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 > 文学资讯 > 收拾停当,一匹老马正在那里吃草

原标题:收拾停当,一匹老马正在那里吃草

浏览次数:151 时间:2020-02-16

  “城管要来了!”突如其来的一声呐喊,如同凄厉的空袭警报响起。
  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毛主席他老人家游击战的精髓早已深入人心,整条街的流动摊贩无不急急忙忙收拾东西,准备转移阵地。
  对刘大妈这个老江湖来说,城管突袭是家常便饭,屡经战阵,撤离动作早已纯熟无比,不会浪费哪怕一秒钟,体现出了极高的职业素养和专业技能。有言道,反复做一件事就会成为这方面的专家,说的可能就是刘大妈。
  她三下五除二将手摇补鞋机、马扎等装进一个拉杆箱。收拾停当,她瞥了一眼旁边的小王,他显然是个菜鸟,在这紧要关头居然不务正业,眼睛四下里瞅来瞅去,手底下慢慢腾腾。初生牛犊不怕虎,可城管比虎还要厉害啊!虽然只是萍水相逢,挨着摆了几个小时的摊,话都没说几句,但刘大妈有点喜欢这个小伙子。这样咋行,难道想当俘虏不成?她摇摇头,赶紧俯身去帮他收拾。
  突然,小王猛地冲了出去。
  刘大妈很是诧异,这孩子也忒胆小了吧,难道就这样跑了,东西都不要了?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她的心哗地提到了嗓子眼。
  只见小王一个箭步冲出去,一把揽住了一个约莫二、三岁的小男孩,将他护在怀里,几乎同时,一辆疾驰而来的黑色轿车将他俩撞飞,然后加速离去,快得没人看清车牌。小男孩很快挣脱小王的怀抱,爬起来哇哇大哭,显然只是受了惊吓。小王仍然躺在地上,试图挣扎起来,但没有成功。
  刘大妈稍微愣怔了一下,赶紧扔下手里东西,跑过去察看小王的伤情。
  “你没事吧?”刘大妈关切地问。
  小王身上没有任何血迹,看来问题不大。城管马上就到了,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刘大妈心急火燎。
  小王再次努力起身,再次失败。马路牙子刚好硌在后背,莫非伤了脊椎?
  刘大妈伸手去扶,他咬着牙终于慢慢坐了起来,看来骨头并无大碍,但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沁出来。
  这时候一个年轻妇女大呼小叫地跑过来,蹲在小男孩身边,上下左右连看带捏了一番,见没啥伤,一把抱起来,一边责骂一边亲吻,头也不回匆匆离去。
  小王这会却坐不稳,身子一歪倒了下去。刘大妈犹豫了一下,坐在地上把小王揽在怀里,让他靠着自己。初春二月气温虽然已经回升,但地面依然非常冰冷,直接躺地上任谁火气再壮也受不了。小王吃力地拿出手机拨打了120,报告了自己的位置,然后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刘大妈有些心慌,不会是死了吧?她伸手在他的鼻子底下试了试,虽然微弱但还有热乎气儿,于是心下稍定,抱着他等120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时候豁出去了,顾不上城管来与不来了。今个真倒霉,咋就摊上这事哩!她嘴里咒骂着,先把撞人逃逸的黑色轿车司机的祖宗八辈问候了一遍,接着又把矛头转到小王所救的那个小男孩母亲的身上,别人舍命救了你家孩子,居然不哼不哈连个谢字都没有扭屁股就走了,这种人迟早会被车撞死。
  城管始终没来,看来是虚惊一场。约莫十分钟左右,救护车到了,救护员把小王抬上车。刘大妈刚要拉着行李箱离开,一个身强力壮的男救护员不由分说把她连推带搡弄上了车。刘大妈不太乐意,心想我做好事不留名还不行吗,为什么非得拉我一块过去?嘴里嚷嚷着自己东西还在下面,那个蛮不讲理的家伙于是把行李箱也丢了上来,随即砰一声关上了后门,车子旋即起步,刘大妈纵有一千个不乐意这会也来不及了。
  小王被直接送进了急救室。
  检查完毕,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大夫在急诊办公室找刘大妈谈话。
  “你儿子的情况很不好,据诊断是脾脏破裂出血,必须马上手术,可是他属于AB型Rh阴性血,也就是俗称的熊猫血,医院血库存量不足,从外地调至少得七、八个小时,所以情况很不乐观,你要有最坏的思想准备。”
  刘大妈心想,谁说他是我儿子我是他妈?不可能是,实际上也不是!我也就比你早看见他几个小时而已。不过转眼一想,他要真是我儿子那该多好啊!
  想到这,一股母爱充溢胸膛,冲口而出道:“抽我的,我也是这个血型。”
  “是吗?那太好了,你儿子看来有救了!”眼镜大夫的脸色转阴为晴。
  “呶,这是缴费单子,你去办一下手续,然后马上做即时输血准备。”
  刘大妈看到缴费单上一万元整的数字,很是为难:“我身上只有一千二百元。”
  眼镜大夫的脸色又阴沉下来:“这点钱怎么够?让家里其他人送钱来!”
  刘大妈嗫嚅道:“家里没其他人了。”
  眼镜大夫的眉头拧了起来:“这人你救还是不救?”
  “救,得救啊,瞎好是条命哩!”
  “没钱怎么救?”
  “这,嗯,麻烦你翻翻他的兜,兴许有钱。”
  刘大妈灵机一动,他身上有手机,至少能联系到他的亲戚朋友。
  不一会,眼镜大夫果然举着手机和一些其它东西再次走进急诊办公室。
  “他原来是个城管,应该有医保,你为啥不早说?赶紧给他单位打电话,让派人过来,你这个妈,哼,不太靠谱!”眼镜大夫边说边摇头。
  他真是个城管?刘大妈不太相信,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工作证打开来看,小王微笑着,相片底边上压着镐都市城管局的钢印,看来是城管无疑。卧底!他居然是个卧底!眼前的英俊帅气,顿时变得丑恶狰狞。
  刘大妈血往上涌,满脸涨红,胸膛里的气愤极度膨胀,似乎马上要爆炸。
  “愣着干啥?赶紧打电话联系单位呀!”眼镜大夫不耐烦地催促。
  “我不打,要打你自己打。”刘大妈突然狂躁起来,大声嚷嚷。
  “哼,你这种妈真少见!”眼镜大夫鄙夷地瞪了刘大妈一眼,开始怀疑她的精神是否正常。
  见刘大妈拒不配合,眼镜大夫只好吩咐旁边的胖护士去查号码,尽快联系小王的单位,自己又匆匆去了急救室。
  胖护士把验血单塞进刘大妈手里,吩咐她去做血型检查。
  刘大妈举着验血单出了办公室,在楼道看见了自己的行李箱,她气恼地跺了一下脚,将验血单塞进衣兜,拉起行李箱匆匆出了医院。边走心里边念叨,不是我没有慈悲之心,谁让他是个城管呢!
  她漫无目的地溜达,路边的法桐刚刚发芽,显得生机勃勃。这座城市太大而且变化太快,她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不一会,她看到了小寨天桥,一股酸楚猛然从心里涌上来,眼泪瞬间溢满眼眶。就是在这里,她失去了儿子。那是二十一年前,也是二月天梧桐刚刚发芽的时候,对了,正是二十一年前的今天,那一幕刻骨铭心,从此痛苦每天都啮咬着她的心,让她极其痛恨城管,这不是一般的痛恨,是恨之入骨的痛恨。
  她随丈夫进城打工那年,小虎还不到三岁,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但因左脚发育不良,走路有些一瘸一拐,他们夫妻俩不但没有嫌弃反而更为怜爱和宝贝。她带着小虎在小寨摆摊,丈夫在南郊一个工地上打工,晚上回城中村的出租屋里歇息,生活既辛苦又甜蜜。出事那天晚上,因为生意比较好,她收摊比平时晚了一些,八点左右丈夫大黄来接她,带了一份她喜欢吃的凉皮。
  “饿坏了吧?赶快吃,老王家的,你最爱吃了。”他的眼光和声音里满是爱意。
  她接过去,先给丈夫喂了一口,然后又给小虎嘴里塞了一根短的,儿子辣得直皱眉头,大黄哈哈笑着亲他,儿子嫌他胡子扎,蹒跚着躲开,这时有人过来看东西,他赶忙过去招呼。她的确饿坏了,埋头大吃起来,吃完想小憩一下,不想竟坐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城管来了!”
  这声吆喝如同捅了马蜂窝,现场顿时大乱。进城不久的她,见到城管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直打哆嗦。猛醒后,她手忙脚乱地将袜子鞋垫等东西塞进包袱里,扭头一看周围已经没有了人,于是背起包袱就跑。幸好,城管没有追上来。回到出租屋不久,大黄也回来了。
  “小虎呢?”看到孤身一人的丈夫,她的心猛地被不祥之感攫住,端直缩成一疙瘩。
  “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我去买了包烟,出来就不见你们了。”
  “我的儿啊!”
  她声嘶力竭喊了一声,跌跌撞撞就往外门外扑。大黄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跟着追了出来。两人气喘吁吁跑到了刚才摆摊的地方,这里空空荡荡几乎已经无人,他俩一声接一声喊着:“小虎!”却始终听不见他稚声嫩气的回应,也看不见他摇摇晃晃的娇小身影。他们一个往东一个往西,逢人就问,见店就进,甚至翻遍了每一个垃圾桶,最后还是一无所获。当两个人返身再找回来,在大街上相遇的那一刹那,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抱住他大哭起来,哭了一会开始用拳头砸他的后背,嘶哑着嗓子哭喊:“我要小虎,我要我儿子!”他默默地承受着,一动不动。她感到不断有水滴在自己的后脖颈上,知道他也哭了,只是无声而已。这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偶有路过的行人,被她几乎不成人声的哭嚎吓住,远远地绕道而行。
  天似乎被他们的悲戚感染,开始淅淅沥沥落雨。当天夜里,他们冒雨整整找了一夜。三天过去了,十天过去了,小虎依旧毫无踪影。大黄辞了工地的活,继续与妻子满城找儿子。很快生计问题就来了,大黄与妻子商量了一下,借了几百元购置了一套修鞋工具,摆起了修鞋摊,他手巧学啥会啥,很快就能挣钱养家了,她则改卖儿童玩具,每天走街串巷,两人一边维持生计,一边继续寻找儿子。
www.3885.com,  儿子失踪对大黄打击颇大,他用酒来浇愁,每天收摊铁定带一瓶回来,几颗花生米或一小袋榨菜就很满足,吃饭不吃饭无所谓,酒是必须喝的,喝完了就痛哭流涕,用拳头捶自己的头,后悔那天晚上不该去买烟。看着痛苦不堪的丈夫,她心里同样充满自责,几乎每个晚上两人都要抱头痛哭一番。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了十几年,每天都浸泡在黄连水里。三年前,大黄的身体越来越弱,去医院一检查,肝癌晚期!她哭了,这么多年,她一直怨着他,不给他好脸,这会他要走了,要永远阴阳两隔,她才觉着对不起他,舍不得他。他笑了,拉着她的手说:“还像以前一样,我们分头去找,你在人间找,我去天堂找,不管谁先找到,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对方一声。我们无论如何要找到小虎,好好照顾他,我们没给孩子一个好身体,已经对不起他,不能再丢下他不管啊!”她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哽咽着使劲点头。
  丈夫去世后,她接过了修鞋摊,一边修鞋,一边继续打听小虎的下落。三年过去了,每天晚上独自躺在床上她都很害怕,不是害怕孤独,是害怕大黄托梦给她。她很庆幸,截至今日这样的事还没有发生,这说明小虎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母子相见的希望。
  刘大妈在小寨边转悠边想,小王高大帅气而且富有爱心,舍己救人的英勇行为更是让人感动,有这么一个好儿子他的父母多幸福啊!可是这孩子干什么工作不好,为什么非得干几乎人见人骂的城管呢?刨去这个令人痛恨的职业,说实话自己很喜欢这个孩子。她的手不经意间掏出了那张验血单,糟糕!这孩子等着输血呢,如果这孩子救不过来,他的父母肯定会像自己一样痛苦一辈子。不行,得回去!她掉转头,一路小跑往回赶。没跑几步,行李箱的轮子磕掉了,没法再拉,她那个着急呀,怎么办?她急中生智,将行李箱藏进路旁的绿化带里,一路小跑回到了医院。
  等她喘着气将验血单送回急救办公室,眼镜大夫正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躁地走来走去。
  “验个血型怎么这么拖沓!你儿子的命还要不?”眼镜大夫气不打一处来。
  她并不申辩,默默递上验血单。
  “赶快进手术室,马上输血,我们在跟死神赛跑,你难道不知道?”他看了看验血单,心急火燎地说。
  输完血出了手术室,在急诊办公室,她与平生最不想看到的人——城管老马不期而遇,他现在是城南分局的局长,小寨是他的辖区之一,小虎丢失那天晚上,他也参加了突袭行动。后来他们夫妻找过城管局很多次,多数由老马接待,尽管他表示深为同情但却爱莫能助。起初,她连杀老马的心都有,后来才慢慢打消了这个恶念,但对他刻骨铭心的恨估计到死也忘不了。
  “怎么是你?”老马很是诧异,“是你献血救了小王?”
  她剜了老马一眼,别过脸去没有吭气。
  “不恨我们城管了?”
  “恨!一辈子都恨,除非你们给我把儿子找回来!”
  老马闻言神色黯淡,长叹一口气,竟然在她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惊呆了周围所有的人。
  她毫无思想准备,颇有些不知所措,赶忙闪开说:“你这是干什么?”
  老马低垂着头说:“明天我就要退休了,以后就没有机会以现在的身份与你说这件事了。今天之所以给你跪,一是致歉,二是感谢!你家小虎丢失我有责任,我对不起你和大黄,今天你不计前嫌献血救了我的同事,让我深受感动,我怎么感谢你都不为过!”
  刘大妈见老马贵为局长,在大庭广众之下给自己下跪,心里相当震撼,郁积心中已久的痛恨霎时去了大半,于是叹了一口气,伸手去拉老马起来。
  “说句实话,小虎丢失的事怪不得你,当时你是在执行公务。这事说到底还是我和大黄没把孩子看好,是我们夫妻自己的责任,你就不用自责了。”

陈阿姨今早发现小区的草坪上竖起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诚征太太,有意请进。”几个大字写的歪歪扭扭,再看牌子的右下角,标注着3A1212。

在森林附近有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一匹老马正在那里吃草。下面是5068儿童网小编整理的关于老虎的儿童小故事,供大家阅读和欣赏!

“哟,这不是3栋的老王家么?”陈阿姨想着。老王的老伴前年去世了,儿子儿媳又在外地工作,难得回家一趟,寂寞倒是难免的。“不过这也有点忒奇怪了吧。”一路想着,陈大妈来到了菜市场。菜市场里碰到几个熟人,她们就一边挑菜,一边聊了起来。这小区里这么新鲜的新闻,自然是逃不掉的话题。

www.3885.com 1

这陈阿姨就先问了:“你们看到小区里的那个牌子了么?”

老马智斗老虎

“怎么可能没看到?杵在那么明显的地方。”这刘大妈接过茬来,“不嫌害臊哦,明目张胆。”刘大妈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在森林附近有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一匹老马正在那里吃草,一只小马驹[jū]快乐地在它身边玩耍,老马常常关照它的孩子。

“这年头,什么事没有。可不比当年,连个手都不敢牵。现在这个年头,搂搂抱抱,卿卿我我,那都是光天化日,都在朋友圈里到处发呢。”袁太一边说着,一边划拉着她的手机。

小马驹玩得很快活,它一会蹦到妈妈面前撒撒娇,一会儿又跑到一边去玩。

“袁太你倒是赶时髦,这玩意儿我到现在还不会玩呢。”刘大妈凑过去瞅了瞅袁太的手机屏幕。

“要听话,我的孩子!”老马说,“你可不能跑远了,这个地方很危险,你要时时刻刻跟我在一起,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好救你。”

“嗨,让你女儿给你买一个。这东西好着呢。”袁太说。

小马驹迷惑不解地答应说:

“不过啊,老王的儿子儿媳都在外面工作,一个人也确实挺寂寞的。”陈阿姨说道,“就是这方式有点忒奇怪了,竖个牌字,这叫什么事嘛。”

“好吧!可是,嫩绿的草地上,怎么会有危险呢!”

“就是,这谁会去啊。我看,要是有这心,干脆让他儿子发个朋友圈。”袁太这个时候已经将手机收起来了,用手扒拉着一颗卷心菜。

“不是这草地有危险,而是森林里面有猛兽,那里有许多老虎,它们可凶了,不知道已吃了多少马驹了!”

“你啊,就知道你的朋友圈。这不国庆嘛,老王的儿子儿媳带着他那宝贝孙子回来了。我看,这馊主意就是他儿子出的。幸好没把照片也贴出来,不然还不笑掉大牙 。”刘大妈一边说一边让菜摊老板给她称几个茄子。

小马驹听了妈妈的话,吓得浑身发抖,生怕这时候老虎从森林里钻出来把它吃掉。

正聊着呢,陈阿姨看到老王家那儿媳了,正不紧不慢的看着两边的菜摊,朝她们走过来了。袁太和刘大妈就撺掇着陈阿姨去问问了,眼看着走到跟前了。这陈阿姨也好奇着呢,寒暄了两句之后,便问道:“小李啊,那个牌子是咋回事啊?这个我没别的意思啊,我们这手里头的资源多着呢,说不定能帮上忙。”

有一天,小马驹看见一个大家伙从森林里走出来。它身上长有一条一条的黄色花纹,张着血盆大口。

“陈阿姨,你瞧你这说的。那个牌子啊,是我儿子的家庭作业。”小李呵呵的笑了起来。

小马驹从出世以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可怕、这么奇怪的野兽呢。它盯着野兽看,只见这个家伙的眼睛闪出可怕的光芒,正在慢慢地朝它走来。

“家庭作业?”陈阿姨、袁太和刘大妈这三,都有点莫名其妙了。

“孩子!”老马赶紧招呼它的孩子,“快到我跟前来,这就是老虎!”

“是啊,这国庆啊,老师安排了个作业,说是让孩子为长辈做点事情,除了平常洗碗洗脚之类,还要做点有意思的。我们两口子也是想不出啥来啊,本想着算了,偏偏孩子较真。我们就只好想着能不能为他爷爷做些事情。跟咱爸说了后,咱爸就说啊,别的不求,就想着你们多来陪陪我。当时是没什么,没想到昨个晚上,我们家儿子突然说要给他爷爷找位太太,真是吓了一跳,不知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不,偏偏我们家小王也是个大孩子,爱玩,就撺掇出这么句话,让儿子写了,昨晚就下楼插在草坪上了。”

小马驹听说老虎来了,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它赶紧站到妈妈的身边,让妈妈保护它。

“这老王知不知道啊。”听完了小李的话,刘大妈问道。

狡猾的老虎也停住了脚步。它想:“如果我现在就扑向这只小马驹。它妈妈一定要保护它。这头高大的老马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我最好还是想个巧办法,把小马驹骗到嘴!”

“知道,怎么不知道。他可是急了眼了,一大把年纪的人。可哪里扭得过儿子和孙子啊,尤其是咱儿子,那个认真劲。咱爸看了也不忍心。都说好了,就搁今天这么一天,今晚就拿走。你是不知道,今个咱爸门都没出,以前可是天天早上起床散步,雷打不动啊。”小李说着哈哈笑了起来。

老虎慢慢地走到老马跟前,装出一副根本不准备干坏事的样子。它彬彬有礼地向老马点了点头,说:

本文由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收拾停当,一匹老马正在那里吃草

关键词:

上一篇:把你养的农家猪、鸡都销出去,朱红才知钟华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