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 > 现代文学 >   放逐岛亦是上天大神所化,经常常有经过的

原标题:  放逐岛亦是上天大神所化,经常常有经过的

浏览次数:194 时间:2020-01-17

  相传上盘古开天辟地,用身躯撑开天地,化为天柱。从此天地分开,上清为气下浊为地。待天地成型之后,盘古大神便倒下,身化万物。自此光与暗、白与黑便接踵而来。
  世人皆知蓬莱仙岛是个无上快乐天堂,蒲门晓日、石壁残照、南浦归帆、石桥春涨、鱼山蜃楼、横街鱼市、衢港渔灯、竹峙怒涛、白峰积雪、鹿栏睛沙,宛若梦幻的蓬莱十景!可有谁人会知,蓬莱仙岛所对立的宛如死寂的放逐岛呢?
  放逐岛亦是盘古大神所化,不过不知为何,放逐岛似乎为人人所识但人人却又完全忽视。据戏言讲,上古放逐岛乃负面情绪集中的地方,也就是说,放逐岛吸收暗黑气息,与蓬莱仙岛吸收的无上仙气恰恰相反。放逐岛上树木茂盛,岛心有一湖水清澈明亮,但是却有些咸苦,想来是海水所致,说到景致,放逐岛上也是雾气缭绕,咋看上去以为仙境,可是最为恐怖的就是这个岛上无一生灵!好似一方净土一般!谣传有云,放逐岛上住着一只魔头,道法高深,但无人所识。圣人曾言:“有心者,皆为所累!”
  然而有一天,一个名叫飞的小子却不知为何,闯了进来!
  小子有着非常丰富的想象力,而且特别喜欢想,无时无刻地想,并不是说有想象力不好,大作家都有很好的想象力,可是你不管什么情况都去想,那就很容易得罪人了,所以飞成了班上鼎鼎有名的“钉子户”。
  也正是这样,上课不认真听老师讲,下课也不认真完成作业,好像游戏人生一般的态度,飞的成绩单是一路红灯,老师们放弃,同学们不愿意接近,家长们则是束手无策,就算是他父亲用上棍棒式的教育,也丝毫不起作用,兴许是小时候早已习惯。
  如此恶性循坏下的小子飞,慢慢地关上心灵的大门,安静地屏蔽好些声音。万事皆有例外,不是说飞不愿意与人交朋友,而是交朋友的时候,总好像要关注其接近的目的,为什么要与自己交朋友成了他总会想的问题。所以,飞的朋友不多,庆幸的是,基本上都是死党。
  飞,来到这儿以后,先是有些蒙圈,无论谁到了陌生环境下都会有些愣神,还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都会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很快,小子就安静了下来,毕竟这里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有如死寂一般。
  先四处逛逛吧,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迅速占领了飞的思想高地。
  小岛不大,转一圈下来也是累的慌。飞坐在湖畔旁的草地上,翠绿鲜脆的草叶看上去真是晶莹剔透,配上湖水静静的蓝,抱着一堆水果的小子得到了不错的心情。“咔擦!”哇,这果子还真是清脆甜口,中间还带有一丝丝酸涩之感,倒是十分的好吃,有一种恋爱却不敢说出去的感觉!小子食指大动,狼途虎咽起来。
  就在小子沉浸在美味的水果里时,一个甜甜的声音猛然钻入耳朵里。“呀,大哥哥你来啦,可不可以给我吃一个大果子。”
  飞听到这样的声音先是一愣,随后而来的便是惊喜,试想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忽然有人在,是多么快乐的事情,至少有个伴了!但随后飞就失望了,因为环顾四周,根本没有一个人!只能安静地继续啃苹果了。
  这时,飞的眼前出现一个美丽的胴体,正在上下飞舞着,好似跳舞一般,诱惑至极呢!只是不足的地方就是这女子身体跟巴掌一般大,老实说,飞还是有些失望的。
  “大哥哥,你还是一样的没礼貌,我要吃果子!”这时的小精灵已经飞到飞的肩膀上,敲打着飞的脸颊,触感滑腻,如电击一般,直接麻入飞的心里!飞下意识的把手上的水果递给小精灵。
  小精灵很是熟练的接过水果,抱起来啃起来,还咂巴嘴。
  飞打消了心里龌龊的小心思,正经起来,因为他一直疑惑一件事情!“你……你好像认识我呢!”
  小精灵不满地白了一眼,“大哥哥,你真是的,你记性好差啊!人家叫美好小精灵!真讨厌,女孩子的名字都不记清楚。”
  “啊……”飞顿时像是欠了什么东西似的,不好意思的神情爬满脸上,“美……美好啊,你为什么不穿衣服呢?”
  说道这,名叫美好的小精灵丢掉手中的果核,飞到飞的面前,生气的瞪着飞,叉着腰,“大哥哥你不是说这样最漂亮嘛!你真讨厌,你还……你还……”没说完,小精灵脸大红。
  “是嘛?哈哈……”飞尴尬地挠着头皮,十分苦恼的样子,“我怎么记不得了呢。”
  “所以说大哥哥你健忘呢!把我的名字都忘记了,真是不可以原谅!”小精灵脑袋向前伸去,眼睛盯着飞。
  飞的表情已经一愣一愣的,忽然他想到什么!“对了,美好,你原来就住在这里吗?”
  “算是吧。”小精灵将小手支起小脑袋,好像在认真思考一般。
  “那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飞实在想知道,这个被海包裹在中间的小岛,另外,这个会飞的小精灵实在是有些天方夜谭,好像仙人一般!
  “不知道,我到现在也不过十几岁吧,从我记事起,这个岛上就只有我一个人,还有大哥哥你了!”
  “是嘛?这就有些奇怪了。”飞很难想象自己究竟来到了什么地方。随手抓过一个水果,咬下去,咀嚼着。突然,飞反应激烈的将嘴里的果肉吐了出来,还拼命的咳嗽!“这是什么水果,怎么这么苦涩难吃!”
  小精灵捂着嘴笑着。
  “切,笑什么,我出糗你好像很高兴嘛!”飞不满的撇嘴道。
  “大哥哥,不要生气嘛!来,我带你到处玩玩吧!”
  “哦,好啊。”飞不满的情绪一扫而空,他也多希望有个女性玩伴呢!
  嘻嘻闹闹玩了好久,两人才倒在湖边的草地上。
  “美好,你是不是个仙女啊,像你这么漂亮又会飞来飞去的女孩子,一定是个仙女吧!”飞望向一边的小人儿。
  “大哥哥,我要是个仙女就好了,我一定把自己变大,再做你的女朋友的!”小精灵口无遮拦。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飞这时的脸蛋已经有些发烧了。
  突然,小精灵转了过来,面向飞看了过来,嘴角还有一丝诡异的笑,“哈哈,我就知道大哥哥你在打我的心思!”
  “才……才不是呢!”飞心虚地回道。
  “不过和你在一起的感觉,还真是快乐呢。”
  两人凝视在了一起,似乎要有火花炸开。
  不想,这时。
  “两位都已经开始打情骂俏了呢!”一个阴冷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
  两个人吓得一个激灵,连忙从地上蹦了起来,向后看去。
  可是眼前的人让两人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两人都说不出话来,只是全身抖动!
  “怎么了!见了这个岛的岛主,你们好像一点礼貌都没有呢!最起码要问个好吧!”来人继续平静道。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飞颤抖地举起手,指向眼前的人。
  这人一步一步走到飞的面前,他走的每一步都像是有巨大的压力一般,飞被压得身子往后弯曲。
  “啪!”这人最后一步迈了下去,“嘭!”飞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飞却像感觉不到疼痛似的,怔怔地看着如鬼一般的逼近的人!
  “我就是你啊!胆小的小子!”这人长得竟和飞一模一样!
  忽然,小精灵痛苦的抱住脑袋,痛声大叫起来,“啊啊啊!”
  此时的飞虽然颤抖地倒在地上,但在他听到小精灵痛苦的大叫的时候,他还是鼓起百分之一万的勇气从地上爬起来,捧起跌落在地上的小精灵,跑进茂密的树林内去了。这些树木的年龄并不大,最大的大概才十几年,十年成树,小岛怎么会这么年轻?玩闹的飞一开始就有些不对劲,到现在在树林间行走才逐渐加深了印象!开什么玩笑,难道是地壳运动?
  地壳运动,板块相撞,一些地方下沉一些地方却往上拔高,在陆地上便成了山峰,海中跃出海面就成了海岛,海岛还得经过一段时间才会成为有树木之类的植物生长,所以才有年轻一称,实际上,海岛有的几千年历史了。当然,也有天然的。本来是陆地靠近大海,但是低洼处被海水淹没了,就形成了岛状。
  蛇形在树林间的飞忽然被一道如同惊雷般的声音响彻云霄,“带着可爱的小精灵准备逃到哪里去呢,你个软弱的胆小鬼,你究竟在害怕什么呢?哈哈哈!”那恶心的声音令人倒胃。
  就在这时,飞一下停下脚步,猛地想到了什么,是啊,我为什么要逃?他并没有要杀我的意思,难道只是我内心的恐惧作祟?可是,他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样?
  摊开捂在怀中的小精灵,小精灵好像昏过去了,飞也是关心则乱,生怕小精灵会着凉,捂在怀里一动不动,飞就像个木桩子一样坐在一边。
  “喂,大哥哥,你打算热死我嘛!”不知什么时候,小精灵醒了过来。
  飞连忙捧着小精灵来到眼前,关心地问道:“你不要紧吧!”
  小精灵的小手抚摸胸部的位置,心有余悸道:“我以为我都快要死了!”顿了顿又说道,“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哦对,是逃出这里的办法!说什么只要能够引动天湖之水,灌入天之蓝,顺水流去,便是出口!”
  “什么,这是真的吗?”飞高兴地近乎吼道!离开这个让人感到孤独到恐惧的地方,第一次开始想家人、想死党、想叽叽喳喳吵闹的人群。
  “你小声点,别被那人听见了!”小精灵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况且我还不知道,怎么引发天湖之水,还有天湖之水在哪儿,另外你说天湖之水怎么灌入天之蓝!”
  这一下子问住了飞,这问我,我哪知道!飞泄气的坐在地上!
  “哎呀呀,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如同鬼魅的那人又出现了,连点喘息都不给!
  “你要怎样!”飞声音嘶哑的叫嚷道。
  那人皱了皱眉,神情甚是不屑,仿佛在说,瞧你那娘们样!“我并不想怎样!”
  飞的眼睛瞪的很大!显然不相信这人说的话。不过这倒是让飞冷静了下来,想必是有求于我,既然有求于我又不来抢夺,这人想从我这拿到什么!
  “好吧,这样吧,我和你做个交易吧!”那人说道。
  飞终于确定了,心中慌乱又沉淀的了几分。定声道:“你要什么?”
  “呵呵,把伟大的主灵之魂交于我吧!”那人一样平淡的声音让飞的心跳又加速起来。
  不过你既然用了伟大,想必是个了不得的东西!“那我能得到什么?”
  那人虚空一握,小精灵竟然被他抓到了手中!“她和整座岛!”
  “你!”这是空手套白狼的感觉,这让飞敢怒不敢言。
  被握住的小精灵只露出了脑袋,面部表情有些狰狞,但是她还是颤抖地说道:“别理我,你快逃出去!主灵之魂不要交给他,不然不然……”还没有说完的小精灵化作漫天的粉尘!小精灵被捏爆了!
  刹那间,所有的负面情绪涌向飞的大脑,身体外黑色的雾霭钻入飞的大脑里!
  “真是罗里吧嗦,不知道说得多死得快!”
  “我……就算死,也不会……把那什么……交于你这个恶魔!”飞按住脑袋颤抖道。
  “恶魔……这个称谓倒是很适合我。”那人得意道,“不交于我亦不要紧,你会马上想通的!”说完便消失了。
  飞见其走后,失神地走到湖边,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好像失去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那种揪心感伴随着任绕在耳边的“大哥哥”喷涌出来!美好,我对不起你,我应该把我的那什么主灵之魂交于那个魔鬼,要不你也不会死的!
  湖水倒映飞的面容,憔悴哀伤。
  “我想好了,你给我出来!”猛然,飞大声叫喊道!
  一道身影渐渐变成实体!感觉没有离开一般。
  “我以为你会挣扎很久呢,没想到这么快就缴械了!”那人阴阴地笑道。
  “给你可以,但你把美好还给我!”飞完全没有理他!
  “OK!”那人打了个响指,一个穿着比基尼的小精灵便出现在了眼前!虽然长相一模一样,但是体型已经和飞一般大了!
  “什么!”飞不敢相信,“你耍我!”
  “你爱信不信了!那么主灵之魂拿来吧!”那人十分兴奋的单手虚空抓起,一个魂体一般的东西从飞的身体里渐渐被拉扯出来!为什么说,因为魂体的上面竟是一只大手,这个大手竟是从那人身体里飞出来的!
  飞大声惨叫起来!“啊……啊!”这种被剥离的感觉,就像被扒皮的感觉,一点一点,从每一个毛孔传出来的痛!飞蜷曲着不断的在地上翻滚抽搐,表情扭曲,拳头紧紧地攥住,冷汗不住的往外流淌!
  但是进程却丝毫没有减缓,那人嘴角的笑意也慢慢的扩大,得意是他最为显著的表情。
  “主灵之魂是我的了!”随着一声大喝,魂体被完全的剥离出来,飞则白眼直翻、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气若游丝!那人却闭上眼睛,似乎等待神圣一刻的来临!
  似乎这一刻有些漫长了!
  “什么!”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了小精灵竟抱住了飞的魂体!
  “美好,没想到你竟误我的大事!”
  “魔头,想要成功,怎会那么容易!还要多谢你,我的记忆觉醒了!”小精灵自信地说道。
  “什么!”这会竟然轮到那人慌张起来!“你都觉醒了什么!”
  “你知道的,这个岛的秘密,天湖之水的引动之诀!”
  ......
  迷糊的飞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紧接着好像听到有人说:“别忘了我哦,小帅哥。”
  天湖之水,冲入云霄,灌进天之蓝,水流通门,出口现世!
  ......
  多年之后,飞才得知,原来放逐岛还有一个名字,叫作——心灵之岛!

图片 1 古书上记载,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分天魂、地魂、人魂;气魄则是人的七情六欲。人死后,天魂归天、地魂归地,而人魂就在自己的墓围来回盘旋,因为人有七情六欲,人死后,磁场的效应,使得生时的那些情欲暂时还未消散,所以,人死后,便能借助人魂暂时保住生前的一些记忆,如果人魂在磁场作用下逗留久了,那么魂便会成为灵,成为所谓的“鬼精灵”。
  小松是个很信邪的人,他小时候看到过树精灵,据说他十一、二岁的时候,同小伙伴们在外面疯玩,那时太阳正欲西落,炊烟四起,天色已暗,过往匆匆的行人都赶着回家,小孩子们依然兴致盎然地群堆着瞎玩。小松有个很要好的伙伴叫小虎子,小虎子很皮,总喜欢爬上爬下,没个消停,这不,大家捞鱼的捞鱼,斗鸡的斗鸡,唯独小虎子上了树。
  小松眼看着小虎子下不来,在树上乱嚷嚷,心里这个急,于是三下五除二,蹿上了树,拉着比自己小一两岁的小虎子就欲往树下跳。可谁知小虎子跳下去了,自己却被树枝给绊住了,回过头想要扒开树枝,却看到树枝的枝头上站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像一个半透明的绿色圆球,居然还有翅膀,翅膀上还能看到透明的绿色液体在蠕动,小松一下子愣住了,这玩意好漂亮哦。
  小松好奇地用手捅了捅那个绿色半透明的圆球,结果那圆球抖了抖,在顶部伸出个小小的脑袋,脑袋上还长了两只角,一双绿硁硁的眼睛射出两道细细的光,“我在睡觉,干嘛捅我啊?”一个稚嫩的女孩子的声音在那个长了角的绿脑袋上迸了出来。这下可把小松吓了个半死,身子一抖,绊着他的树枝竟然自己断了,一个眩晕小松大头朝下地往下掉。
  “哎呀”树上那个绿色透明的长着角的脑袋看到小松往下掉,突然射出一道绿光,把小松死死地给围上了,小松嘴巴张得老大,因为他分明感觉到一股力量正在将自己慢慢往树下放,而且是轻轻地,很柔地在放。一转眼,小松被那股力量柔柔地扔在了地上,小松赶紧爬起身,抬头看向树上,树上却暗暗无光,只剩下刚刚透出头的月亮,散着微弱的月光。
  小虎子还在一个劲地揉自己摔疼的屁股,看着小松安然无恙地从地上弹起来,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爬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一瘸一拐地回家去了。小松看着小虎子还有很多小伙伴们都各自回家了,想着树上那个透明的绿色圆球,居然还有小小的脑袋,还会说话,心里咯噔一下,脸刷了青,调头拔起屁股就往家跑。
  从那之后,小松就信老人们口中的话了,有鬼,但是那是鬼吗?小松不知道,如果是鬼,那个鬼还挺漂亮,也没有害自己,看上去倒像一个长在树上的小精灵,还有小翅膀。小松之后翻阅了很多关于灵体的书,他确切地肯定了精灵的说法,那些精灵真的就是灵魂聚集起来的呢,很多的精灵都是好的,都是在人世间守护着那些自己还牵挂着的人的灵魂。它们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看见的,而自己,是不是真的遇见了精灵了?
  小松在关于灵体的书籍上看到了很多关于“精灵”的说法,有树精灵,是绿色的,就像当年看到的那样,透明的。也有水精灵,是蓝色的,像一滴水一样雾蒙蒙的。还有火精灵、土精灵·····小松,突然间对这些精灵上了瘾,总想这辈子还能再见到这些“精灵”,这些“精灵”究竟生活在什么地方?我们怎么样才能找到它们?
  小松在书上看到说,遇到树时有水了就浇灌它;遇到水时,见到水里有脏东西了就帮着捞起;见到哪里起火了,就想办法扑灭它;见到哪里土松了就踩踩它。于是,小松总是按照书上说的去做,总是小心翼翼地对待着身边的东西,总希望能够有一天再次邂逅哪只“精灵”,看看它的美丽。
  这一年年三十,小松正在家里吃团圆饭,忽然听见有人在敲自己家的后门,老婆不耐烦地说“大年三十的谁还串门?好烦哦”,小松看了一眼老婆,笑笑说“有朋来,不亦乐乎嘛”。老婆瞪了一眼乐得屁颠屁颠去开门的小松。小松乐呵呵地打开门,眼前的一幕让小松惊呆了,有一个圆乎乎的灰不溜秋的东西悬在半空中,看上去像一个碗口那么大,小松神经一紧张,吓了一跳,赶忙“碰”地关上了门。
  可是转头一想,难道?莫非?小松正在想着,便兴奋地又打开了门,果然不出小松所料,那东西还在,圆鼓鼓的,身上发着灰色的光,半透明的身子里长出两只小手,一只拄着一根小小的拐杖,一只托着一个小小的碗,然后圆鼓鼓的球上伸出了一个脑袋,小小的脑袋上长着一只独角,两只眼睛灰蒙蒙的,大大的,散发着灰灰的光,看不到鼻子,因为鼻子被长长的胡子挡着,胡子一直拖到圆鼓鼓的球下面。
  这个...这个,这个不是在书上看到的讨饭精灵吗?书上记载,很多生前是一些讨饭的人,死去后,没有地方逗留,只能徘徊在人间,每到过年的时候,就会现身到人家去讨个年夜饭。它们心地善良,从不伤害人,只求一口饭,能够过上在人间的年。小松激动地看着眼前冒着灰色光的精灵,语无伦次地说“你...你,等哈,等等哈,我给你拿...拿饭去...”
  小松转过身,撞到椅子上,却不觉得疼,跑到桌子上,抓了一大把花生、瓜子,拿了几个馒头,端了一碗菜,屁颠屁颠地向门外跑。老婆看着他,惊讶地看着他“你干嘛?”小松把拿来的东西全部堆给门前的讨饭精灵,讨饭精灵“叽叽叽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绕了个圈,在小松的面前散成一道雾,不见了。老婆追出来时,门口无人,只见小松呆呆地望着空气傻笑。
  从那后,小松做了小买卖,一年买了车、两年两套房。老婆一肚子生了龙凤胎,家里上下红红火火,风风光光。左右邻居都说小松发了横财,天上掉了馅饼,这小子日子过得幸福满载。
  只有小松知道,是那些精灵们在保佑自己,在帮助自己,他在自己的家里供了一道坛,坛里立了很多“精灵位”,每年的逢年过节,都会给精灵们上香、拜位......   

蒲公英看似自由,却身不由己。

图片 2

女孩说,我不知道我是那里来的了 。我不知道我当初为何而飞。

阿银关上门,回头说道,我想你应该是一颗蒲公英吧,不然怎么风一吹就会跑呢。

雪一直下,直到屋顶被厚厚的雪覆盖,和白茫茫的大地融为一体。

阿银眨眨眼,一个白衣服的小姑娘从被风儿裹挟着刮来,呼地一声,轻轻地落在书店门口上。这小姑娘看上去和风儿一样轻呢。

时间一久,阿银甚至有些怀疑蒲公英姑娘的事儿,是不是我在看店时偷懒打盹儿做的一个童话般的梦。

阿银这才发现,她的裙子像是用比羽毛还要轻盈的东西做成,轻飘飘的,一缕细小的风儿似乎都能让她飞起来。

直到有天,阿银趴在书店柜台边睡觉,一阵凉爽的风儿钻进耳朵时,阿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舒舒服服地躺在风儿柔软的背上,地面变得好小好小,花园变得像只气球那么小,过活儿又变得只有她头上的蝴蝶结那样大小了。爷爷看不见了。

哦?阿银和蒲公英姑娘双双瞪大眼睛,凑近耳朵。小精灵的声音真是又小又细。

她瞧见阿银身边有一小棵多肉植物,眼睛忽然被点亮了。

小英想偷偷飞到爷爷背后,吓他一跳。不过又是一阵风儿 ,小英一下子飞得更高,飞翔的感觉实在太棒了!小英就想着等我在天上玩够了再告诉爷爷。

图片 3

是啊,她红润的眼皮下垂,半遮着朦胧的泪眼,仔细端详自己轻盈的身体,又叹,我就像是一只身不由己的蒲公英。

女孩却忽然伤心起来。

很抱歉,记忆书屋并不能帮你找回记忆。不过你可以呆在这儿,等天晴些再走。阿银惭愧说道。

真奇特啊,头一回见到人会飞呢。阿银讶异地对女孩说道。

蒲公英姑娘在书店里游来荡去,垂头丧气。

小盆栽还耍小性子。

阿银还是在山脚下开着记忆书屋。

小人?阿银天天玩着多肉可没见过什么小人。多肉小人,好有意思啊。


我想知道我是谁,她哭着问,记忆书屋能告诉我吗?

本文由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放逐岛亦是上天大神所化,经常常有经过的

关键词:

上一篇:一望无际的戈壁大漠也在兵团人艰苦卓绝的努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