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 > 现代文学 > 老田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小桃有些迷糊地

原标题:老田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小桃有些迷糊地

浏览次数:135 时间:2020-01-17


  “小姐,你看,这是什么?”婢女小桃说。
  她没动,呆呆地看着窗外。
  “小姐,小姐?”小桃有些迷糊地问。
  “嘘。”她把食指轻抵在嘴唇上,然后把正对的窗子轻轻掩上了。在合上窗的那刻,她低垂着眼眉,似乎在想着什么。
  “小姐!”小桃气乎乎的说,“人家费了多少口舌,软磨硬泡才从常五那个老鬼那里弄到这个宝贝,你可是睬也不睬!哼!”
  “哦?”她如梦初醒般地看了眼小桃,然后就被小桃手中的“宝贝”黏住了目光。
  “这是,苏州花月坊的‘映春照’?”她伸出纤长的手指拣起那个梨花木雕的圆盒,合上刻着一朵在月下绽放的玫瑰,还有手捧着玫瑰的男子仰望着高楼。
  “是啊,小姐不是提起过吗?我一听说常五进了苏州来的胭脂就留意了。”小桃一脸的小得意,背搭着手摆着身子期待地看着小姐。
  可她只是轻轻拂着那木盒。“苏州吗?”她轻轻说了一声。想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用手旋开了盒子,一股子幽香立刻溢了出来,轻而有力地闯进了她的鼻子。那香气叫人想到苏州:“一一风荷举”“画船听雨眠”。
  小桃伸起鼻子用力吸了一口,“哇,好香啊,小姐,你闻闻。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她看着胭脂那火焰般的绚烂的红,想起苏州城外的飞霞,还有飞霞般的苏州。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很自然地就要往脸上搽这胭脂,可突然,她怔住了,那盒胭脂被她失手丢在了地上。
  “哎呀!”小桃赶忙俯身去捡,地上立刻留下了一股红色,猩红如血般蛰眼。
  几滴泪“啪啪”落在小桃的手上,原本又急又气的小桃仰起头看着小姐,却一下子没了主意。
  “小姐?你,你怎么了?”她上前安慰道,心底隐隐不安。
  “不碍事。”她让泪流了一会儿,然后摆摆手说。
  “小姐啊!你可是要急死我呀!”小桃有些可怜地说道,看起来眼眶红红的,像也是要哭了。“难道是这胭脂有鬼?常五那个混账敢卖我假货?我找他算账去!”她嘟起嘴,偷偷地抹了抹眼角。
  她有些自责的看着小桃,“不是的,不关你的事,我知道你的心。”她又走到窗边,打开窗子,明媚的阳光投进来。这时候的春天绿得惹人心痒。
  古老的大槐树上抽出了绿枝,两只小鸟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她看着槐树发呆。
  小桃正考虑要不要叫魏大夫来,小姐突然说:
  “小桃,他去了多久?”
  他?小桃愣了一下。发觉小姐的语气不是在问,而是在陈述。
  陈述一个事实。当一个人知道答案时,他会用陈述句。
  不管他心里怎么想,他会用最直白的陈述句来表达。
  因为,早就知道答案了啊。
  可是,还是想问问啊。
  想找个地方,找个人,说上一句啊。就再徒劳无功一点吧,那也很好,比起沉默。
  小桃立马明白了,她想了想说:
  “姑爷快回来了吧。”
  “是吗?”小姐倚靠着窗棂,眼中含着泪水。
  
  二
  如果有个人说他爱你,然后和你分隔千里。
  如果有个人说爱你,然后和你一期一会。
  你会怎么想,他的爱算什么?
  小桃刚刚想得就是这个问题。
  小桃从小服侍小姐,对于人情世故已经有点陌生了。她只需要当好一个丫鬟就可以了,更何况是给小姐这么好的人当丫鬟。她常常听别人夸奖自己的小姐,她每每兴奋地给小姐学舌,小姐总是微微笑笑。点点她的鼻子叫她不要理外头的闲言碎语。小桃常常红着脸应了,可下次还是一高兴就忍不住给背了出来,还加上许多自己的修饰。
  从这点上她就觉得小姐不是凡人,和外头的三姑六婆是云泥之别。大凡女人都喜欢嚼舌根,但小姐不会,她总是和和气气,叫人舒舒服服的。这就是外头人讲的“娴静端庄”吧?就像仙女儿似的,比天仙配里的七仙女儿还讨巧。所以外面人讲小姐的好,她还是忍不住学舌,“没办法啊,谁叫我这么高兴呢?”小桃每次红着脸被小姐说时都这样想。
  直到有一天,小桃从打水路过的时候听说有人上门提亲了,小姐自然也从她口中很快知道了“这件喜事”。“小姐终于可以找一个如意郎君了。”小桃笑得脸上如同起了飞霞,她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想象,也是因为丫鬟的身份太过沉闷。就像很多事,我们都不曾体会到过它的存在,如同置身在空气中,只有窒息的时刻恍然大悟。
  更多的时候,只是不由自主地若有所失。
  但是小姐皱起了眉头,整个下午都没再说话。
  小桃很快谙熟了小姐的心意。她是一个敏慧的女孩。让小姐心烦的绝对就是老爷的一个学生:郑剑凉。小桃替他们传过很多次纸条。人嘛,泛泛而已。也不知道字条里写的是什么。竟然叫仙女儿似的小姐也这么苦恼。小桃很好奇,但她不敢拆小姐的字条,就拆了郑某人的字条。但她又是不识字的,小姐只教过她写自己的名字。横过来竖过去,只看明白她看不明白的事实:
  求亲的,不是他。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小桃一度和小姐分开,现在这个样子就很好了。她不想再去回忆那些过往,不想那种不知所措的恐惧再次让她窒息。
  “虽然……”小桃也陷入了沉默,主仆二人在斗室无言,各怀心事。
  “小桃?小桃?”小桃一惊,猛然发觉自己竟然走神了。“真是发昏啊,在瞎想些什么,你个死人头,死人头……”小姐不安地在心里想。抬眼一看,小姐已经从窗子们走过来,正在奇怪又和善的看着自己,“小姐……奴婢该死……”她红了脸,像被撞见做了什么坏事。
  “好啦,倪青刚送饭来了。看门的老妈子来报过了。你去拿进来好不好?”小姐微笑着说。
  “小姐,我……他,不是你想的那样啦。”小桃一听“倪青”这两字,一下子就语无伦次了,脸红的像是醉人的酒。
  “给我吧。”小姐接过胭脂,“你啊,从小就什么事都写在脸上。”她轻轻点了点小桃的额头。“我饿了。”她鼓励又不容置疑地说。
  “是,小姐,我马上去。”小桃如蒙大赦般行了个礼,便匆匆快步出去了。小姐来到窗边,看见她站了一会儿,然后才从绿影里向院门小跑着去了,在曲折的水廊上消失了。
  小姐灿烂一笑:“傻丫头还知道要理理头发啊。”忽然她好像很惆怅似的。
  “小桃也变了。那件事后,我们都变了。”她咀嚼着“奴婢该死”四个字,叹了一口气。她从这四个字后面又感受了那很久不见又无处不在的巨大阴影。
  水苑里大片嫩绿的新荷在水面上撑着,一只早熟的青蛙跳下水去,溅起层层涟漪。她注视着水面,双手握着那盒胭脂,乌黑的眸子里涌动着有无限波澜。
  
  三
  “倪青,傻站着干嘛,把饭给我吧。”小桃把手一伸,眼神却好像在说着别的话。
  “哦,小桃姐。”倪青有些憨憨地笑着把饭递给了她。作为一个小厮,他却不像一般下人那样粗俗。也许是因为他骨子里的书香门第的积淀,也许是后天的繁华之地的熏染。做一个小厮的确是有些委屈他了,但是他也没有选择。
  “倪青啊,我问你。去北方的路怎么走?”小桃接过饭篮却不急着走,反而是低着头轻轻问他。
  “啊?北方?”倪青感觉像从幸福的天堂直坠煎熬的地狱。他咬着嘴唇,但是还是一五一十的说了。末了,他轻轻说了一句:“小桃姐也要去北方吗?”
  “不行吗?你不是也是北方人吗?北方不好吗?”小桃有些挑衅的嘟着嘴看着他。
  “好,那里很好。北方和这里很不一样。”倪青讪讪的说,“近来时局好些了,小桃姐去的话让相公捎上一程,会很安全。”
  “你不一起去吗?”小桃姐突然笑了,眉眼弯得像倒过来的新月。倪青看了一眼便有些脸红,不经意转过眼去。
  “我很想回去,但是不行。”倪青笃定的说。
  小桃撅起嘴点点头,“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如何能去?”她有些嗔怨地说。
  “小桃姐想去便自然能去,夫人和相公都不是刻板的人。”倪青忍着难过说,“而且相公说过不要打探女孩的秘密。”
  “姑爷是什么时候跟你说这种话的?!”小桃有些发怒地说,但话一出口她马上觉得不对,定定神改口说:“你说说姑爷为什么和你说这种话?”
  “小桃姐要听我说便是了。”倪青简直要哽咽了,他感觉心都灰化风碎了,但他还是一五一十的说:“那时候相公在捞月楼喝花酒的时候说的。”
  “喝花酒?你也去了?!”小桃一听便上前一步,心里简直要把把一切可寻的东西都摔在倪青脸上,然后拎起他的领子质问他他怎么敢喝花酒,是不是找了姘头,还找了不止一个?但是她手中只有一个饭篮,而且是小姐的饭篮。她最后咽下这口气,低头勾着手指说:“告诉我好倪青,你们去干什么了?”
  “喝花酒不就是喝花酒吗?”倪青心里想,但是他有点明白小桃姐的愠怒是为什么了,他有点隐隐的窃喜,作回忆状说:“啊,相公去喝花酒,我就是帮相公拿东西。”他最后挥了挥手,好像什么事也没有。
  “哦。”小桃这才松了口气,随后感觉到了什么,抬头发觉倪青正在微笑着看自己,猛然脸一直红到了耳根子,心也不听话地突突跳着。
  “小桃姐不是要去北方吧?”倪青摸摸头微笑着问。
  “关你什么事?多话。”小桃有些慌乱的抱着饭篮转过身去,“我要走了,小姐要等久了。”
  “哦。小桃姐再见。”倪青的声音也低了下来,透着不舍。
  “那些传言是真的吗?”小桃抱着饭篮,转过头有些犹豫的问。
  “什么?”倪青脸上浮起了疑云。
  小桃还是有点怯怯地,但随后坚定地说:“关于姑爷的闲话,说他是个登徒子,成天价在烟花柳巷里,还有…….”
  “还有相公还不肯读书,也不肯习武,从小就出去和贩夫走卒厮混,在学堂买卖小玩意儿,把老师气吐血是不是?”倪青狡黠地眨眨眼,“我告诉你,还不止呢。学堂的先生都被他整过,从三味书屋到三昧书屋,哪一个先生不被他整怕?我们从小就佩服他。他就是那种人,你在人群里一眼就可以看到的人,不是因为他的穿着,也不是他的谈吐。他就站在那里,不声不响,你也会被他吸引,觉得他下一秒就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事。他就是这样的人。”倪青叹了口气,“所以我跟着他,挺好的。”
  “什么这种人那种人啊,我只想知道他对我家小姐是真心还是假意。”小桃撇撇嘴,然后试探的问:“你是哪种人呢?”
  “我……”倪青被这一问问的有些发蒙,随后有些苦涩地说:“我是一个家道中落的苦命人罢了。”
  “倪青……”小桃有些抱歉地说。她明亮的眸子看着倪青,伸出手来想拉倪青的衣袖。
  “倪青!”突然前院传来了声音。
  两个人好像触电一般各退了半步。小桃红着脸扭过头便快走了。倪青呆呆的看着。
  “倪青!老爷叫你!”
  “来了!”倪青有些怅然的看了杨柳遮掩的水苑一眼,转身小跑去了。
  
  四
  小桃心慌慌的走在水苑的廊道上,突然拍了下脑袋:
  “哎呀,我都没问那些闲话是真是假!真是发昏!真是发昏!”她拍了几下脑袋,跺了跺脚。
  水波慢慢荡开,不知名的小虫在水上蹦蹦跳跳,还没有蛙鸣。
  小桃的思绪一下子就被那些闲言碎语割裂了:“我家夫人虽然好,但是我听说夫人不是明媒正娶来的。”“三茶九礼来的,怎么不是明媒正娶?”“你们别说出去,我听跟过少爷的……他说……夫人那,是跑出去然后找到的……”“什么?你说说……”
  小桃很难过地走在水廊上。当然她完全不相信这些三姑六婆的话,但是……问倪青他又没回答。几步路的水廊,她却好像走了好几年。她越想越纷乱,她知道有个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问小姐。但是这不是说她不相信小姐吗?哪怕是一点点的疑问,都是一种背叛。她只好努力熨平这种疑虑,但是这种疑虑又阴魂不散。她选择折磨自己,也不愿再让小姐难过。
  她深吸了一口气,甩了甩脑袋,“这会子,小姐在干嘛呢?”她望了眼绿影里的小筑,加快了步伐,决定什么也不想。
  荧荧火烛中她睁开了眼,恍然又回到了那个噩梦般的精致房间。
  那个人端着酒杯走来,“小姐,你有心事?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她内心不安而惶恐,明明已经无数次经历了,但是还是这般的无助,简直要大声哭泣。她又听见自己说:“我,我不是小姐。”
  她避过头去贴着琵琶,那坚硬的触感如此真实,她又体会到了那时的冲动,坚硬而僵硬的冲动。
  沉默,沉默来了。她那隐约的恐惧与希望都淡去了,只有后背的伤还在作痛。“后背的伤……”她慌忙站起来,手一拂,满手的是血,慌乱中她从镜中看到了自己,鲜血染红了素衣,好像从铜镜里流出血来……她默然地流下了泪。
  “琴声不会骗人的。”那人喝了一口酒,“更何况表情是骗不了人的,至少你不能。”
  快走开啊,为什么,当初为什么……她慢慢抱着身子蹲了下来,眼泪却流不出来了,在眼眶里打转。
  又是沉默,在灯火昏暗的房间里,她拉住他递来的手,抬起头慢慢站起来,那张白净的面孔慢慢在黑暗中消失,变成了长着疙瘩的少年老成的样子。

“什么话?!”“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薛敏笑了,这一笑倾国倾城,像冬日里的暖阳。这是她对他说过的。龙公子果然没有负我。

小儿子在上课。

“好,那你早点回来,我这边有好几个提亲的,要不是你病了,哎,不说了。回来你要跟为父决定要嫁哪一家,好吗?”薛瑞坴无奈的摇摇头。

最终,小孩生了,不足月,体重两斤多点,放在医院保温箱养着。

“没什么事,就请姑娘自便!”老汉说完就要关门,“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小桃见老汉关门惊醒,手伸进快要合上的门缝,不甘心的问了一句。

“嗯”。

“不知道!”老汉把小桃的夹在门缝里的手扔了出来,合上了门。小桃耸拉着脑袋,步伐沉重的走下满是碎布的台阶,回头望了一眼龙公子的府邸。小桃来时竟然没发现,写着烫金大字龙府的匾额不见了,上面空空如也。

在小桃内心深处是多么渴望,三个孩子此时都能围绕在自己身边。

“小姐,龙公子想见你,可是老爷不让,让我带了几句话给小姐。”

“我们先睡觉吧!睡着了,就不会饿了。”

薛敏赶紧叫狱官,“大人,龙公子长了许多疹子,快点叫大夫过来看看。”

“终于攒够钱了,过几天,我们就找人来建新房吧!”

“龙公子,我给你带了一模一样的药,你也吃上,保准皇上第二天就会把你给放了。”

小桃睁着眼睛看了看病房里的所有人,最后定格在娜娜身上,泪水滚滚而下。

“小姐,老爷过来看你了。”小桃对着门大声喊,然后慢慢的开门,看到小姐躺在床上,不禁松了一口气。

“小桃,你可不要冲动啊!”

“好,好。”薛瑞坴呆呆的回答。

“他们不好得罪人,我敢,今天你们要么自己把伸进我家的这部分锯掉,要么我来。”

“小桃,开门,大夫来了。”小桃打开门,“老爷,小姐出了好多冷汗,全身湿透了。”说完就哇哇大哭,生怕小姐真的有什么事,她该怎么办?

老田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唯独有个儿媳妇小桃,却很特别。

“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我正准备去跟你说呢,今天父亲又不让我出门,给我张罗了好多亲事,我忙得已经头晕脑胀,我也不知道我要嫁给谁。”

“心灵感应”。

“是,父亲。”

(七)

“父亲,病了这么久,女儿想出去透透气,找子欣聊聊天,有点想她了。”薛敏一脸认真的看着父亲。

“妈妈,你都不管我们了,你看看,我都饿成啥样了。”

冬天的井水,冰若刺骨,薛敏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不知是泪还是水从眼中滑落,一个堂堂的千金大小姐,哪受过这种苦。龙公子,我能做的都已做了,你会为了我不顾一切吗?

小桃的家人,都坚信她会醒的。

“小姐,老爷要你嫁给户部尚书大人的儿子,萧铭勇。听说此人,仗势欺人,并且经常流连于花间!”

小桃凛冽的扫过老李家所有人。

“好的。”薛敏木然的回答。“小姐?”小桃看着薛敏这副模样有些害怕。心都死了,还在乎嫁给什么样的人吗?

医生提前下了死亡通知书。

“敏儿,怎么了?是不是感染风寒了。”

“老田,我家要修新房子了”。

六子的一声咳嗽,薛敏上了马车,向子欣府上奔去。

小桃,看着存折,再看看现有的零零散散的钱,止不住的喜悦,洋溢出来。

“父亲,你错怪小桃了,是我没胃口,骗她说我吃过了!”小桃,你受苦了。

“嗯”

不一会,小桃就回来了。“把门关上!”关上门,薛敏脱掉外衣,留着里衣,将盆举高一盆从头顶倒下,“小姐,不要…”小桃惊呼!

小桃租了一些地,用来种菜,种粮食。

龙公子当天就过来提亲,并且要明天就成亲!知府大人觉得很是疑惑,但是无奈,户部尚书已经退了亲,那只能让女儿嫁给龙公子,当今的状元,礼部尚书,又得得皇上垂爱,想来女儿以后也是幸福,自己的官职应该是稳定了。虽然薛瑞坴觉得明天成亲太急了,但是女儿这个病,再不成亲,龙公子万一反悔可怎么办?遂答应了。

小桃笑了笑。

“哎,敏,你没事吧?”子欣一脸担忧,嘴角却微微上扬,一会就消失不见,仿佛是看花了眼。

妈妈当了太久的太阳,以后换我来当星星吧!虽然只是微光,但也能点亮前行的路。

薛敏一下子就懵了,眼睛直愣愣的。龙公子不是一个人上京的吗?怎么家里全搬走了,也没有一封信给我。说好的一辈子呢,龙公子,你真忘了吗?或许,我们的感情只是我一厢情愿。不,龙公子肯定是有事,我一定要等他回来。薛敏甩甩发胀的脑袋。

“老田这一家人,都没有啥出息,老田就是一个和尚,抱养的儿子也生性胆小怕事,家里又那么穷,他家这辈子都建不起新房,他这个儿媳妇嘛,是有点能耐,不过也扭转不了这种局面。”

在小桃的搀扶下,披上雪白貂绒的披肩,衬着薛敏的脸,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薛敏缓步上了拱桥。看着光溜溜的柳条在风中胡乱摇摆,湖面漂着散落的枯萎黄叶,湖边的树丛光秃着像一把尖刀立着,一股寒风袭来,凌厉刺骨。春暖夏热秋凉冬寒,原来一年过去了,龙公子,你回来吗?龙公子,我相信你。薛敏纠紧的眉头有了一丝放松,我薛敏不想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如樱的唇坚毅的抿着。

“爱得越深,愧疚越深”

“敏,这里这么脏,你不该来的。”

在地里忙活的小桃,朝着声源处望去。

“没有,父亲大人不要担心,或许是很久没走动,有些累了,睡下明天就好了。”

“算了,忍忍就过了。”

皇上说,那就一起成亲,公主做,正妻,薛敏,做小妾。龙公子执意不肯,如果说一定要娶公主,那他就辞官不做了。

“桃姐,这么早,干什么去啊?”

“晚上如果饿了,就叫洪妈热了菜送来。”

“妈妈也没有办法,妈妈必须挣好多好多钱,才能修新房,妈妈想让你们过的更好。”

“小姐,你还好吧……”小桃带着哭腔。“没事,赶紧把地上擦干。”薛敏说完,就钻进了被窝里。

娜娜和哥哥睡得正香,小桃怎么叫他们都不醒,只好挨个的把他们拎起来。

“不行,叫一个大夫过来给您诊治一下,万一是大病,耽误了可不好!”薛瑞坴担忧的用手抚走散落在薛敏容前的发丝,轻声细语的哄着。

小桃从他们面前路过。

龙公子回府后,公子就接到了皇上的圣旨,把高清公主赐婚于他。龙公子没有接旨,修书一封给皇上,说自己明日就要成亲了,不接受皇上的旨意。

小桃的弟弟,参军出去了快十年。

薛敏坐在马车里,心中五味杂陈,这么多天过去了,没有一点龙公子的消息,我该怎么办?

“你自己床不能睡吗?”

薛敏看了龙公子一眼就出了大牢,赶紧拿了很多的银两给那些小乞丐,让他们去说,当今的状元在牢里感染了不治之症,全脸发红疹子!

老田一家成了村里的最大的忙人。

次日。

“哥,我好饿啊”。

“小姐,你醒了?小姐,龙公子家,全部都搬走了……”小桃哭得更凶了。

“小桃的弟弟做了大官,好像是军长。”

龙公子,闻言立马把那个药一饮而尽。脸上立刻发热,起了好多的红疹子,俊美的脸上变成了一个麻子。

小桃动了动手指。

“为什么我们的命运在别人手里。”薛敏绝美的容颜青得发紫,直勾勾仰头看着天空,让眼泪就不流下来。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罢了。嫁谁也无所谓。

“桃姐好”。

“那也是她做下人的错。来人,去叫大夫来!”“是,老爷!”怎么办?怎么办?龙公子,我拖不下去了。薛敏嘴唇煞白,刚刚咬破的地方,血色夺目。

(九)

“敏儿,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呢!”知府大人薛瑞坴一脸担忧参杂着一丝精明。薛敏挣扎的起床,想给父亲请安。被薛瑞坴双手按住双肩,示意她不要动。

这间房屋是老田的孙女娜娜住。遇到下雨,雨水顺着檐角流入,从而把里面的床打湿。

“搬…搬走了?!”小桃愣在那里喃喃自语。

(四)

“什么?!子欣骗我?爹怎么说?”不顾子欣是否欺骗自己,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心上人。

很多人是没有安置地的,小卫为他们忙前忙后,争取安置地,没有收取一丝一毫。

就这样,麻子夫妻成亲了,薛敏跟着龙吟离开了家乡!再也没人打扰他们的幸福!

(二)

本文由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老田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小桃有些迷糊地

关键词:

上一篇:消肿作用入眼是因为在那之中所含的皂甙所引起

下一篇:像萧熴这样的户级都被申报为扶贫对象,包括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