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 > 文学资讯 > 南畿及山西、湖广等府七夏旱,昏雾四塞

原标题:南畿及山西、湖广等府七夏旱,昏雾四塞

浏览次数:100 时间:2019-09-27

◎五行三

《洪范》曰:“金曰从革。”金不从革,则失其性矣。前史多以恒昜、诗妖、毛虫之孽、犬祸、金石之妖、白眚白祥皆属之金,今从之。

【五行三(金土)】

【五行一(水)】

▲恒蝪

  《洪范》曰:「金曰从革。」金不从革,则失其性矣。前史多以恒暘、诗妖、毛虫之孽、犬祸、金石之妖、白眚白祥皆属之金,今从之。

  史志五行,始自《汉书》,详录五行传说及其占应。后代作史者因之。粤稽《洪范》,首叙五行,以其为天地万物之所莫能外。而合诸人道,则有五事,稽诸天道,则有庶徵。天人相感,以类而应者,固不得谓理之所无。而传说则条分缕析,以某异为某事之应,更旁引曲证,以伸其说。故虽父子师弟,不能无所抵牾,则果有当于叙畴之意欤。夫苟知天人之应捷于影响,庶几一言一动皆有所警惕。以此垂戒,意非不善。然天道远,人道迩,逐事而比之,必有验有不验。至有不验,则见以为无徵而怠焉。前贤之论此悉矣。孔子作《春秋》,纪异而说不书。彼刘、董诸儒之学,颇近于术数禨祥,本无足述。班氏创立此志,不得不详其学之本原。而历代之史,往往取前人数见之说,备列简端。揆之义法,未知所处。故考次洪武以来,略依旧史五行之例,著其祥异,而事应暨旧说之前见者,并削而不载云。

洪武三年,夏旱。六月戊午朔,步祷郊坛。四年,陕西、河南、山西及直隶常州、临濠、北平、河间、永平旱。五年夏,山东旱。七年夏,北平旱。二十三年,山东旱。二十六年,大旱,诏求直言。

  ▲恒蝪

  《洪范》曰「水曰润下」。水不润下,则失其性矣。前史多以恒寒、恒阴、雪霜、冰雹、雷震、鱼孽、蝗蝻、豕祸、龙蛇之孽、马异、人疴、疾疫、鼓妖、陨石、水潦、水变、黑眚黑祥皆属之水,今从之。

永乐十三年,凤阳、苏州、浙江、湖广旱。十六年,陕西旱。

  洪武三年,夏旱。六月戊午朔,步祷郊坛。四年,陕西、河南、山西及直隶常州、临濠、北平、河间、永平旱。五年夏,山东旱。七年夏,北平旱。二十三年,山东旱。二十六年,大旱,诏求直言。

  ▲恒寒

宣德元年夏,江西旱。湖广夏秋旱。二年,南畿、湖广、山东、山西、陕西、河南旱。七年,河南及大名夏秋旱。八年,南、北畿、河南、山东、山西自春徂夏不雨。九年,南畿、湖广、江西、浙江及真定、济南、东昌、兖州、平阳、重庆等府旱。十年,畿辅旱。

  永乐十三年,凤阳、苏州、浙江、湖广旱。十六年,陕西旱。

  景泰四年冬十一月戊辰至明年孟春,山东、河南、浙江、直隶、淮、徐大雪数尺,淮东之海冰四十余里,人畜冻死万计。五年正月,江南诸府大雪连四旬,苏、常冻饿死者无算。是春,罗山大寒,竹树鱼蚌皆死。衡州雨雪连绵,伤人甚多,牛畜冻死三万六千蹄。成化十三年四月壬戌,开原大雨雪,畜多冻死。十六年七八月,越巂雨雪交作,寒气若冬。弘治六年十一月,郧阳大雪,至十二月壬戌夜,雷电大作,明日复震,后五日雪止,平地三尺余,人畜多冻死。正德元年四月,云南武定陨霜杀麦,寒如冬。万历五年六月,苏、松连雨,寒如冬,伤稼。四十六年四月辛亥,陕西大雨雪,□橐驼冻死二千蹄。

正统二年,河南春旱。顺德、兖州春夏旱。平凉等六府秋旱。三年,南畿、浙江、湖广、江西九府旱。四年,直隶、陕西、河南及太原、平阳春夏旱。五年,江西夏秋旱。南畿、湖广、四川府五,州卫各一,自六月不雨至于八月。六年,陕西旱。南畿、浙江、湖广、江西府州县十五,春夏并旱。七年,南畿、浙江、湖广、江西府州县卫二十余,大旱。十年夏,湖广旱。十一年,湖广及重庆等府夏秋旱。十二年,南畿及山西、湖广等府七夏旱。十三年,直隶、陕西、湖广府州七夏秋旱。十四年六月,顺天、保定、河间、真定旱。

  宣德元年夏,江西旱。湖广夏秋旱。二年,南畿、湖广、山东、山西、陕西、河南旱。七年,河南及大名夏秋旱。八年,南、北畿、河南、山东、山西自春徂夏不雨。九年,南畿、湖广、江西、浙江及真定、济南、东昌、兗州、平阳、重庆等府旱。十年,畿辅旱。

  ▲恒阴

景泰元年畿辅、山东、河南旱。二年,陕西府四、卫九旱。三年,江西旱。四年,南北畿、河南及湖广府三,数月不雨。五年,山东、河南旱。六年,南畿及山东、山西、河南、陕西、江西、湖广府三十三、州卫十五皆旱。七年,湖广、浙江及南畿、江西、山西府十七旱。

  正统二年,河南春旱。顺德、兗州春夏旱。平凉等六府秋旱。三年,南畿、浙江、湖广、江西九府旱。四年,直隶、陕西、河南及太原、平阳春夏旱。五年,江西夏秋旱。南畿、湖广、四川府五,州卫各一,自六月不雨至于八月。六年,陕西旱。南畿、浙江、湖广、江西府州县十五,春夏并旱。七年,南畿、浙江、湖广、江西府州县卫二十余,大旱。十年夏,湖广旱。十一年,湖广及重庆等府夏秋旱。十二年,南畿及山西、湖广等府七夏旱。十三年,直隶、陕西、湖广府州七夏秋旱。十四年六月,顺天、保定、河间、真定旱。

  洪武十八年二月,久阴。正统五年七月戊午、己未及癸亥,晓刻阴沉,四方浓雾不辨人。八年,邳、海二州阴雾弥月,夏麦多损。景泰六年正月癸酉,阴雾四塞,既而成霜附木,凡五日。八年正月甲子,阴晦大雾,咫尺不辨人物。成化四年三月,昏雾蔽天,不见星日者累昼夜。九年三月甲午,四月丁卯,山东黑暗如夜。二十年五月丙申,番禺天晦,良久乃复。二十三年十二月辛卯,大雾不辨人。弘治十五年十一月,景东昼晦者七日。十六年四月辛亥,甘肃昏雾障天,咫尺不辨人物。十八年秋,广昌大雨雾凡两月,民病且死者相继。正德十年四月,巨野阴雾六日,杀谷。十四年三月戊午,阴晦。嘉靖元年正月丁卯,日午,昏雾四塞。三年,江北昏雾,其气如药。天启六年六月丙戌,雾重如雨。闰六月己未,如之。

天顺元年夏,两京不雨,杭州、宁波、金华、均州亦旱。三年,南北畿、浙江、湖广、江西、四川、广西、贵州旱。四年,济南、青州、登州、肇庆、桂林、甘肃诸府卫夏旱。五年,南畿府四、州一,及锦衣等卫连月旱,伤稼。七年,北畿旱。济南、青州、东昌、卫辉,自正月不雨至于四月。

  景泰元年畿辅、山东、河南旱。二年,陕西府四、卫九旱。三年,江西旱。四年,南北畿、河南及湖广府三,数月不雨。五年,山东、河南旱。六年,南畿及山东、山西、河南、陕西、江西、湖广府三十三、州卫十五皆旱。七年,湖广、浙江及南畿、江西、山西府十七旱。

  ▲雨雪陨霜

成化三年,湖广、江西及南京十一卫旱。四年,两京春夏不雨。湖广、江西旱。六年,直隶、山东、河南、陕西、四川府县卫多旱。八年,京畿连月不雨,运河水涸,顺德、真定、武昌俱旱。九年,彰德、卫辉、平阳旱。十三年四月,京师旱。是岁,真定、河间、长沙皆旱。十五年,京畿大旱,顺德、凤阳、徐州、济南、河南、湖广皆旱。十八年,两京、湖广、河南、陕西府十五、州二旱。山西大旱。十九年,复旱。二十年,京畿、山东、湖广、陕西、河南、山西俱大旱。二十二年六月,陕西旱,虫鼠食苗稼,凡九十五州县。八月,北畿及江西三府旱。九月,温、台大旱,长沙诸府亦旱。

  天顺元年夏,两京不雨,杭州、宁波、金华、均州亦旱。三年,南北畿、浙江、湖广、江西、四川、广西、贵州旱。四年,济南、青州、登州、肇庆、桂林、甘肃诸府卫夏旱。五年,南畿府四、州一,及锦衣等卫连月旱,伤稼。七年,北畿旱。济南、青州、东昌、卫辉,自正月不雨至于四月。

  洪武十四年五月丁未,建德雪。六月己卯,杭州晴日飞雪。二十六年四月丙申,榆社陨霜损麦。景泰四年,凤阳八卫二三月雨雪不止,伤麦。天顺四年三月乙酉,大雪,越月乃止。成化二年四月乙巳,宣府陨霜杀青苗。十九年三月辛酉,陕西陨霜。弘治六年十月,南京雨雪连旬。八年四月庚申,榆社、陵川、襄垣、长子、沁源陨霜杀麦豆桑。辛酉,庆阳诸府县卫所三十五,陨霜杀麦豆禾苗。九年四月辛巳,榆次陨霜杀禾。是月,武乡亦陨霜。十七年二月壬寅,郧阳、均州雨雪雹,雪片大者六寸。六月癸亥,雨雪。正德八年四月乙巳,文登、莱阳陨霜杀稼。丙辰,杀谷。十三年三月壬戌,辽东陨霜,禾苗皆死。嘉靖二年三月甲子,郯城陨霜杀麦。辛未,杀禾。二十二年四月己亥,固原陨霜杀麦。隆庆六年三月丁亥,南宫陨霜杀麦。万历二十四年四月己亥,林县雪。二十六年十一月辛亥,彰德陨霜,不杀草。三十八年四月壬寅,贵州暴雪,形如土砖,民居片瓦无存者。四十四年正月,雨红黄黑三色雪,屋上多巨人迹。崇祯六年正月辛亥,大雪,深二丈余。十一年五月戊寅,喜峰口雪三尺。十三年四月,会宁陨霜杀稼。十六年四月,鄢陵陨霜杀麦。

弘治元年,南畿、河南、四川及武昌诸府旱。三年,两京、陕西、山东、山西、湖广、贵州及开封旱。四年,浙江府二,广西府八,及陕西洮州卫旱。六年,北直、山东、河南、山西及襄阳、徐州旱。七年,福建、四川、山西、陕西、辽东旱。八年,京畿、陕西、山西、湖广、江西大旱。十年,顺天、淮安、太原、平阳、西安、延安、庆阳旱。十一年,河南、山东、广西、江西、山西府十八旱。十二年夏,河南四府旱。秋,山东旱。十三年,庆阳、太原、平阳、汾、潞旱。十四年,辽东镇春至秋不雨,河沟尽涸。十六年夏,京师大旱,苏、松、常、镇夏秋旱。十八年,北京及应天四十二卫旱。

  成化三年,湖广、江西及南京十一卫旱。四年,两京春夏不雨。湖广、江西旱。六年,直隶、山东、河南、陕西、四川府县卫多旱。八年,京畿连月不雨,运河水涸,顺德、真定、武昌俱旱。九年,彰德、卫辉、平阳旱。十三年四月,京师旱。是岁,真定、河间、长沙皆旱。十五年,京畿大旱,顺德、凤阳、徐州、济南、河南、湖广皆旱。十八年,两京、湖广、河南、陕西府十五、州二旱。山西大旱。十九年,复旱。二十年,京畿、山东、湖广、陕西、河南、山西俱大旱。二十二年六月,陕西旱,虫鼠食苗稼,凡九十五州县。八月,北畿及江西三府旱。九月,温、台大旱,长沙诸府亦旱。

  ▲冰雹

正德元年,陕西三府旱。二年,贵州、山西旱。三年,江南、北旱。四年,旱,自三月至七月,陕西亦旱。七年,凤阳、苏、松、常、镇、平阳、太原、临、巩旱。八年,畿辅及开封、大同、浙江六县旱。九年,顺天、河间、保定、庐、凤、淮、扬旱。十一年,北畿及兖州、西安、大同旱。十五年,淮、扬、凤阳州县三十六及临、巩、甘州旱。十六年,两京、山东、河南、山西、陕西自正月不雨至于六月。

  弘治元年,南畿、河南、四川及武昌诸府旱。三年,两京、陕西、山东、山西、湖广、贵州及开封旱。四年,浙江府二,广西府八,及陕西洮州卫旱。六年,北直、山东、河南、山西及襄阳、徐州旱。七年,福建、四川、山西、陕西、辽东旱。八年,京畿、陕西、山西、湖广、江西大旱。十年,顺天、淮安、太原、平阳、西安、延安、庆阳旱。十一年,河南、山东、广西、江西、山西府十八旱。十二年夏,河南四府旱。秋,山东旱。十三年,庆阳、太原、平阳、汾、潞旱。十四年,辽东镇春至秋不雨,河沟尽涸。十六年夏,京师大旱,苏、松、常、镇夏秋旱。十八年,北京及应天四十二卫旱。

  洪武二年六月庚寅,庆阳大雨雹,伤禾苗。三年五月丙辰,蔚州大雨雹,伤田苗。五年五月癸丑夜,中都皇城万岁山雨冰雹,大如弹丸。七年八月甲午,平凉,延安绥德、米脂雨雹。九月甲子,巩昌雨雹。八年四月,临洮、平凉、河州雹伤麦。十四年七月己酉,临洮大雨雹,伤稼。十八年二月,雨雹。

嘉靖元年,南畿、江西、浙江、湖广、四川、辽东旱。二年,两京、山东、河南、湖广、江西及嘉兴、大同、成都俱旱,赤地千里,殍殣载道。三年,山东旱。五年,江左大旱。六年,北畿四府,河南、山西及凤阳、淮安俱旱。七年,北畿、湖广、河南、山东、山西、陕西大旱。八年,山西及临洮、巩昌旱。九年,应天、苏、松旱。十年,陕西、山西大旱。十一年,湖广、陕西大旱。十七年夏,两京、山东、陕西、福建、湖广大旱。十九年,畿内旱。二十年三月,久旱,亲祷。二十三年,湖广、江西旱。二十四年,南、北畿、山东、山西、陕西、浙江、江西、湖广、河南俱旱。二十五年,南畿、江西旱。二十九年,北畿、山西、陕西旱。三十三年,兖州、东昌、淮安、扬州、徐州、武昌旱。三十四年,陕西五府及太原旱。三十五年夏,山东旱。三十七年,大旱,禾尽槁。三十九年,太原、延安、庆阳、西安旱。四十年,保定等六府旱。四十一年,西安等六府旱。

  正德元年,陕西三府旱。二年,贵州、山西旱。三年,江南、北旱。四年,旱,自三月至七月,陕西亦旱。七年,凤阳、苏、松、常、镇、平阳、太原、临、巩旱。八年,畿辅及开封、大同、浙江六县旱。九年,顺天、河间、保定、庐、凤、淮、扬旱。十一年,北畿及兗州、西安、大同旱。十五年,淮、扬、凤阳州县三十六及临、巩、甘州旱。十六年,两京、山东、河南、山西、陕西自正月不雨至于六月。

  永乐七年秋,保定、浙东雨雹。十二年四月,河南一州八县雨雹,杀麦。

隆庆二年,浙江、福建、四川、陕西及淮安、凤阳大旱。四年夏,旱,诏诸司停刑。六年夏,不雨。

  嘉靖元年,南畿、江西、浙江、湖广、四川、辽东旱。二年,两京、山东、河南、湖广、江西及嘉兴、大同、成都俱旱,赤地千里,殍殣载道。三年,山东旱。五年,江左大旱。六年,北畿四府,河南、山西及凤阳、淮安俱旱。七年,北畿、湖广、河南、山东、山西、陕西大旱。八年,山西及临洮、巩昌旱。九年,应天、苏、松旱。十年,陕西、山西大旱。十一年,湖广、陕西大旱。十七年夏,两京、山东、陕西、福建、湖广大旱。十九年,畿内旱。二十年三月,久旱,亲祷。二十三年,湖广、江西旱。二十四年,南、北畿、山东、山西、陕西、浙江、江西、湖广、河南俱旱。二十五年,南畿、江西旱。二十九年,北畿、山西、陕西旱。三十三年,兗州、东昌、淮安、扬州、徐州、武昌旱。三十四年,陕西五府及太原旱。三十五年夏,山东旱。三十七年,大旱,禾尽槁。三十九年,太原、延安、庆阳、西安旱。四十年,保定等六府旱。四十一年,西安等六府旱。

  正统三年,西、延、平、庆、临、巩六府及秦、河、岷、金四州,自夏逮秋,大雨雹。四年五月壬戌,京师大雨雹。五年四月丁酉,平凉诸府大雨雹,伤人畜田禾。六月壬申至丙子,山西行都司及蔚州连日雨雹,其深尺余,伤稼。八月庚辰,保定大雨雹,深尺余,伤稼。

万历十一年八月庚戌朔,河东盐臣言,解池旱涸,盐花不生。十三年四月戊午,因久旱,步祷郊坛。京师自去秋至此不雨,河井并涸。十四年三月乙巳,以久旱,命顺天府祈祷。十七年,苏、松连岁大旱,震泽为平陆。浙江、湖广、江西大旱。十八年四月,旱。二十四年,杭、嘉、湖三府旱。二十六年四月,旱。二十七年夏,旱。二十九年,畿辅、山东、山西、河南及贵州黔东诸府卫旱。三十年夏,旱。三十四年夏,亢旱。三十七年,楚、蜀、河南、山东、山西、陕西皆旱。三十八年夏,久旱。济、青、登、莱四府大旱。三十九年夏,京师大旱。四十二年夏,不雨。四十三年三月,不雨,至于六月。山东春夏大旱,千里如焚。四十四年,陕西旱。秋冬,广东大旱。四十五年夏,畿南亢旱。四十七年,广西梧州旱,赤地如焚。

  隆庆二年,浙江、福建、四川、陕西及淮安、凤阳大旱。四年夏,旱,诏诸司停刑。六年夏,不雨。

  景泰五年六月庚寅,易州大方等社雨雹甚大,伤稼百二十五里,人马多击死。六年闰六月乙巳,束鹿雨雹如鸡子,击死鸟雀狐兔无算。

泰昌元年,辽东旱。

  万历十一年八月庚戌朔,河东盐臣言,解池旱涸,盐花不生。十三年四月戊午,因久旱,步祷郊坛。京师自去秋至此不雨,河井并涸。十四年三月乙巳,以久旱,命顺天府祈祷。十七年,苏、松连岁大旱,震泽为平陆。浙江、湖广、江西大旱。十八年四月,旱。二十四年,杭、嘉、湖三府旱。二十六年四月,旱。二十七年夏,旱。二十九年,畿辅、山东、山西、河南及贵州黔东诸府卫旱。三十年夏,旱。三十四年夏,亢旱。三十七年,楚、蜀、河南、山东、山西、陕西皆旱。三十八年夏,久旱。济、青、登、莱四府大旱。三十九年夏,京师大旱。四十二年夏,不雨。四十三年三月,不雨,至于六月。山东春夏大旱,千里如焚。四十四年,陕西旱。秋冬,广东大旱。四十五年夏,畿南亢旱。四十七年,广西梧州旱,赤地如焚。

  天顺元年六月己亥,雨雹大如鸡卵,至地经时不化,奉天门东吻牌摧毁。八年五月丁巳,雨雹。

天启元年,久旱。五年,真、顺、保、河四府,三伏不雨,秋复旱。七年,四川大旱。

  泰昌元年,辽东旱。

  成化元年四月庚寅,雨雹大如卵,损禾稼。五月辛酉,又大雨雹。五年闰二月癸未,琼山雨雹大如斗。八年七月丙午,陇州雨雹大如鹅卵,或如鸡子,中有如牛者五,长七八寸,厚三四寸,六日乃消。九年五月丁巳,雨雹如拳。十三年春,湖广大雨冰雹,牛死无算。十九年六月乙亥,潞州雨雹,大者如碗。二十年二月丙子,清远雨雹,大如拳。丙戌,大雷电,复雨雹。二十一年三月己丑夜,番禺、南海风雷大作,飞雹交下,坏民居万余,死者千余人。二十二年三月甲寅,南阳雨雹,大如鹅卵。

崇祯元年夏,畿辅旱,赤地千里。三年三月,旱,择日亲祷。五年,杭、嘉、湖三府自八月至十月七旬不雨。六年,京师及江西旱。十年夏,京师及河东不雨,江西大旱。十一年,两京及山东、山西、陕西旱。十二年,畿南、山东、河南、山西、浙江旱。十三年,两京及登、青、莱三府旱。十四年,两京、山东、河南、湖广及宣、大边地旱。十六年五月辛丑,祈祷雨泽,命臣工痛加修省。

  天启元年,久旱。五年,真、顺、保、河四府,三伏不雨,秋复旱。七年,四川大旱。

  弘治元年三月壬申夜,融县雨雹,坏城楼垣及军民屋舍,死者四人。二年三月戊寅,宾州雨雹如鸡子,击杀牧竖三人,坏庐舍禾稼。庚辰,贵州安庄卫大雷,雨雪雹,坏麦苗。四月辛卯,洮州卫雨冰雹,水涌三丈。四年三月癸卯,裕、汝二州雨雹,大者如墙杵,积厚二三尺,坏屋宇禾稼。四月己酉,洮州卫雨雹及冰塊。水高三四丈,漫城郭,漂房舍,田苗人畜多淹死。五年四月乙丑,莒、沂二州,安丘、郯城二县,雨雹大如酒杯,伤人畜禾稼。六年八月己巳,长子雨雹,大者如拳,伤禾稼,人有击死者。辛未,雨雹,大如弹丸,平地壅积。八年二月壬申,永嘉暴风雨,雨雹,大如鸡卵,小如弹丸,积地尺余,白雾四起,毁屋杀黍,禽鸟多死。三月己亥,桐城雨雹,深五尺,杀二麦。己酉,淮、凤州县暴风雨雹,杀麦。四月乙亥,常州、泗、邳雨雹,深五寸,杀麦及菜。丙子,沂州雨雹,大者如盘,小者如碗,人畜多击死。六月乙卯,雨雹。七月乙酉,洮州卫雨冰雹,杀禾。暴水至,人畜多溺死者。丙戌,甘肃西宁大雨雹,杀禾及畜。九年五月丙辰,雨雹。十年二月己卯,江西新城雨冰雹,民有冻死者。三月丁卯,北通州雨冰,深一尺。十三年八月戊子,雨雹。丙午,又雨雹。九月壬戌,又雨雹。十四年四月丁酉,徐州、清河、桃源、宿迁雨冰雹,平地五寸,夏麦尽烂。五月乙亥,登、莱二府雨雹杀禾。七月辛卯,雨雹。

▲诗妖

  崇祯元年夏,畿辅旱,赤地千里。三年三月,旱,择日亲祷。五年,杭、嘉、湖三府自八月至十月七旬不雨。六年,京师及江西旱。十年夏,京师及河东不雨,江西大旱。十一年,两京及山东、山西、陕西旱。十二年,畿南、山东、河南、山西、浙江旱。十三年,两京及登、青、莱三府旱。十四年,两京、山东、河南、湖广及宣、大边地旱。十六年五月辛丑,祈祷雨泽,命臣工痛加修省。

  正德元年六月戊辰,宣府马营堡大雨雹,深二尺,禾稼尽伤。三年四月辛未,泾州雨雹,大如鸡卵,坏庐舍菽麦。四年五月甲午,费县大雨雹,深一尺,坏麦谷。八年十月戊戌,平阳、太原、沁、汾诸属邑,大雨雹,平地水深丈余,冲毁人畜庐舍。十一年六月甲戌,宣府大雨雹,禾稼尽死。九月丙申,贵州大雨雹。十二年五月己亥,安肃大雨雹,平地水深三尺,伤禾,民有击死者。十三年四月壬午,衡州疾风迅雷,雨雹,大如鹅子,棱利如刀,碎屋,断树木如剪。

太祖吴元年,张士诚弟伪丞相士信及黄敬夫、叶德新、蔡彦文用事。时有十七字谣曰“丞相做事业,专靠黄、蔡、叶。一朝西风起,乾鳖。”未几,苏州平,士信及三人者皆被诛,此其应也。建文初年,有道士歌于途曰:“莫逐燕,逐燕日高飞,高飞上帝畿。”已忽不见,是靖难之谶也。

  ▲诗妖

  嘉靖元年四月甲申,云南左卫各属雨雹,大如鸡子,禾苗房屋被伤者无算。五月己未,蓬溪雨雹,大如鹅子,伤亦如之。二年五月丁丑,大同前卫雨雹。四年四月丁未,大同卫雨雹。五月戊子,固安雨雹。五年五月甲辰,满城雨雹。六月丁巳,大同县雨冰雹,俱大如鸡子。丁卯,万全都司及宣府皆雨雹,大者如瓯,深尺余。七月癸未,南丰雨雹,大如碗,形如人面。遂昌雨雹,顷刻二尺,大杀麻豆。六年六月癸丑,镇番卫大雨雹,杀伤三十余人。十四年三月辛巳,汉中雨雹陨霜杀麦。四月庚子,开封、彰德雨雹杀麦。十八年五月壬辰,庆都、安肃、河间雨冰雹,大如拳,平地五寸,人有死伤者。二十八年三月庚寅,临清大冰雹,损房舍禾苗。六月丁卯,延川雨雹如斗,坏庐舍,伤人畜。三十四年五月庚子,凤阳大冰雹,坏民田舍。三十六年三月癸未,沂州雨雹,大如盂,小如鸡卵,平地尺余,径八十里,人畜伤损无算。四十三年闰二月甲申,雨雹。四月庚寅,又雨雹。

正统二年,京师旱,街巷小儿为土龙祷雨,拜而歌曰:“雨帝雨帝,城隍土地。雨若再来,还我土地。”说者谓“雨帝”者,与弟也,帝弟同音。“城隍”者,郕王。“再来”、“还土地”者,复辟也。

  太祖吴元年,张士诚弟伪丞相士信及黄敬夫、叶德新、蔡彦文用事。时有十七字谣曰「丞相做事业,专靠黄、蔡、叶。一朝西风起,乾鳖。」未几,苏州平,士信及三人者皆被诛,此其应也。建文初年,有道士歌于途曰:「莫逐燕,逐燕日高飞,高飞上帝畿。」已忽不见,是靖难之谶也。

  隆庆元年七月辛巳,紫荆关雨雹,杀稼七十里。三年三月辛未,平溪卫雨雹。平地水涌三尺,漂没庐舍。四月己丑,郧阳县雨雹。平地水深二尺。五月癸丑,延绥口北马营堡雨雹,杀稼七十里。四年四月辛酉,宣府、大同雨雹,厚三尺余,大如卵,禾苗尽伤。五年四月戊午,大雨雹。六年八月乙丑,祁、定二州大雨雹,伤损禾菽,击毙三人。

万历末年,有道士歌于市曰:“委鬼当头坐,茄花遍地生。”北人读客为楷,茄又转音,为魏忠贤、客氏之兆。又成都东门外镇江桥回澜塔,万历中布政余一龙所修也。张献忠破蜀毁之,穿地取砖,得古碑。上有篆书云:“修塔余一龙,拆塔张献忠。岁逢甲乙丙,此地血流红。妖运终川北,毒气播川东。吹箫不用竹,一箭贯当胸。汉元兴元年,丞相诸葛孔明记。”本朝大兵西征,献忠被射而死,时肃王为将。又有谣曰:“邺台复邺台,曹操再出来。”贼罗汝才自号曹操,此其兆也。

  正统二年,京师旱,街巷小儿为土龙祷雨,拜而歌曰:「雨帝雨帝,城隍土地。雨若再来,还我土地。」说者谓「雨帝」者,与弟也,帝弟同音。「城隍」者,郕王。「再来」、「还土地」者,复辟也。

  万历元年五月辛巳,雨雹。四年四月丙午,博兴大雨雹,如拳如卵,明日又如之,击死男妇五十余人,牛马无算,禾麦毁尽。兗州相继损禾。五月乙巳,定襄雨雹,大者如卵,禾苗尽损。九年八月庚子,辽东等卫雨雹,如鸡卵,禾尽伤。十一年闰二月丁卯,泰州、宝应雨雹如鸡子,杀飞鸟无算。五月庚子,大雨雹。十三年五月乙酉,宛平大雨雹,伤人畜千计。十五年五月癸巳,喜峰口大雨雹,如枣栗,积尺余,田禾瓜果尽伤。十九年四月壬子,雨雹。二十一年二月庚寅,贵阳府大雨雹。十月丙戌,武进、江阴大冰雹,伤五谷。二十三年五月乙酉,临邑雨雹,尽作男女鸟兽形。二十五年八月壬戌,风雹。二十八年六月,山东大风雹,击死人畜,伤禾苗。河南亦雨冰雹,伤禾麦。三十年四月己未,大雨雹。三十一年五月戊寅,凤阳皇陵雨雹。七月丁丑,大雨雹。三十四年七月丙戌,又大雨雹。平地水深三尺。三十六年五月戊子,雨雹。四十一年七月丁卯,宣府大雨雹,杀禾稼。四十六年三月庚辰,长泰、同安大雨雹,如斗如拳,击伤城郭庐舍,压死者二百二十余人。十月壬午,云南雨雹。

▲毛虫之孽

  万历末年,有道士歌于市曰:「委鬼当头坐,茄花遍地生。」北人读客为楷,茄又转音,为魏忠贤、客氏之兆。又成都东门外镇江桥回澜塔,万历中布政余一龙所修也。张献忠破蜀毁之,穿地取砖,得古碑。上有篆书云:「修塔余一龙,拆塔张献忠。岁逢甲乙丙,此地血流红。妖运终川北,毒气播川东。吹箫不用竹,一箭贯当胸。汉元兴元年,丞相诸葛孔明记。」本朝大兵西征,献忠被射而死,时肃王为将。又有谣曰:「鄴台复鄴台,曹操再出来。」贼罗汝才自号曹操,此其兆也。

  天启二年四月壬辰,大雨雹。

弘治九年八月,有黑熊自都城莲池缘城上西直门,官军逐之下,不能获。啮死一人,伤一人。十一年六月,有熊自西直门入城,郎中何孟春曰:“当备盗,亦宜慎火。宋绍兴间熊抵永嘉城,州守高世则以熊字能火,戒郡中慎火,果延烧庐舍,此其兆也。”是年,城内多火灾。嘉靖五年七月,南城县有虎,具人手足。四十五年六月,太医院吏目李乾献兔,体备五色,以为瑞兔。

  ▲毛虫之孽

  崇祯三年九月辛丑,大雨雹。四年五月,襄垣雨雹,大如伏牛盈丈,小如拳,毙人畜甚众。六月丙申,大雨雹。七年四月壬戌,常州、镇江雨雹,伤麦。八年七月己酉,临县大冰雹三日,积二尺余,大如鹅卵,伤稼。十年四月乙亥,大雨雹。闰四月癸丑,武乡、沁源大雨雹,最大者如象,次如牛。十一年六月甲寅,宣府乾石河山场雨雹,击杀马[B165]四十八匹。九月,顺天雨雹。十二年八月,白水、同官、雒南、陇西诸邑,千里雨雹,半日乃止,损伤田禾。十六年六月丁丑,乾州雨雹,大如牛,小如斗,毁伤墙屋,击毙人畜。

▲犬祸

  弘治九年八月,有黑熊自都城莲池缘城上西直门,官军逐之下,不能获。啮死一人,伤一人。十一年六月,有熊自西直门入城,郎中何孟春曰:「当备盗,亦宜慎火。宋绍兴间熊抵永嘉城,州守高世则以熊字能火,戒郡中慎火,果延烧庐舍,此其兆也。」是年,城内多火灾。嘉靖五年七月,南城县有虎,具人手足。四十五年六月,太医院吏目李乾献兔,体备五色,以为瑞兔。

  ▲雷震

嘉靖二十年,民家生一犬,八足四耳四目。万历四十七年七月,怀宁民家产一犬,长五寸,高四寸,一头二身八脚,状如人。

  ▲犬祸

  洪武六年十一月戊申,雷电交作。十三年五月甲午,雷震谨身殿。六月丙寅,雷震奉天门。十月甲戌,雷电。十二月己巳,广州大风雨雷电。十八年二月甲午,雷电雨雪。二十一年五月辛丑,雷震玄武门兽吻。六月癸卯,暴风,雷震洪武门兽吻。

▲金异

  嘉靖二十年,民家生一犬,八足四耳四目。万历四十七年七月,怀宁民家产一犬,长五寸,高四寸,一头二身八脚,状如人。

  宣德九年六月甲子,雷震大祀坛外西门兽吻。

本文由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南畿及山西、湖广等府七夏旱,昏雾四塞

关键词:

上一篇:置湖广等处行中书省,四月置山西等处行中书省

下一篇:首直行以自行定度为引数,次各用比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