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 > 现代文学 > 她眼泪后隐藏着心酸、善良与坚强……,可是向

原标题:她眼泪后隐藏着心酸、善良与坚强……,可是向

浏览次数:148 时间:2020-02-08

www.3885.com 1 有这么一位女孩,她叫王红艳,是一名优秀幼师。她见人总是面带微笑,而人后,她总是心事重重,眉宇间总有一种自卑和忧愁。我听过她精彩的演讲,那声泪俱下的演讲总感染着在座的听众。我欣赏这位优秀的女孩,不是因为她的眼泪博得了我的同情,而是我发现,她眼泪后隐藏着心酸、善良与坚强……
   ——引子
  
  
   还是这条林荫小道,还是这样的午后。路面上,斜阳将树叶撒成斑斑驳驳的影子。
   女孩拉着箱包慢慢走着,她需要这份独走小道的感觉。箱包的轮子滚动着单调的声响,她在想,离家几年了,母亲看到自己的那一瞬会是怎样的表情和心情呢?秋风轻起,长发遮住了她的视线,她索性转过身子倒着前行。
  “啪嗒!” 一个很重的声音响起,女孩一惊,赶忙转身向前。一位骑电瓶车的中年妇女摔倒在不远处,女孩丢下箱包,赶紧跑过去。
  “死妮子!果真是你回来了,滚!”中年妇女瞪着女孩,目光中似乎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姑姑,几年不见,您咋还这脾气呀?不发火不好吗?” 这么巧,摔倒的中年妇女居然是女孩的亲姑姑。女孩伸出手,试图扶姑姑站起来。
  “几年不见,咋啦?你出彩了?看见你,我得打躬作揖?” 中年妇女恨恨地瞅了女孩一眼,她暗自恨自己:刚才看着女孩背影,总觉得好眼熟,没想到一不留神,摔倒了!她双手支地,挣扎着想自己站起来,嘴里不停地吼叫,“别装好人,你巴不得我摔死呢!”
  “姑姑,不管你们大人间发生过什么,我只把您当作亲姑姑,让我扶您吧!”女孩再次伸出双手。
  “啪!”姑姑的巴掌落在女孩手上:“跟你娘一个模子刻的 !除了会装好人还会做啥?”中年妇女骂骂咧咧,试了几次,就是抽不出车梁下的右腿。
  “姑姑,看!渗血了!”女孩指着中年妇女的右脚外踝骨,并迅速从挎包里取出手帕纸,“您这个年龄的人都没注射过破伤风疫苗,伤口受风会出事的!”
  渗血很快聚成血滴滴落在地面上,中年妇女没再拒绝女孩的好意,她看着女孩帮她擦拭、简单包扎,大概女孩说“会出事”让她有点担心吧?
  “创面太大,还是去卫生院吧,消消毒包扎才放心。姑姑,我陪您一起去吧!”女孩扶起车子,使劲搀扶起中年妇女。
  “好了好了!跳蚤蹬一蹄死不了人!我自己能去!”中年妇女的火气又发作了。她拒绝了女孩,然后踏上电瓶车,头也不回地走了。望着姑姑远去,女孩轻叹了一声,继续前行。
   家到了,大门和屋门都开着。女孩进院子就喊:“妈!我回来啦!”好大一会儿,屋里没人答声,女孩心里好忐忑。她丢下箱包,小心走进屋里。几只小凳打翻在地上,女孩的妈妈面无表情的斜倚在沙发上。见女孩进来,她连忙撩起衣角擦了擦泪眼:“艳儿,是你吗?你真的回来了?”
  “妈!我真的回来了!不信,您也掐掐自己的手背!” 艳儿走上前,蹲在她妈妈跟前,看这神态,她妈妈刚受谁气了,“妈,您没事吧?”
   艳儿这么一问,艳儿妈像委屈的孩子,啜泣不已:“艳儿,你姑姑又来家里闹腾了,刚走。你爸长期在外打工,我就怕你姑姑来家闹事呀!”
   “妈,姑姑刚才又闹腾了?怪不得回家的路上摔倒了呢,心不在焉啊!”艳儿递给妈妈一包湿巾,“咱不哭好吗?听我给您带来的喜讯:我有工作啦!很不错的幼师工作!而且,幼儿园分给我一套房子,咱一家人都搬过去住!离开这个家,姑姑就没机会找茬啦!”
   听女儿说有工作了,艳儿妈抑住啜泣声,嘴巴上下颤抖,良久才回过神来:
   “艳儿,你出彩了?你真的出彩了?”
   “嗯!我给您和爸争气了!”
   “ 好啊,幼师好啊!”艳儿妈脸上露出微笑,但很快又被泪水淹没,“如果那年不出事,家里经济不那么紧张,你上学的费用也不会自己想法子解决呀,这些年你吃了多少苦啊?都是爸妈没本事呀……”
   “妈,您说什么呢?那年,如果我没有开大门,也许我爸的胳膊就不会被打折,这些年,我一直为这事纠结呢。”女孩望着窗外,仿佛间,她又回到啃着凉馒头攻关的那些深夜,眼眶随即湿湿的,“这几年在外求学找工作,我是受了不少罪吃了不少苦。但是,每逢想起那年,姑姑带着人马来家里闹事,我就不觉得受苦受罪了。我只有一个信念:考证,找工作,把爸妈接出去,摆脱姑姑的阴影!”
  “艳儿啊,那年的事,怎么能怨你呢?” 艳儿妈揉着眼圈,那些伤心往事反被她揉出了眼眶,“每次过大年,你姑姑要不来家里闹腾一次,她会吃不好睡不安的。那年,如果你没去开大门,她那一干人马也会踹断门闩进来的。”
  “妈,有些事我一直不明白,姑姑跟咱家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呀?她怎么就从不念及同根生的情谊呢?”艳儿端端地望着她妈妈,眼里满是迷茫。
   “说来话长啊!”艳儿妈长出了一口气,“你奶奶下世的早,留下你姑姑和你爸姐弟俩。那时候,你爷爷要在生产队做工,你姑姑就担起了照看弟弟的重任。长姐为母,你爸从小到大都是听你姑姑的, 你姑姑让你爸往东,他不敢往西,你姑姑让你爸打兔,他不敢撵鸡。你爷爷娇宠女儿,从不认为你姑姑哪里不对。姐弟俩长大后相继成了家,按风俗,每到大年初二,嫁出去的闺女要回娘家拜年。你爸娶我的头一年大年初二,他随我去娘家拜年,很晚才回来。刚进门,你姑姑二话不说,劈头盖脸就打你爸,我没弄清咋回事儿,上前栏架。结果,你姑姑放下馒头喝汤——她不打你爸了,开始厮打我……”
   “这我就不明白了,姑姑是来给爷爷拜年的,打我爸总得有个理由吧?”艳儿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我爷爷和姑父呢?他们就不拦着吗?”
   “从小到大,你姑姑打你爸成习惯了,你爷爷不以为然的。你姑父他……嗨!他是有名的‘妻管严’,不管你姑姑怎么闹腾,他从来不敢出气的。”艳儿妈轻轻摇着头,目光里充满无奈,“后来才知道,你姑姑生你爸的气,他不该随我回娘家拜年。”
  “为什么?大年初二,她回来给爷爷拜年,姑父不是也随她来了吗?”艳儿越听越糊涂,她不住地提问。
  “从小到大,她都是这个家里的太阳,你爷爷和你爸都得围着她转。大年初二,如果你爸在家里招待她就没事了。”母亲捋捋头发,似乎在滤清伤痛,“打那时起,你姑姑就恨上我了,好像我进了这个家门,抢走了她对兄弟的操控权,经常来家里找事生非。就像今天上午,她不容分说,进门就向我要房产证,愣说这房子有她一半。好歹,邻家把她劝走了。你爸没在家,我真不知道下次来了,她会怎么样?”
  艳儿终于明白,这些年姑姑为什么总和爸妈过不去了,她拉开手包,提出一串钥匙送到她妈妈眼前:“妈,别难过了。刚才不是跟您说过我的喜讯了吗?现在,我再详细讲给您听。首先,我考取了幼师资格证,城里一所著名幼儿园聘用了我;其次,经过钻研,我摸索出一套很实用的教学方案,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让每一位入园幼儿轻松地学会儿歌、拼音以及算术。在教学技术这一领域,我的成绩真的很棒;再有,幼儿园对做出特殊贡献的优秀幼师给予套房奖励,这把钥匙就是套房钥匙。”艳儿手中的钥匙不停地晃圈子,艳儿妈瞪大眼睛望着,很快,大眼睛又一点一点变小——艳儿妈幸福地笑了……
  静静的夜,艳儿没有入睡,她在盘算:爸爸打工没在家,那么,就让妈妈和弟弟随自己去城里住套房吧,免得姑姑经常来家里搅合。一切打算好,艳儿甜甜地笑了,那笑靥一直延伸进她的梦乡……
  “艳儿——艳儿——” 艳儿被一阵喊叫声惊醒,她听得出,那喊叫声是姑姑的声音。“坏了,姑姑又来家里找事了!”艳儿一下子坐起来,胡乱地穿着衣服,这时,就听得院子里两个女人接上腔了。
  “大早起的就来找事,就不能等你兄弟回来再说吗?”此刻的艳儿妈怒目圆睁,说话好像有了底气,也许艳儿城里的套房让她有所依托吧?
  “我问你,艳儿呢?我是来找艳儿的!”艳儿姑姑轻蔑地扫了艳儿妈一眼,目光快速地搜寻着屋里的每一个角落。
  “你要怎么样?因为你那年闹事,她一走好几年,昨儿刚回来,又没做坏你什么,你找她干嘛?”艳儿妈感觉身体里有一股力量在支持着自己,口气理直气壮了好多。
  “那年事、那年事!你都记得那年什么事!” 艳儿姑姑一手叉腰,一手戳指着艳儿妈,眼珠滚圆恨不得弹出来,“你还翻老账咋的?艳儿一走几年关我啥事?”
   “怎么不关你的事儿了?那年过年,你来家拍门找事,艳儿不知情给你们开了大门,结果你的人马冲进来打折了她爸的胳膊,艳儿为这事难过死了,她恨自己不该去开门,不然她爸也不会受伤。事后,她背上行囊,独自走了,她想闯出一片天来补偿自己的父母。那年,她才十七岁呀……”艳儿妈到底是习惯眼泪了,说着说着,她不禁哽咽了。
   “我兄弟是我一手带大的,想怎么教训是我的事!自从你进了门,他就再没听过我的话!你、你还嫌我找事!一天找你十八次事也不……解……我恨 ……” 艳儿姑姑高举的手指忽然停在了半空,舌头好像也不听指挥了。幸好她丈夫就在身后,见状急忙扶住她:“孩他妈——孩他妈!你怎么了?不会是血压升高了吧?”
www.3885.com,   艳儿妈还想为自己辩解几句的,忽见大姑子晕了过去,不知所措的她身子开始发抖,多年的打闹,大姑子吓出她毛病了。稍一定神,她飞也似的向大门外跑去,她要去找邻居帮忙送大姑子去医院,绝不能出人命事呀!
  “姑姑!姑姑!您怎么了?”正在这时候,艳儿疾步走过来,她上前握住姑姑的手。见姑姑没反应,她又紧张地问她姑父:“姑父,姑姑这是怎么了?”
  “艳儿啊,快叫120吧!你姑姑高血压有几年了,她经不起激动!她一定是说话太冲,血压冲脑门了!”艳儿姑父使劲支撑着艳儿姑姑的身体,生怕她倒下。他看着艳儿拨打手机的焦急神情,发现这女孩还这么善良,不计前嫌,丝毫没有幸灾乐祸的表情。他再也憋不住内心的感动,一些话随口而出:“知道吗?你姑姑昨天在路上摔伤脚踝,多亏你及时帮她包扎,卫生院大夫说了,一旦感染破伤风,会死人的!你姑姑从卫生院回来,念叨了你一夜,一下子想通好多事,她等不得天亮就来找你了。其实,你姑姑想跟你说声谢谢的,没想到……”
   “姑父,您别说了!亲情是不会因为吵闹而隔断的!120马上就到,您扶好姑姑,我去准备一下。”艳儿说着向卧室疾走。
   “艳儿、艳儿!大门外来了一辆轿车,说是找你的!”艳儿妈喘着粗气跑进院子,身后跟着几个来帮忙的邻居 。
  听说有人找,艳儿赶紧跑出去。轿车车门被打开,博源幼儿园园长方芳正挥手示意:“艳儿!想不到这么快我会找上门吧?群峰国际教育机构北京分站发来请柬,让我们园里优秀幼师前去观摩学习,名额有限,机会难得,大家推选了你。因为事情太急,大家一合计就让我亲自开车来接你了!下午机票,别收拾了,快上车,再迟了就赶不上点了!”
  “可是、可是,我姑姑高血压发病,还等着120来接呢,我怎么能离开呀?”艳儿扭头望了望院子里,面露难色,双手不知所措地互相摩挲。
   “别等120了,快抬到我车上吧!先把你姑姑送进医院,咱再走,怎么样?”
   “嗯,行!”艳儿一转身跑回院子,于是,院子里的人们开始忙活起来……

向橘对着我哭,我就和她坐在一起,向橘说她看着她爸爸的呼吸机停了,她看着机器上的线变得平的,然后就不跳了,向橘还说她去过火葬场,向橘说那天是她抱着她爸爸的骨灰回来的。向橘还说她一定要把这书读好,这是她最大的机会,她再也不想听她们为了钱吵来吵去了。等她长大了,把所有的钱都给他们便是了。向橘要开心要快乐地生活。那时候我问向橘,向橘还会说,然后就哭,一直哭,止也止不不住。

回到家,我妈在给我爸打电话,姑姑继续哭天抹泪。看我一个人回来,这俩就没再理我。我问姑姑:“监控里看到没?小区保安都说没有看到人。”姑姑说:“你姑父去看了,还没回话。”

这边有个习俗,大年初二的时候是要去外婆家拜年的。

这时家里电话响了,姑姑赶紧抓起电话听筒,是姑父打来的。“找到了?从哪个门走出去的?这样,大概几点走出去的?”挂了电话,姑姑跟我们说,监控显示,3个小时前,爷爷从小区西门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姑父回来了,他比较黑瘦,平时挺爱逗我们笑的人,今天也是愁眉紧锁。他进屋以后,先喝了一大杯水。跟我们说“我骑自行车,从西门出去,沿路找找。你们就在家待着,等我消息”“我爷爷会不会自己走回老房子了?”我问起,:“要不,我回老房子那边找找?”“让你爸直接从单位去老房子那边。”我妈说道,“我去打电话跟他说”说完,联系我爸去了。

熬着熬着也就习惯了。小学毕业,我和向橘初中分在了一个班。只是这次向橘住校我晚修过后回家。

一席话说完,我默默的计算,这事怎么也得4个小时左右了。按照每小时步行10公里的速度,爷爷估计快走到昌平了,在小区找有啥用。回头看了眼我妈,我妈好像得到了我的支持,手往门外一指,你再去小区里找一遍。啊!

我们的故事平实、普通、没有波澜。可是时间给的就是这些东西,只能这样和你说说

我赶紧溜出门去,我妈妈转身锁上门,带着我咚咚咚的跑下楼。

我和向橘家相隔两户人家的院子那么远。站在门口朝天大喊,向橘在那边就能应我。不过一般只有我站在院子里嘶声力竭喊向橘,然后屁颠屁颠跑去她家,从来如此。向橘很少应我。

“废话,你爷爷这么大岁数还有点老年痴呆,能去哪里?”

向橘的妈妈不再和她爷爷一起外出打工了,向橘奶奶还是和她妈妈没完没了的吵着。

“今天中午吃完饭,爸睡了会儿觉,说要出去走走,平时晚饭时自己就回来了,今天到了5点多没回来,我这有点担心。等我家看叶下班回来,我就让他出去找了。找了一圈平时常去的小区绿地,都没有人。老叶叫我给你们打电话,说多点人手一起找。现在他去小区监控室查爸是不是自己出了小区了。”

向橘的眉毛是柳叶做的,向橘的嘴和樱桃那么大,向橘长得最像她爸爸,只是后来我们只字不提.......

我爷爷是革命干部,老八路军,当年能从陕西延安徒步走回北京,这脚力,虽然岁数大了一些,也堪比正常人啊,小区里还能有人吗?。我回头看了眼皱着眉头的老妈,把话咽回到了嘴边。

我和向橘都是简单普通女孩,好多普通又倔强的女孩慢慢长大。她们心思细腻,常怀善意,我想世界终将温柔以待美好的姑娘。

十年后,我坐在写字楼的空调房里,落地玻璃窗将炎热的夏天隔离在外面。窗外是飞驰的黑色轿车,停在路边的是黄色的共享单车。爷爷去年去世的,老人家走的时候,家里人都陪在身边。妈妈和姑姑已经是老年人了,表哥也有了孩子,她俩成天一起去看孙子。其实,人和事,不是因死去或远去他乡而离开,我有时想,在我爷爷只记得老房子的时候,他已经慢慢的离开了我们。是我们,拼命的挽留他,不停的告诉他,我是他孙子,我爸是他儿子,我们不住胡同了。世事变迁,白云苍狗,陪君大笑三千场,不诉离殇。

本文由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她眼泪后隐藏着心酸、善良与坚强……,可是向

关键词:

上一篇:  他想喝点酒,妻子才略带醉意的开门进来

下一篇:堂兄在电话里说,村长李大军的大儿子铁蛋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