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 > 现代文学 > 像萧熴这样的户级都被申报为扶贫对象,包括村

原标题:像萧熴这样的户级都被申报为扶贫对象,包括村

浏览次数:173 时间:2020-01-17

我是县扶贫办的一名工作人员,长期从事农村扶贫工作。近几年来,我都在自然条件异常恶劣的山村扶贫。这次扶贫与以往有本质的区别,叫精准扶贫。所谓的精准扶贫,就是政府有目的地进行一对一的扶贫,工作人员要吃住在扶贫工作点,一对一地帮扶贫对象选择适宜的项目并督促其去发展项目,直到彻底脱贫为止。也就是说,政府扶一户就要那一户货真价实地脱贫致富。这与江湖时代的“纸上扶富,数字脱贫”的扶贫是截然不同的。我的扶贫联系点是祥云镇所辖的一个山区自然村叫赤家坨。
  这是一个海拔超六百米的山村,四季气温都要比处于丘陵地带的镇子里低三四度。它还是一个缺水的地方,毎逢大旱,田地都开了坼,开的坼缝足以让满月的胖猪仔漏下去。村民们老掉牙的房子不是挂在半山腰,就是躺在山窝里,十分散落。山腰与山窝的村民可以大声地对话,可是要走到对方身边竟耗去了大半天工夫。我的扶贫对象是那个叫萧熴的年逾五旬的男子。尽管他只有五十多岁,但你看第一眼时,总觉得他就是一个年近古稀之人。你瞧,他那满头银丝上总是沾着永远也无法洗去灰油垢,酱紫色的脸庞沟沟壑壑写的全是沧桑与忧郁;一双手满是老茧,手背青筋暴凸且弯弯曲曲的,比鲁迅先生笔下闰土的手还粗糙难看。他上穿一件蓝里泛白的涤卡中山装,皱巴巴,脏兮兮的;敞开着衣襟,袒露出瘦瘪的酱紫色泛着乌光的胸膛,上面隆起-条条排骨痕印;背脊微微弓起;下穿一条 邋遢的黑布裤,谁也说不清那是什么料;脚趿一双破旧的解放鞋,左边的大趾头还在外露着。如果他扎上头巾,再端上一碗水,那与罗中立的名画《父亲》中的那位父亲简直是一对孪生兄弟!这些便是初次见面时,萧熴呈现给我的形象。
  那是前年暮春的一天上午,在村支书和村主任的带领下,我与县扶贫组长到萧熴家去核实村里上报的贫困户情况。萧熴那栋三间土砖破旧不堪的老屋就坐落在那座叫锁石峰下的山窝窝里,被四周的翠竹和靑树红花掩映着,屋前屋后的树林和灌木丛里不时传来山鸟宛转的歌声和山虫悠扬的啁啾。淸新的空气,诱人的风景,此处委实比日夜喧嚣、尽是钢筋水泥建筑的县城宜居!我们一行跨进萧熴的家门,只见一个小老头蹲坐在小板凳上吧嗒吧嗒吸着水烟筒,那散发出的烟雾和酽辣的旱烟叶子味儿让人难受。村支书快步走上前对小老头说:“熴哥,这两位是县扶贫办的领导,今天特地来核实你家的情况,请你实亊求是地向领导反映。“各位领导请坐。”萧熴赶忙站起身,放下水烟筒,掇来两条长板凳并用衣袖在上扫了扫,便放在我们身边。待我们刚坐定,他便用一个老木递盘端出了四小碗白开水:“领导,请喝水!”我们伸手接了过来,那小碗灰黑灰的,端在手上油滑油滑的,犹豫了几秒,我们还是硬着头皮把水喝了。“好吧,熴哥,你现在就一五一十地回答上级的问题。”我们起初问了他家的人口住房田地情况,他的回答与申报表上别无二致。村支书和村主任微微颔首。当我们问答家庭的收入时,他眉色飞舞,打开了话匣子:“我和老婆在种田搞养殖,毎年出栏八头肉牛,毎头可卖五到六千元,可收入四万余元。”“熴哥,你中途死了两头也算进去了?”村主任插着话,并不停地向他使眼色。萧熴似乎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见,依然口若悬河:"两亩水田我们种上双季稻收稻谷四五千斤,还有土地收入有三四千元,儿子在深圳打工毎月工资七千多元。领导,我家今年准备拆了旧房盖新楼。"听了萧熴一席话,扶贫组长眼晴向村干部狠狠瞪了两眼,面呈质疑神色。“熴哥,你的情况已讲淸了,别再啰唆了。我们还要陪领导去肖世成家调查!”就这样,我们离开了他家。
  第二天上午,在村委办公室确定扶贫对象的会议上,組长否定了萧熴的资格。他在会上语重心长地告诫村干部:"我们的一线干部工作要深入群众之中,不要漂浮。特别是推荐申报贫困低保户时要实事求是,切不可凭亲疏,靠臆想去定。这样就会损害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光辉形象。像萧熴这样的户级都被申报为扶贫对象,那就是工作走过场、漂浮的具体体现。好在我们深入调查了,才纠正了。萧熴是山村已脱贫并逐步走在致富路的村民,如果将他评为扶贫对象,一经公示,群众会骂娘的,会咒干部瞎了眼!"听了组长的发言,村支书和村主任觉着很委屈,都想站起来与之争辩,被我制止了。第二天,村里贴出的公示布吿中没有了萧熴的名字。可是,我一次也没看见他到扶贫组长那里去争取过。据村干部说,扶贫项目、扶贫款对萧熴而言似乎缺诱惑力。前年,县扶贫办提供四十万低息贷款,要他养殖四十头肉牛,但自己须先有十余万启动资金,他推掉了。他的理由是才起头就欠了几十万债,万一运气不好不成功,不就背上了滚雪球般的巨额债务吗?低息也是息呀,只要有利息,债务就会打滚,就会掉进债务的深渊,永无翻身之日!况且就算贷到了银行的钱也等于背上了一只沉重的无形的包袱,民国北大教授辜鸿铭论银行的名言不是早已说得很清楚了吗?--“所谓的银行家,就是晴天千方百计把伞借给你,雨天又凶霸霸地把伞收回去的那种人!”
  这两件发生在萧熴身上的亊情,引起了我对萧熴浓厚的好奇心。经过在村里的多方打听,我终于对他有一个较全面的了解。
  萧熴,高中文化,有点书呆子气。八十年代初,掀起一股南下打工的热潮,成千上万的农民涌入南方成了农民工。可萧熴不愿随大流,他确信马克思学说:资本家最大限度追逐利润,残酷地榨出工人的剩余价值,为了达到此目的就会不择手段!自己何必跑到遥远的地方,投身万恶的资本家编织的罗网里,任其压榨剥削呢?我就不信邪:我在家种好田土就会饿死?所以,三十多年来,萧熴还没有走出过大山。萧熴的老婆患有夜肓症且干起农活来既不在行,手脚也不敏捷。家中的农活几乎全靠萧熴。萧熴是个慢性子,做事总是悠着来。人家一天莳完的水田,他要两天;别人半天种完的豆子花生,他要一天。养殖,他也搞了,可是运气欠佳,总成不气候,出不了效益。就拿前年养牛来说吧,养了六头,却死了三头,亏了本。他们两口子还沾染上了赌钱打牌的恶习,毎年种田土养牛的那点收入刚好应付家里的开支和赌钱打牌。他唯一的儿子大青高中没读完便南下打苦工去了,报酬也低得可怜,并非有六七千元一月。这小子在学校就开始沾上了吸洋烟的恶习,外出务工后更变本加厉,每月工钱输得精光。为了生活,他只得厚着脸向亲朋“借”,毫无半点做人的尊严。由于过分地吸毒,这小子总爱产生幻觉,有人在追杀他,吓得浑身瑟瑟。有时候,竟在深更半夜藏匿到门前屋后的灌木丛中。看到本村那些同龄人脱贫致富,盖新房,娶儿媳,想想自己的境况,萧熴既羡慕,又气恼。气恼的是自己的儿子不学好,不务正业,近三十了还没媒婆登门。今年正月的一天,萧熴竟当着亲友的面给他儿子下了一道死命令:“你小子,今年无论如何花重金给我租也要租个老婆回来!”众亲友闻言哭笑不得。当然这样荒唐的命令,谁也无法服从,更不用说执行了。今年萧熴的岳父去世,大靑还是孤身一人为外公送葬。萧熴见此景更是刀刺脔心,满怀忧戚地对堂兄说:“这鸦片鬼弄到八百,化得吊二。我指望他延续我房香火是指望不上了。只能我自己去花重金租个女人,生个儿子,续起我房香火了!”堂兄听了便破口大骂。
  萧熴是高中毕生,在偏僻的山乡也算得上一个文化人了。乡政府曾有意发展他入党当村干,可他不愿意干。面对那些为选上村干而向他拉票的人,他不耐烦地说:“你们这么削尖脑袋往干部队伍钻,难道成了村干就能抱上金元宝?真不可思议!”后来,村支书因贪污挪用公款二百多万被县纪委严惩,萧熴才若有所悟:“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么多人都想当村干!”萧熴自己虽然毫无官欲贪念,但是一旦谈及官员腐败案时,义愤填膺,对贪官露出鄙夷的神色,说道:“那些贪官掌权时呼风唤雨,一旦东窗事发,便铛鎯入狱,失去了幸福自由。现在我村在县里做社保局长的贪官已坐牢,如果他与我对换,我肯定不干。一个人要知足,不义之财捞多了,会报应的。"
  对于萧熴把文化知识仅用在看报纸、电视和无聊小报上,我深感遗憾。
  两年过去了,我的扶贫工作已圆满收官了——扶贫精准扶贫对象肖世成已脱贫致富了!可是原本贫困的萧熴依然外甥打灯笼:儿子没能重金租回女人,自己也没有重金去租女人续本房香火,依然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如果硬要说有何变化的话,那就是在党的新的惠民政策阳光的普照下,萧熴家的旧房被列入农村危房改造工程,并下了基础、打了定脚梁,有望在年底搬进新居。
  作为一个扶贫工作者,我衷心希望萧熴家有朝一日能像那些已脱贫致富的贫困户那样,去迎接那个属于自己的金色黎明!
   (本文人物纯属虚构,请勿对号)   

扶贫工作队员小顾在西村蹲点有三个年头了。按照“三年攻坚,脱贫致富”的要求,他的任务该完成了。眼下,县扶贫办的领导就要进村验收。小顾心里一阵高兴。
  可以说,小顾是有信心交一份满意答卷的。
  小顾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单位就安排他去扶贫,一蹲就是三年。小顾是位很有上进心的青年。三年来,他用自己的文化知识,靠强健的体魄支撑,从制订脱贫规划人手,又是跑资金,又是引进良种和技术,帮助村里开发山林,发展养殖业,引导村民走出了一条摆脱贫困的路子。村里一年一个面貌地变……光头山绿了,养殖业成了气候,粮食产量一年比一年高。村民年人均口粮达一千多斤,纯收入五千二百元以上。比原来翻了好几番。贫困的帽子被风卷走了。这一切,都是人们有目共睹的事实。
  村人没有不感激小顾的。经常有村民半路上拖小顾到家里喝上几盅,以表感激之情。村干部还专门去单位为他请功。小顾也年年被评为县里的扶贫先进。
  一想起这些,小顾心里便暖哄哄的。有一种无法言表的快意。他觉得自己三年的汗水没白流。
  那天下午,小顾怀着激动的心情召集村干部开了个会,通报了县里要来验收的信息,要村里作好汇报准备。
  哪知,村干部听了这消息,不但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有些惊讶。
  “怎么就验收了呢?”村支书说,“这贫以后不扶了么?”
  “要说,这几年确实有进步。”村主任说,“但怎么也还没达到摘掉贫困帽子那一步呀!”
  其他人也咕咕哝哝的发起牢骚来。
  小顾有些懵,不知道大家什么意思。村里这几年的变化,都是上下一致公认了的。村里还年年受表彰,介绍经验。怎么在这样关键时期,大家却有了情绪?小顾想问个明白,但没人回答。后来就散会了。
  过了几天,县扶贫办验收组的就进了村。
  先是听村里汇报。
  汇报材料是村支书念的。材料写得不错,是村里几年情况的汇总。经小顾看过。小顾想,只要按这个材料汇报,情况就会得到如实反映,自己也就不再担心什么了。可让小顾没想到的是,村支书念到后面,几个关键的数据没了。小顾不知怎么回事,当时他看的材料是有的。而且,这些数据是硬指标,是验收能否达标的关键。
  县扶贫办的领导也没放过这些数据,便一项项抠。问了几遍,都无人回答。领导便沉了脸。
  小顾想补充,村支书这才抢着说:“数据是有,但说明不了问题。”
  “为什么?”扶贫办的领导问。
  “数据不实。”村会计马上答,“有水份。”
  “你们就不能如实说?”扶贫办领导问。
  “让如实说就好。”村主任接着说,“就一句话,我们村目前并没有脱贫。”
  接着,大家都说一句同样的话,说得小顾如坐针毡,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想解释什么,鉴于那种场合,又觉得不怎么好说,只得忍气吞声。
  县扶贫办的领导很是不解。难道这些年村里反映的情况并不真实?可面对村干部们的众口一词,县里又不能不尊重下面的意见。验收只得草草收场。
  为此,小顾气得睡了一天。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得罪了村干部,他们为什么如此这般。
  第二天晚上,村主任突然请小顾喝酒。
  酒桌上,小顾有些生气地问:“我哪点对你们不起,为什么要瞎编呢?那些数据都是实实在在的,你们不是也承认了的么?”
  “哪个说不实在呢?”村主任陪着笑说。
  “你们怎么那样汇报?”小顾又问。
  “这你就不懂了。”村主任诡谲一笑,“县里验收不那样说能行?”
  “为什么?”小顾感到奇怪。
  “你想,如果实说了,我们村的贫困帽子不就被摘了?”
  “摘了不好?你们也光荣嘛!”
  “光荣?谁稀罕那个光荣?”村主任哈哈一笑,与小顾碰了碰酒杯,“别说这些了,我们喝酒!”
  “为什么?”小顾更加懵了,也来了拗劲。“你不明说,这酒我真的不想喝了。”
  小顾将酒杯举在空中,一动不动。
  村主任见小顾较了真,又嘿嘿笑了。
  “一顶帽子一年多少扶贫款,你是清楚的呀!”村主任小声而神秘地对小顾说:“如果这次被摘了,那不就完了!”
  “你们这是……”小顾出了一身冷汗。他瞪着眼望着村主任。
  “你也别大惊小怪的。这不是我们的发明。再说,也不会要你掏一分钱。”村主任突然认真起来,“你以前对村里贡献很大,我们诚心感激。但你务必再成全我们一次,一个人情做到头……来,我们喝酒!”
  说着,村主任再次递过酒杯与小顾碰了碰,一仰脖子倒了下去。
  小顾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只得闷闷地与村主任喝。
  那餐酒,小顾醉得一塌糊涂。   

像萧熴这样的户级都被申报为扶贫对象,包括村官的腐败。村官腐败透视当前的这个社会是以工业化、城市化为本位,以官员和商人为主位的社会,很大程度上断掉几千年乡土历史的根。这是因,种这些因下去,果便出来了,包括村官的腐败。...

村官腐败透视

当前的这个社会是以工业化、城市化为本位,以官员和商人为主位的社会,很大程度上断掉几千年乡土历史的根。这是因,种这些因下去,果便出来了,包括村官的腐败。

这个村,有一半都是我的娃。在三门峡市西南方,距离市区90公里左右的一个小村里,村支书张大万(化名)笑嘻嘻地对市里来的驻村工作队员说。本村的青壮劳力都外出打工去了,他们的留守妻子竟然成为张支书的猎艳对象。

但农民们对村干部普遍和最大的愤怒,并非来自男女作风甚至性侵方面。他们最在意的,是自己和集体的财产受到了村干部的不法侵占。

2011年初河南省纪委一项调研显示,2008年以来本省群众赴京或到省信访案例中,涉及农村问题的占73.2%;在涉及农村问题的信访举报问题中,因涉财问题引发的占88.7%。

当年4月1日起,河南省纪委在全省开展对农村涉财信访举报的专项治理活动,惩治农民身边的腐败。在这项为期半年的行动中,共有845名村干部和党员受到党政纪处分,103人被移送司法机关;涉案金额7017.2万元。

以845名受到党政纪处分的村干部和党员来计算,平均每人涉案金额只有8.3万元。这既说明了村干部腐败的普遍性,也说明了村官级的腐败一般涉案金额不多,这跟村官职务低微,以及河南贫困农村多、资源相对较少有关。

河南三门峡市检察院的一项调查显示:村支书、村主任占到农村基层组织人员职务犯罪总数的46%。其中92%的村官腐败案件发生在土地转让、资金管理环节。涉案村官们总有办法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虽然全村老少都想要点好运气,但似乎这些村官的运气比大部分人的都要好。

当高速铁路修到三门峡渑池县洪阳镇时,村支书王某便伙同他人虚报冒领高速铁路占地补偿款及其他款项10多万元。与洪阳遥遥相望的英豪镇村民组长董某,也利用职权挪用村组征地补偿款以及赔青款合计83万余元。看来不是职务,而是机会,才是决定村官们捞钱多少的重要因素。该县的一位村主任刘某,相继贪污、挪用和侵占村里的征地款、土地补偿款,共计上百万元,后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而三门峡陕县张汴乡刘寺村会计赵开让,利用负责该村退耕还林专项补贴款的领取和兑付工作的职务便利,采取收入不记账的方法,连续5年贪污48.29亩土地的退耕还林粮食补贴款、劳务费补贴等共计47912.7元。

本文由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像萧熴这样的户级都被申报为扶贫对象,包括村

关键词:

上一篇:老田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小桃有些迷糊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