和在一起吗?快过来我这边吧!”
  众人见这个文弱书生竟敢插嘴管事,皆不约而同地对他怒目而视。雷霆帮那年轻汉子破口大骂:“你他妈的臭书生在胡诌些什么?讨打!”呼地一拳便往火凤凰脸上招呼。
  那年轻汉子见火凤凰弱不禁风的模样,便只使出了五成的拳力,给他点小小的教训。火凤凰敞开摺扇往脸上一隔,挡住了挥来的一拳。说也奇怪,那汉子的拳头就这样黏在扇面上,纵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无法把拳头抽出来,顿时脸色胀得发紫,气喘如牛。
  火凤凰缓缓将摺扇移开,露出笑脸道:“这位兄弟何必如此冲动?”摺扇一合,那汉子顿时向后飞射而出,把同行的二人也一并撞倒在地。
  百剑门四人大吃一惊,知道遇上了深藏不露的高人,忙将佩剑还鞘,同时抱拳道:“阁下业艺惊人,令人钦佩,我四人乃百剑门弟子,但不知阁下怎地称呼?”
  火凤凰摺扇轻摇,扬眉冷笑道:“你们也配知道吗?”四人不禁互望一眼,面露窘相。
  那名虬髯客道:“阁下既然看不起我兄弟四人,那也不必勉强;但阁下替我们教训了雷霆帮这三个杂碎,在下在此言谢了!”说完,转身对杨冰说:“姑娘,咱们走吧,我们门主在等候你!”
  火凤凰闻言,仰天大笑,挡在他们面前。虬髯客道:“莫非在下说错了什么,让阁下见笑了?”
  火凤凰冷笑道:“我是笑有人死到临头了而不自知,居然还想走!”
  虬髯客脸色忽然变了,涩声问道:“阁下是什么意思?”
  火凤凰冷笑道:“方才原有一场好戏可看的,却被你们四个好事的家伙给破坏了,你说你们该不该死?”突地目光一亮,摺扇一挥,一张板桌上箸筒里的筷子霎时洒了出去,如一道道飞箭般射向百剑门四人。那四名大汉尚未回过神来,竹筷已插入四人的眉心,四人瞪大双眼,尽皆气绝身亡。
  酒招子内众人不禁吓得两腿发软,大气不敢吭一声,杨冰一颗心砰砰直跳,几乎吓傻了。雷霆帮三人更是吓得屁股尿流,纷纷跪在地上,向火凤凰磕头求饶。火凤凰若无其事地微笑道:“我便饶你们不死。快滚吧!”那三名汉子对望一眼,一番磕头称谢后,手忙脚乱地从后门逃了出去。
  火凤凰摇著摺扇,搂着杨冰得意地笑道:“小冰啊!看看吧,只有我才能保护你,你别想要从我身边离开。只要你跟着我,要不了多久,你就要扬名天下了!”
  十月初一,火凤凰终于带着杨冰回到了万花岛。   

【六】
  柳如意听从本无大师和定逸师太的建议,下山寻找妹妹柳如玉,并将约斗雷霆帮。杨冰听到几个江湖豪客说起这件事,呆了良久,趁着东方鱼肚白时往十里墩的方向而去,她要说动他,帮忙消灭那个心理变态的火凤凰,以报毁家之仇、杀夫之恨。十里墩距客栈有十数里之遥,天才刚亮,已有江湖人士陆陆续续向十里墩而行。杨冰随着路上的人潮漫步而行,由于身心俱疲,且走且休息,脚程又慢,直到了未牌时分,才终于抵达了十里墩。
  这十里墩是一块突起的巨大土墩,墩上草木不生,约有百来丈见方,墩外四周被一株株茂密的树丛围绕着,形成了特殊的景观。墩上人马众多,男男女女少说也有数百人。
  杨冰搀杂在人群当中,东张西望地寻找柳如意,可是人潮如蚁,密而难寻,杨冰遍寻不着,心下颇为着急。
  当杨冰好似无头苍蝇般东寻西找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叫道:“啊!雷霆帮熊武生熊帮主一干人到了!”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西首林中一干蓝衣人远远而来,为首的是一名身材矮小,灰发灰须,约莫五十来岁的老者,身旁随行一名银须老僧。
  一名汉子见到老僧,不禁脱口叫道:“啊!是莆田少林寺的本无大师!”群豪一听,不禁耸动起来,顿时人群哗然。这位莆田少林寺的本无大师,近几年很少在江湖中走动。如今与“雷霆帮”同时出现在十里墩,群豪均大感意外。只见识得本无大师的人,纷纷上前行礼寒暄,仰其圣名的,也不忘拜见。
  雷霆帮那名身材矮小的老者环顾四周,不禁皱眉道:“百剑门柳门主还未到吗?”虽然话声如平常音量,却清楚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杨冰听到身旁几名汉子窃窃私语道:“传说雷霆帮熊帮主身材矮小,无帮主之风,实则武功了得,内力惊人,今日一见,果然不虚!”熊帮主坐拥雷霆帮,二十年来无人敢惹,百剑门之所以名声响亮,实在是庇荫于神龙剑客的威名,现在柳门主虽少年得志,继承了神龙剑客死后之绩业,但只怕这次要大栽跟斗了!”杨冰听在耳里,心中更加为柳如意感到担心。
  本无大师合十道:“阿弥陀佛,柳门主想必是有要事缠身,以致延误了会面的时辰,熊帮主不妨再多待片刻。”
  熊武生哼道:“该不会是不敢来了吧?”
  “柳如意迟来片刻,请见谅!”东首林中传出宏亮的说话声,众人急往东边望去,只见一白一黑两道影子疾飞而来,正是柳如意和一名玄衣老尼。
  柳如意见到本无大师,不禁拜倒道:“原来是本无大师,晚辈有礼了!”
  本无大师笑着扶起柳如意道:“不敢当!不敢当!柳门主快快请起!”转而向那名玄衣老尼合十行礼道:“定逸师太安好!”
  定逸师太定逸师太白眉入鬓,目露精光,回礼道:“彼此彼此!”又向熊武生道:“柳门主途中遇到了贫尼,帮贫尼处理点事情,所以来晚了,他可不是不来了!”熊武生哼然不答腔。
  杨冰见到柳如意,心中大喜。
  只听得本无大师道:“今日两位掌门人既已亲临,贫僧倒希望大家能够心平气和地把当年的误会解释清楚。贫僧不才,愿与定逸师太充当和事佬,恢复雷霆帮与百剑门两派之间的和气。现今江湖风雨再起,大家还是不要闹纠纷才好!”
  定逸师太点头,道:“善哉!大师所言极是!万花岛为害江湖,大家可要团结起来。”柳如意道:“只要熊帮主能将家师不明不白突然逝世的事解释清楚,我当然不会得罪了。”
  熊武生哼了一声:“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该解释的我早已都解释过了。柳门主不信,我又能怎样?”
  二人言语不投机,一时剑拔弩张。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名女子的娇叱声:“住手啊!”
  柳如意见到杨冰,又惊又喜,脱口叫道:“杨……杨姑娘!”
  定逸师太道:“柳门主,遇上熟人了吗?可否为贫尼引见引见?”杨冰颤抖着红唇,如临大敌般吐出话来:“家父杨志威。”倏地全场众人更加耸动。
  自从杨冰被马彪、胡豹挟持离开福州府后,当地便开始流传着她和两名镖师盗宝私奔的流言。随着人口的流传,很快地消息就遍及了整个武林,许多不堪入耳的荒淫事迹,也被滋事份子加油添醋地大肆宣扬,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威远镖局”杨志威总镖头的独生女儿,是一个淫娃荡妇。
  柳如意心想:“原来她就是最近江湖中盛传的淫娃荡妇,那个威远镖局的杨冰,难怪总觉得她的名字挺熟悉的,唉!”再也按捺不住,咆哮一声,紧紧抓住杨冰的双腕,厉声道:“究竟还有多少乱七八糟的故事,我看你还是自己说出来吧!说啊!”
  正当杨冰被逼得精神涣散,几乎快要崩溃时,一个带有磁性嗓音的说话声划破众人的叫喊声,清楚地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既然大家都想知道事情的真相,那就由我来揭晓这个谜底吧!”这道说话声如平常的音量,居然能够突破众人鼎沸的呼喊声,足见说话者的内力着实深不可测。在场本无大师、定逸师太、熊武生、柳如意及江湖经验老练的人士,均知高人到场,无不把注意力转移到说话者身上。只见一名蓝衫青年摺扇轻摇,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本无大师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业艺当真惊人!恕贫僧眼拙,敢问施主尊姓大名?”本无大师知道此人武功极高,却一点也想不出江湖中有这么一位高人,是已客气询问。
  岂知这名蓝衫青年竟对本无大师视若无睹,只是对着杨冰吃吃笑道:“你失踪了好久,今日总算让我给找着了!”
  杨冰气得浑身颤抖,咬牙切齿地说道:“都是你!害得我爹在牢狱中自尽,害得我家破人亡,火凤凰,我恨你!”此人正是火凤凰。
  火凤凰道:“过去的事,又何必重提呢?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人!这些臭男人刚刚这样羞辱于你,我可不能坐视,我这就为你洗刷满腹的冤屈吧!”
  熊武生森然道:“请问这位公子,你究竟是哪一派的高人?”
  火凤凰不予理睬,只对着杨冰道:“小冰,我为你洗刷冤屈,你应该能够了解我对你是真心的了吧?”
  柳如意倏地长剑一拔,森然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也来趟这趟混水?”只听得杨冰恨恨然道:“她就是万花岛主火凤凰,为达目的,她一向是不择手段的!”霎时群豪惊恐不已,挑起江湖血雨腥风的万花岛主火凤凰,竟然是这个乔装的少年,也才知道,万花岛岛主叫做火凤凰。
  定逸师太白眉倒蹙道:“好一个万花岛岛主,你犯下天大的杀孽,竟敢在此出现。我问你,我的徒儿玉女神剑萧玲!三年前她无故失踪,只留下了一封书信,说她厌倦了险恶的江湖,已经投靠万花岛了。你今日定要把我徒儿交出来,然后自杀以谢那些死在你手里的江湖英雄!”
  火凤凰慢条斯理道:“萧玲?她现在和天山妖尼已结成爱侣,在我万花岛过着鸳鸯般的甜蜜生活呢!老尼姑,你还是忘了这个徒弟吧!至于死在我手里的那些酒囊饭袋,无一不是好色之徒,死有余辜,你要报仇,就来吧!”
  “荒唐!”定逸师太大怒道:“她和天山妖尼,有着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怎么可能结成什么爱侣?两个女人,又如何结为爱侣?下流!荒唐!”
  火凤凰道:“这就是我万花岛的厉害之处了,只要到了万花岛,便可消弥一切的仇恨、杀戮,化暴戾为祥和,由敌人变爱侣。萧玲和天山妖尼到了万花岛后,终于大彻大悟,不仅化敌为友,更是结成了形影不离的伴侣呢!”
  “荒唐!我不信!”定逸师太抽出长剑,叱道:“快带我去万花岛!”火凤凰摇头笑道:“老尼姑,你太老了,要加入我万花岛,你不够资格!”
  定逸师太大叫:“找死!”长剑陡然刺出。这一剑又快又急,剑尖指向火凤凰周身五大要穴,后面还有更厉害的杀着,倾刻间火凤凰已被剑气罩住全身。这招“五凤朝阳”正是定逸师太成名的惯用招式,江湖中能躲过这一招的,听说只有“百剑门”的前门主神龙剑客而已。只见定逸师太一剑幻化为五剑,分攻火凤凰五大要穴。火凤凰形影急退,摺扇抖动,倏地点向齐攻而来的五剑,招招破解了急攻而来的剑势。少人能敌的五凤朝阳剑招,竟被火凤凰给拆解了。
  “这怎么可能呢?”正当定逸师太心中大惊时,熊武生冷不防一剑扫出,施展“雷霆帮”的成名剑招“雷霆斩”,往火凤凰背后横削而去,口中大喝:“让我为屈死的武林同道报仇!”眼见剑光已在火凤凰背后横腰而至。
  只见火凤凰也不回头,双足一点,倏地如鬼魅般飞身而上。这一着变化太快,熊武生引以为傲的剑招“雷霆斩”,居然一剑挥空。柳如意二话不说,跃起挥剑,一招“怒潮逐波”一剑剑疾刺火凤凰,每攻一剑,后一剑又有更厉害的杀着。火凤凰的摺扇剑来就挡,见招拆招,在空中连挡柳如意一十三剑。
  在场数百人看得瞠目结舌,诧异不已。本无大师见火凤凰竟能抵得住三大高手的连环攻击,心中大为震惊。定逸师太、熊武生、柳如意三人更是惊骇不已,万花岛岛主果然有惊人的武功。
  火凤凰微笑道:“各位的剑招如此凌厉,火凤凰还能站在这里说话,当真侥幸!”大家看火凤凰一付轻松自在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是个从惊险的剑招中侥幸活着的人。
  本无大师道:“岛主神乎其技,今日贫僧算是开了眼界了!为了对死在你手里的大家一个公道,贫僧不自量力,愿向岛主讨教几招,如果侥幸胜了,还请岛主给天下英雄豪杰有个交代。”
  火凤凰笑道:“本无大师以一套佛手十八打威震武林,使得你南少林长久以来,还能与北少林嵩山少林派争个平起平坐。这套骇人的神功若是用在火凤凰身上,只怕火某今日要大栽跟斗了!”
  本无大师知道火凤凰说的是反话,意指自己若是不用“佛手十八打”对付火凤凰,那也是非败不可。本无大师微笑道:“你客气了,施主害死了那么多的武林同道,不论如何,都要和施主较量较量的。”倏地双掌合十,口宣佛号,僧袍两袖倾刻间胀了起来。火凤凰嘴角一哂,左袖一翻,一道掌气击向本无大师。
  本无大师一声巨吼,双掌推出,一股强大的内劲碰上火凤凰的掌气,爆出轰然巨响。本无大师双掌如雨点般重重击出,一十八道巨大的内劲分向火凤凰全身攻至;火凤凰眉头一皱,身形电转,两袖挥出,连出一十八掌,掌掌拍向袭来的强大内劲。只听得震天大响,顿时飞沙走石,尘土弥漫,霎时众人的视线被尘沙所阻,整个十里墩如同置身五里雾中,再也看不清任何事物了。
  混乱当中,一只手托住杨冰左腋,杨冰大惊,正欲叫出声来,又被另一只手抿住嘴巴。杨冰突然感到双足腾空,整个身体飞了起来。挟持着杨冰的人,趁着混乱之际,施展高明的轻身功夫,把杨冰带离现场。杨冰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忽高忽低,忽起忽落,四周景物在眼前瞬间扫过,耳边也不断传出呼啸的破风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飞腾的身体停了下来。杨冰定睛一看,眼前是一个穿着红色夜行衣的人,头上蒙着红巾,只露出了一对眼睛,身裁窈窕,端的又是那个救过她的女子。
  杨冰惊魂未甫,颤声道:“你到底是谁?”
  那蒙面女子叹道:“傻丫头,你不趁乱赶快逃跑,等着那些人继续羞辱你吗?”杨冰担心道:“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火凤凰武功高强,柳大侠不知道是否应付得了!”
  蒙面女子哼道:“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担心别人的死活干什么?”
  杨冰听了,不由得悲从中来。情郎惨死,自己历经波折,现在父亲及叔父又自尽了,念及于此,不禁放声大哭。
  那蒙面女子轻抚着杨冰的头发,安慰道:“死都死了,哭有什么用?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杨冰泪眼茫然道:“我不知道!”那蒙面女子道:“你家破人亡,这一切都是万花岛害的,你一定要想方设法报此大仇。”
  杨冰正欲开口说话时,突然空中响起一个娇媚的说话声:“玉菩提,我终于找到你了,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呢?”杨冰和蒙面女子大吃一惊,只见一名蓝衫青年摺扇轻摇,笑吟吟地走了过来。蒙面女子失声叫道:“啊!火凤凰!”
  火凤凰笑道:“正是我!玉菩提,你究竟为什么要逃出道来,你的真实身份是不是柳如玉?”蒙面女子沉默不语,两颗眼珠子不停地注视着四周。
  火凤凰蹙眉道:“你在岛上过得多么开心啊!想我们那些姐妹,真诚相爱,共享鱼水之欢,亲如一人。为什么还要背叛我呢!”
  蒙面女子忽然形影一闪,一掌击向火凤凰。趁火凤凰闪避,一纵身飞也似的奔下山。火凤凰叱道:“叛徒!今日且先饶你一死!”慢慢踱步向杨冰走过来摺扇轻摇道:“小冰啊,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十月初一快到了,我要为你好好庆贺一下生日。我说过,我还要创造一个奇迹,让我们成为这个世上最伟大的人,让所有人拜倒在我们脚下!”

【三】
  巍巍青山,风光宜人。在福建莆田百剑门总坛后的山上,埋葬着现任门主柳如意的师父、前任门主神龙剑客。神龙剑客逝世已经三年了,再过两个多月,就是他的三年忌日。柳如意跪在师父坟前,心中涌上一阵阵的悲痛。
  三年前,师父在雷霆帮帮主熊武生处做客回来后突然身亡,死因至今还是个谜。如今已三年,大仇未报,一直使他耿耿于怀。而他最后一个亲人、妹妹柳如玉也在三年前师父逝世后不知所踪。据有人说,她已加入了万花岛。可是柳如意怎么也难以相信。
  “师父!妹妹!”他在心底发出一声声呼唤。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来报:莆田少林寺的本无大师和峨眉派定逸师太来访。柳如意忙站起来,擦擦脸上的泪痕,下山来会客。
  莆田少林寺的本无大师身材矮小,灰发灰须,约莫五十来岁,乃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曾经以一套“佛手十八打”降服了不少危害武林的问题人物,江湖中人无不崇敬七分,近几年专心礼佛,已很少在江湖中走动。定逸师太是个玄衣老尼,白眉入鬓,目露精光,约有六十岁年纪,她剑法如神,是“峨眉派”的第一把交椅,江湖中一向少有敌手,只是个性孤僻,不擅结交,三年前她的一名爱徒无端失踪后,性情变得更是乖戾,江湖中人很少有人敢轻惹于她。这两个人都是柳如意师父的好友,只是相隔何止前里,却在今日同时来访。
  柳如意回到客厅,只见二人已坐在客席,忙上前叩头:“不知两位前辈大驾光临,未曾远迎,请恕小侄不敬之罪!”本无大师和定逸师太忙还礼,扶起柳如意说:“柳门主太客气了!”
  定逸师太本无大师和柳如意重新落座。本无大师叹了一口气,说:“时间过得真是快!转眼你的师父已经逝世三年了。本来,我们想等他三年忌日之时来拜谒,可是有一件大事,我们不得不现在赶来。”
  定逸师太性子直率,立刻直奔主题:“柳门主当该记得,你的师父神龙剑客生前有一大心愿,就是剿灭为害江湖、灭绝人性的万花岛吧?他耗费了三年心血,细细研究了万花岛诸人的行踪,终于有了进展,就在他将要通知我们的时候,却遭到暗算,我们两个老家伙想,这大约是跟万花岛大有关联的。”
  本无大师道:“前段时间,北少林派俗家弟子、声名近年来最响的年轻侠客莫远图,南阳苏家掌门人苏舞阳,北派潭腿名宿孙大桥先后被万花岛杀害,而最近洛阳圣手书生、安徽黄山二老、山西太原宋高原和陇东藏剑山庄蔡兰君四人又遭了万花岛的毒手。万花岛的势力越来越大,江湖风暴又将起。我们好担心啊!”
  柳如意道:“晚辈也想到了这一点,家师之死肯定与万花岛有关。可是,万花岛行事诡秘,到那里去找他们呢?何况,在下小妹如玉下落不明,听说她加入了万花岛,我怎么也难以相信。”
  本无大师看了定逸师太一眼,道:“你师父临死前留下什么遗言?”
  柳如意叹了一口气,说:“师父逝世前,我正好不在场,但我后来听小妹说,师父留下遗言,要我们无论如何要剿灭万花岛,不要让他们再为害江湖了。不久,小妹就不见了。至于再有没有别的,我也不知!”
  本无大师道:“你可知道,你师父为什么一定要剿灭万花岛?”
  柳如意摇摇头:“这个小侄不知。”
  定逸师太说:“因为,万花岛的产生与你的师父有关!”
  柳如意大吃一惊。本无大师缓缓道:“不错。三十五年前,你师父正当青春年少,武功既高,人又潇洒,博得了江湖许多美女的青睐。其中,有一个女子,名叫花满天,十分喜欢你的师父。可是你的师父眼高过天,根本看她不上,和另一个女子结为连理。这激起了花满天的嫉恨,她居然杀死了你的师娘,远赴海外,专门收罗美丽女子,教给她们邪门武功,然后派往四方,诱杀武林好汉,这个组织就是万花岛。”
  本无大师道:“这个组织在花满天时虽然劣迹斑斑,但每个人还是个比较正常的人,可是到六年前花满天死了之后,新的岛主据说也是一个为情所伤的美丽女子,她负气之下,竟然心理变态,干起了同性相恋的勾当,比之其师更加残忍。而更叫人发指的是,她居然想称霸江湖,四处惨杀无辜,多少武林同道死在她的魔爪之下。”
  柳如意问:“是不是我师父临终前留下遗言剿灭万花岛,就是因为知道了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本无大师道:“不错,就是这样。你师父经过研究,虽未找到剿灭万花岛的方法,但一定有了什么收获,你不在身边,他便告诉了令妹。我想,令妹出走,应该是与此有关的。”
  柳如意道:“如此,只要找到小妹,也许会明白一切的。可是我找了三年,却怎么也没有她的消息啊!”
  本无大师和定逸师太对视一下,说:“我们猜想,如玉姑娘是个坚贞有义的人,她一定会在你师父三年忌日之时显身的。所以,你即刻约雷霆帮决斗,到那时,如玉一定会来的。”
  柳如意道:“好,我即刻下山,约斗雷霆帮。”
  定逸师太说:“我的徒儿玉女剑萧玲,三年前也无故失踪,只留下了一封书信,说她厌倦了险恶的江湖,已经投靠万花岛了。而这就是在令妹来找过她之后发生的。我想,应该也是与你师父的遗言有关的!所以找到令妹是一个关键!”   

本文由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一女子,杨冰随着路上的人群漫步而行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