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 > 现代文学 > www.3885.com:就以老兵退伍而言,团政治处李干事

原标题:www.3885.com:就以老兵退伍而言,团政治处李干事

浏览次数:62 时间:2020-03-14

谁是苍蝇

  六八年冬,团工作组到一连搞路线教育,隨着路线教育深入,说两条路线斗争一定要反映到连队,要挖出资产阶级軍事路线在连队的代理人。

出去方便回来的女演员看到这一幕,连忙走了过来,“谢谢大家,谢谢,给我吧,我拿过去。”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洪韧刚嘴上说,哪里哪里,心里却美滋滋的。

1976年冬,部队一年一度的老兵退伍工作开始了。
那一年,毛泽东主席和朱老总相继去世,加上唐山地震,“四人帮”横行和国民经济困难,军队建设受到严重影响。军队建设中的实际问题比较多。就以老兵退伍而言,一个战士在军队服役三年,有的甚至有四五年。论经济收入,每月只有津贴费6到9元;退伍时的退伍费也就100多元。论政治前途,能提为干部的为数极少,平均算下来也就是战士总量的百分之二左右;退伍回家能安置工作的是个未知数,政策上的规定是那里来那里去。其中绝大多数只能回到农村去继续当社员。这种状况导至每到退伍的时候,战士们的思想状态都是比较活跃,乃至混乱的时候。退伍兵闹事,甚至闹出政治事故的情况时有发生。当然,这个时候也是政工干部们最头疼、最难当的时候。
那时候,我刚从师机关调到步兵第246团当政治主任处不久。事先,我们根据上级机关的安排召开了全团专题政工干部会议。要求政工干部们以深厚的阶级感情和耐心、细致、周到的工作方法做好退伍战士的思想工作,让他们高兴、愉快、顺利地离开部队,千万不能闹出事来。并将机关干部全部下到连队去协助做工作。
尽管如此,事情还是出了。而且就出在眼皮子底下。宣传股的周股长同报导员小刘在吃饭的时候打起来了。
事情原本很简单。八连的文书小刘被借调到团政治处宣传股当新闻报导员,这次被连队确定为退伍对象。小刘不乐意,他当兵有四年多了,在宣传股帮助工作期间,写的报道上过军区的《战友报》,原本是有希望留下来提个干部的。但是,他的编制在连队,连队决定了让他退伍。
具体负责新闻报道工作的宣传股张干事很同情他,自己掏钱买了一只鸡和两瓶酒,邀请宣传股长和小刘的两个同乡参加小聚,想通过这种方式安慰安慰小刘。
这样的安排原本是很不错的。酒,不可多喝、乱喝,但是,有时候喝点酒还真是能解决问题。比坐下来光讲大道理的有效。
然而,就是在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还是出了问题。
喝酒是在张干事的宿舍里进行的。那里有烤火生的煤炉子,在上面做点食物很方便。当两瓶子高粱酒快要见底的时候,两只苍蝇飞了进来。也是巧了。按说那个季节已经不应该有苍蝇了。但也许是那天天气比较好,加上张干事的宿舍靠机关的公共厕所和垃圾站比较近。当时的公共卫生条件还真是不太好,还真有苍蝇飞了进来。宣传周股长看见了,先是用筷子在苍蝇停留的地方晃了晃,企图赶走苍蝇,但没有达到效果。于是站了起来,说了句,“真讨厌,这里有苍蝇!赶都赶不走!”
“你说谁是苍蝇!谁是苍蝇!谁赶不走!“多喝了点酒的小刘呼地一下就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周股长的面质问。
“我没有说你是苍蝇!这里确实有苍蝇!“周股长连忙解释。
“苍蝇在哪里!你指给我看!如果没有苍蝇,而你却说有苍蝇,还说赶都赶不走,不是说我是说谁!今天,你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小刘非常气愤地回应着。
两只苍蝇好象是故意制造麻烦的,当周股长再去找它的时候,还真是找不到了。他也是直性子,受委屈之下,说了句,“小刘,你也不要多心,不就是一个退伍嘛,何必借题发挥强加于人!”
这句话又说错了!小刘更火。一边说着:“老子辛辛苦苦地干了这么多年,今天要退伍了,你就骂我是苍蝇,要赶我走!还说是我借题发挥!老子就是要教训教训你!“一边举起手扑向周股长。
周股长也是性情中人,受不了委屈,加上也喝了点酒。说话的声音也大了点,举手相迎,两个人就扭到了一起。幸好现场还有其他三位陪客劝解。架虽没有打起来,但脸皮撕破了。小刘回到连队后仍然冷静不下来。扬言宣传股的周股长说他们退伍兵是苍蝇!要集合退伍兵找周股长算账!
星星之火可以燎燃。本来不该发生的事情弄不好会闹出大事来。
我们连夜展开工作。经过仔细调查发现,在退伍问题上,小刘确实对宣传股长有意见!小刘所在八连的指导员同宣传股长是同年同地入伍的同乡。平时关系也比较好。小刘到宣传股帮助工作就是通过指导员介绍的。小刘原本指望通向连队指导员和周股长的帮助解决提拔干部的问题。但是,没有想到还是被确定退伍了。联系到自己到宣传股帮助工作之后,因为工作上的问题,两个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一些矛盾。于是怀疑是周股长在指导员那里没有说好话。加上对自己前途的失望。心情不好,把气就发到了周股长身上。
周股长这边也有责任。不该在不适当的场合讲不合时宜的话。虽然小刘是从连队借调上来的,毕竟自己也是他的直接领导。有责任关心和了解他的思想状况,主动地做好思想工作。
事情弄清楚了,处理起来倒不难。首先,在小刘酒劲过去之后,周股长主动找他作了自我批评,承认自己虽然不是有意讽刺他是苍蝇,但也存在讲话场合不妥的问题。同时,还安排了平时同小刘玩得来的几个同乡去协助做劝导、解释工作。事情很快就平息下去了。小刘还是按时退伍离开了部队。
一句话引起一场风波!
这件事至少对我们有三点启示:
其一,讲话一定要注意对象、场合、环境、分寸。大到集体场合的演讲,小到只有一个或者几个受众的交流都要注意。因为讲话不恰当,弄得无事变有事,小事弄成大事的经验教训太多了。因为会讲话,把办不成,办不好的事办成、办好的事也不少。当然,一个人讲话的效果,不单是一个技巧问题,而是一个综合素质问题。特别是世界观问题。这方面需要学习和提高的方面很多。
其二,做思想工作,不仅要有深厚的感情,而且要针对对方的实际情况,有目的的,深入细致的做。不能简单化,想当然。
其三,做思想工作要同解决实际问题结合起来。思想工作确实很重要,很起作用,但决不是万能的。脱离实际的思想工作不仅无效,而且有害。解放战争时期,我军瓦解敌军的工作很有成效。一个在战场上贪生怕死的国民党俘虏兵,经过几次阶级教育就可以成为坚强的解放军战士。起作用的并不只是那几次阶级教育。而是两支军队在其根本制度上的反差。
作为一个在军队政工干部队伍里工作过多年的老军人,曾经为军队的政治思想工作难做而忧虑过。那些年,干部战士的思想不稳定,组织纪律性差,军民关系紧张,组织和参加军事训练的积极性不高,事故频发,加上装备落后等方面的问题不少。一旦真有战事,战斗力还真是有问题。但在改革开放之后,这方面的情况好多了。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增强,国防建设投入的增加,军人物质待遇的提高和包括土官制度在内的军人优惠政策的落实,我们曾经非常为难的一些问题都不成问题了。从这个意义上看,林彪曾经主张的军队建设要以人的因素、政治工作、思想工作、活的思想“四个第一”的提法实在是别有用心了。
存在决定意识。只有建立在科学、合理、充实的物质基础之上的思想政治工作才是有效的!
作者qq 491197453
2014年1月25日

    我俩忐忑不安地到兵部去向陈远谋科长汇报,新闻科的同志说陈科长听传达报告还没回来。我又去看望已升迁为群工部长的原十九团孟兆瑞老政委,老政委正在向部里同志传达九.一三事件,我拾听一些,知道林彪叛逃了,这才明白军报为何不用原来稿子了。临行时老政委咛嘱我,军报让你们尽快组织新稿件,不过还是应该注意保密工作。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领队边走边说。

  作者:陈志保,河南武陟人,1968年入伍,曾在十九团报道组任通讯报道员,1976年2月退伍。

演出前,教导员致欢迎词:“同志们,今天是我们二十六营的节日,慰问团不辞辛苦,来到大孤山,让我们对他们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和衷心的感谢!并预祝演出成功!”

作者:厚德载物 编辑:文风乐乐

    三.连队的错误路线代表

“老洪,你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对团里决定有想法呀?”

    其实,不就是衣服脏一点吗,洗洗得了!我懒得继续争执。不过,我以后写名字留记号,不再用拚音了。

机关下指示,那是代表上级领导,洪韧刚有想法,也得执行,不然,人家说你个人主义。洪韧刚觉得这是脱离基层实际,搞形式主义的东西,只能虎头蛇尾热闹一阵子,不可能长久。如果按张干事的要求,指导员要起草各种关于落实制度的规定不说,就政治工作,每天的登记起码也要七八个本子。什么政治教育登记、人员思想情况分析登记、文体活动登记、党员活动登记、团员活动登记、两用人才登记等。

    当铁道兵留给我很多美好的回忆,我特别眷恋那火热的部队生活。然而,从我初入伍到林彪事件期间,正是极左思潮猖獗时期,极左对社会各方面都造成严重影响,留下许多令人尴尬令人无奈令人哭笑不得的辛酸故事。

9:50分。全营集合。昨天,团宣传股通知:慰问团明天上午10点钟上山演出。

  第一次进隧道施工,我领了件工作服棉上衣。棉上衣虽是旧的,但洗得挺干净,并且,胸左部绣了个很精致的带忠字心形,看来衣服原主人是个心灵手巧的人。我很珍惜这件棉上衣,为防止别人拿错,特意在内领上写上CZB三个字母(本人名字拚音缩写)。

“指导员,你可别当真啊,我和副连长开玩笑。节目不让看,开句玩笑还不行,那不是把人憋死吗。”康排长马上解释。

  新训结束后,我被分到十九团一连,心中仍牵挂着买字典的事,担心李干事到新训连找不到我。一天,我小心翼翼地来到连部,想用连部电话同李干事通个话。钟副指导员可能对我的河南方言听不太懂,也可能觉得我个新兵蛋子很唐突地跑到连部太张扬,显得很不耐烦,虎着脸训我,革命战士要无限忠于毛主席,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刚当兵要去买字典,难道字典比毛主席的书更重要!我小心解释说,部队发有《毛主席语录》,班里有共用四卷,我缺的是字典。付指对我的回答不满意,继续训斥:连里正在开展"三忠于"活动,大家都在买丝线,绣主席像,表忠心,你怎么不首先想到买红丝线,买主席像!对付指的批评我接受不了,但又无法反驳,很觉委屈,一旁的曾连长看不上了,说,这个新兵想买个字典也是为了更好学习毛主席著作,应该鼓励才对,怎么能这样上纲上线!再说,你说买主席像,主席像不是买,是请!这是对伟大领袖的感情问题!连長用感情问题呛副指,副指不吭声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法子挺灵。不过我这个新兵蛋子不敢!

“屋里冷,我们穿棉衣,演员上台穿得少,等他们演出下来披一下。”

    总得挖出资产军事路线代表啊,最后,三排长郑兆刚成为被选中的倒霉蛋。曾排长湖北人,59年兵,他资格老,施工经验丰富;性格豪放,说话随便;爱放炮,讲怪活、牢骚话也多一些。给郑排长的定罪有四条:1.说高举的毛主席像和语录牌像靶牌,这是恶毒攻击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2.不重视政治方向,埋头抓施工,这是单纯军事观点,是资产阶级军事路线;3.高喊"完成任务,回去吃肉丝面条",这是不突出政治,搞物质剌激;4.说指导员的工作是卖嘴皮的,这是攻击政治工作和政工干部。对郑排长的处分决定是:开除党籍,开除军籍,遣送回原籍。

“营值班干部是我们连的。”

    四.关我一天禁闭

“就两个?”

    第二天一大早,团领导就到师部听传达报告了,当天返回,连夜团党委开会,讨论第二天向全体官兵的传达安排。我也隨即被解除禁闭,并被编入工作组下去搞传达宣传。

“山上的煤不够烧,冬天,礼堂开大会或者看电影从来不生炉子,昨天,临时安了两个炉子,一大早就开烧,温度也上不来,真是不好意思,请你们多担当一点,大孤山就这么个条件。”洪韧刚生怕招待不周,在一旁解释。

    郑排长在施工中是个猛将,也是能工巧匠,他所带领的三排在全连总是完成施工任务最好的。对郑排长的中枪落马,不仅三排的同志非常抵触,全连多数干部战士私下都愤愤不平,可在当时的政治氛围下,椐说是政治需要。令人欣慰的是,粉碎四人邦后,部队在拨乱反正中,对郑排长的问题重新审查,撤销了对郑排长的处分决定,恢复了党籍、政籍,结合地方按复转干部重新安排了工作。

“领队,上哪方便?”一个漂亮的年轻女演员跑过来问。

  新训时,团政治处李干事到新训连召开座谈会,征求新兵对部队的要求和意见。我在座谈会上提出,部队驻地在大山深处,出行不便,购物不便,想托李干事从外面代买本字典。李干事很赏识我渴望学习的精神,满口答应。可是,直到新训结束,没见李干事再来,我想可能李干事事多忘了,或是没顾得上过来。

慰问团的领队,原来是基地快艇支队的宣传科王科长,与朱政委很熟。朱政委同他说,慰问团从来没到大孤山演出,能不能考虑一下。领队每年都带慰问团深入基层部队演出,非常体谅高山岛屿部队对文化生活的渴望。慰问团临时调整了计划,为大孤山部队增演一场。为了赶时间,慰问团的同志今天早上7点钟从团部出发,从团部到大孤山,路上大约需要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十点钟正式演出,演出时间大约一个小时五十分钟,下午乘基地交通艇赶往海岛。

    七一年秋,解放军报社为纪念平型关大捷,又一次通过陈远谋科长向十九团约稿,要求组织一组以平型关战地为背景开展革命传统教育的稿件。接受任务后,我们报道组连日加班,十月五日上午,我和报道组翟基生同志把稿子送至解放军报社。报社编辑未看完稿,就皺起眉头,说:"这稿不能用了,你们马上回部队,赶写一组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稿子,急着用。我们强调,这稿是军报约稿啊!编辑不愿多作解释,只说出现了新的路线斗争,说我们一回到部队就清楚了。

洪韧刚接过电话,“张干事,为制度建设的事吧?”彼此太熟悉,两人通话,从来不拐弯抹角。

    事后,有人问我怕没怕?我说,一场意外,真没怕!也真没有记恨王副政委,当时的政治氛围使然,換成别的领导,同样会不问青红皂白,先拿公安六条说事的。

洪韧刚一边象征性拍了几下掌,心里说,“废话,不乐观还能成天哭啊。”

    写了对那段历史的片断回忆,倾泻了憋在肚子里几十年的难受。毛主席曾经讲过,要警惕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原话忘了,大慨意思这样),正是由于未能有效地警惕这种"掩盖",偏离了辯证唯物主义思想路线,形而上学猖獗,.不是左便是右,给党和人民招致严重灾难。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这钟错误再不能重演了,愿党今后的历史同非右即左的错误永远告别。

“好不容易看个演出,早去占个好位置。”胡卫山说。

    二.中国洋文

人群中发出了一阵阵笑声,原来是“晕山”搞的恶作剧,丁宝峰朝着“晕山”的屁股就是一脚。大家紧绷着的弦又开始放松,不满的情绪开始蔓延起来。

    我和翟基生同志匆匆回到部队,马上向宣传股裴允功副股长汇报了赴京情况,讲了军报新佈置的稿件任务。裴副股長很重视,拉我去向王副政委汇报,不想王副政委没听完就脸色大变,极为震怒,指着刚到的解放军画报说,江青同志刚为林副主席拍照,说林副主席胖了五斤,你们宣传股竟敢传这样的谣言,知道不知道公安六条!通知保卫股把我抓起来。裴副股长吓得不知所措,极力为我解释。副政委根本不听,说先关禁闭,再作落实。

“来了来了。”又是“晕山”在叫。

  怕拿错还是被拿错了,第一天收工时就找不到自己的工作服棉衣了,只好穿上不知谁留下的脏棉衣下班,并报告了班长。班長问我衣服上有无记号,我说写有名字,班长说那好办,带着我到别的班寻找。到了三班,我一眼便认出姓胡的一个老兵穿的工作服是我的。胡老兵却不认账,向我要证椐,我说内领上写有

连里动员以后,二十六营的战士通过在总机班的老乡、朋友四处打听慰问团的事。邵明青听说有全国全军闻名的歌星上山演出,晚上兴奋的睡不着,急忙给家里写信吹牛。

  一.字典风波

电话响了,连长接的。

  七零年,十九团调到山西省灵丘县执行施工任务(京原线),三营驻地就在驰名中外的平型关前。毛主席发表"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的五.二0声明后,报道组跟椐"紧跟、照办"的政治要求,连夜赶稿,写出了《平型关前学声明,军民笑谈纸老虎"一稿,经兵部新闻科陈远谋科长推荐,不仅解放军报采用了,并被中央广播电台广播。此后,由于有平型关战地这个背景,十九团更多地受到媒体关注,凡重大事项,往往会向十九团约稿。.

最后,团长说:“今天非常抱歉,由于车坏在了半山腰,让你们在寒风中等了那么长时间。我们要多加几首歌来补偿怎么样?”掌声,热烈的掌声。

名字。三班长让胡老兵脱下衣服看内领,"CZB"三字母露了出来。胡老兵反问:这是洋文,你是洋人吗?我耐心解释,这不是洋文,是中国拚音文字,是我的名字拚音缩写。胡老兵恼羞成怒:那也是洋文!是中国洋文,是祟洋媚外!胡老兵的话把大家逗笑了,我却无言以对!想起毛主席讲的,"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话到嘴边却没敢出口。我的班长已心知肚明了,问胡老兵,你说衣服是你的,你有记号吗?胡老兵指着左胸囗忠字图说:"我前几天绣的!"班长又问:"怎么是旧的?"  "洗旧了!"胡老兵竟然答得滴水不露。班长作难了,只好和稀泥,说,你们一个说写有名字,一个说绣有忠字,忠字既体现了对衣服感情,也体现了对毛主席的感情。把衣服断给了胡老兵。

“刚来时不习惯,时间一长也就觉得没什么,海岛上官兵比这辛苦。再说,你看这山上空气多好,天然氧吧,比你们大城市里好多了,所以,我常和战士讲,要看到我的有利条件,回到家里就难以吸到这么纯净的空气了。”

    一连的连长指导员原本是团结的。根椐工作分工,部队流行的说法是:连长施工现场,指导员政治思想,副连长两菜一汤,副指导员吹弹唱。但在当时年代里,有"干政干保险,管军事危险"的说法,军事干部一不小心就会被扣上"单纯军事观点"帽子。在深挖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在连队代理人时,曾有人把目标选向曾连长。可曾连长工作实干,群众威信很高,整连长干部战士都不干。指导员也不想破坏友谊,对整连长不願配合。

张干事告诉洪韧刚,明天,上级要派慰问团上山演出。对大孤山部队来说是个好消息。一般情况下,上级慰问演出不是到舰艇部队就是到岛屿部队,到大孤山演出好像还是第一次。为此二十六营官兵多次发过牢骚,说大孤山部队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有了好事从来也轮不上。

“值班员,大家都出来了,就集合吧,把队伍带到营部门口列队,迎接慰问团。”

又过了十多分钟。

洪韧刚看了一下表,估计正常情况下再有十多分钟就到了。

“今天还要保证让大孤山上的每个官兵都能看上一个节目。”除了掌声,还是掌声。

“那太好了。”洪韧刚高兴地感谢着。

“少来,这话可不能随便乱说,这是自由主义。”张干事小声地说着。

“好事?快说。”听张干事这么一说,洪韧刚来了精神,

连长到警戒雷达班值班。康排长在坑道口站岗。康排长提着枪看着正在集合的队伍,对副连长说道,“还是副连长好,比你大一点的要站岗,比你小一点的也要站岗。再不,就当政工干部,看演出也是工作需要。”

“下面请慰问团团长讲话。”

“好啊,指导员这么乐观。难怪官兵的精神状态这么饱满。”领队鼓励洪韧刚。

“这是一连的指导员。”洪韧刚向领队敬了军礼,上前握住领队伸出的双手,说:“欢迎,欢迎!”领队让演员先上台准备,自己和站在礼堂门口的洪韧刚唠了起来。

洪韧刚用手一指,说:“往前走,右边路边那个地方,不分男女。不是不分男女,是大孤山上平时全是和尚,家属来队,也不到这里方便。今天,门口有两个一级警卫,在那里指挥和警卫,全力保卫你们的方便。”

洪韧刚的提法是,部队现在有队列条令、纪律条令、内务条令、政工条令、基层党支部工作细则,还有关于经常性思想工作、两用人才培养、基层文化工作意见,训练上有训练大纲等,把这些规章落实就很不错了,还搞什么制度建设,你以为基层指导员个个有三头六臂呀。

洪韧刚知道开玩笑,笑了笑说:“你别那么小心眼,我让你们做的事,我也一定会做,等迎接完慰问团,队伍进场以后,我就去顶岗,不过,请你放心,我不会去抢你的岗,否则,你要有意见了,我是去替李技师的岗。

打开车门下来一个胖乎乎的,浑身酒气,满脸通红,风纪扣没扣不说,下车的时候腿都站不稳。第二个也好不到哪儿去。你说战士看了是啥影响。你喝酒就喝酒罢,你喝完酒还到连队来干吗?

电话还是张干事打来的。

本文由www.3885.com-www3885com永利游戏最新网站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www.3885.com:就以老兵退伍而言,团政治处李干事

关键词:

上一篇:www.3885.com常德84.37%的学习者都反驳周六补课,他

下一篇:没有了